阿Q精神

余創豪


從前我不大喜歡那些吹捧中國功夫的武俠電影,因為當中有太多“阿Q精 神”。

例如在“東方不敗–風雲再起”中,東方不敗隻身打敗了西班牙和日本人艦隊, 當西班牙人以槍砲去攻擊東方不敗時,東方不敗竟然可以徒手去接子彈和砲彈, 甚至把子彈和砲彈拋回去而殺傷敵人。

一位朋友打趣地說:“中國功夫那麼了得,不知中國高手可不可以空手去接住鐳 射光束。”

在很多關於黃飛鴻傳奇的電影中,也是述說黃飛鴻把西方和日本侵略者打得落花 流水。可是,在真實歷史堣什磢Z術並沒有把西方人和日本人打退。起初那些電影令我感到有點難過,我歎息為什麼我們不去實事求是,而去用誇張、幻想來自我安慰呢?那豈不是民國時代魯迅所諷刺的“阿Q精神”嗎?

但是,現在我對於那些通俗電影再沒有從前尖銳的批評,即使是嚴肅的文學藝 術、哲學神學,何嘗不是具有一點兒自我開解的味道?

在不少偉大的中國文學作品中,作者都是以幻想來聊以自慰。例如在【陌上桑】 (又名【艷歌羅敷行】)中,主角羅敷只是一個窮家女,要外出採桑為生,但她被描寫為“頭上倭墮髻,耳中明月珠”,法國漢學家侯孟思說這時民間詩人滿足平民慾望的寫法。在詩中一名權貴欲奪取羅敷,但為羅敷嚴詞所拒。在另一首名為“羽林郎”的詩歌中,也有類似的情節,這也是關於豪強搶掠民女、 卻被十五歲的胡姬義正詞嚴被拒絕。侯孟思指出以當時官府惡霸的勢力,弱女子 又怎可能全身而退?這無非是人們在亂世中逃避現實的幻想。 

還有「人生在世不稱意」的詩仙李白,不是寫過不少神仙夢幻的詩歌嗎?他果真 能“一夜飛渡鏡湖月”嗎?在宇宙中真有“天台四萬八千丈,對此欲倒東南傾向” 的仙境嗎?儘管如此,自我安慰的幻想,並不使這些詩歌的價值褪色。

本質上應該是追求真理的哲學神學,也有自我開解的成份。中國文化是由入世的儒家和出世的佛道二家組成,很多中國知識份子在得志時是儒家,在失意時是佛家道家,例如唐朝的杜牧官運亨通時說:「仕宦至公相,致君如堯湯」,但在不順利時卻生慕佛之意:「閒愛孤雲靜愛僧」、「始覺空門意味長」;又如明代的王冕屢次應考科舉不中,便說:「(科舉)童子羞為哉。」然後歸隱去也;有些基督徒公式化地認為順境是神的祝福,逆境是神的考驗、或是魔鬼的攻擊。中西文化在自我開解上,實有異曲同工之妙。

但請不要誤會我在貶低它們的價值,沒有了通俗電影、文學藝術、哲學神學等心靈避難所,沒有了幻想的天地,人生便如折翼之鳥,無法在逆風過後再次海 天飛翔、高瞻遠矚。

1997.10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