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儒家大師唐君毅在寫了「中華民族之花果飄零」後,有人反對唐先生所說,舉 一大堆受世界公認其成就之華裔名人,證明中華民族花果茂盛。但唐先生說,縱 使他們極有成就,標準卻是在西方人手上!

筆者從事美術攝影己有一段時間,我亦有唐先生之慨嘆。羅森堡博士 ( Dr. Rosenblum) 寫了一部「世界攝影史」,但主要只是西方攝影史;去年「時代雜 誌」出版了「一百五十年新聞攝影」特輯,「生活雜誌」在去年和今年出了「一 百五十年攝影」與「一九八零至九零年世界最伴佳相片」專號,同樣當中大多是 西方人之作品,中國攝影師之作全無蹤影。

以量而言,中國人的作品不及西方的多,但以質而言,我不相信中國人拍的照片 不夠水準刊登在以上的書報。

有些香港攝影師參加美國人辦的攝影比賽,矢志要揚威海外。但如果有一天我們 的作品出現在羅森堡的著作和「生活」、「時代」等雜誌,那又是否表示中國人 已吐氣揚眉呢?

不,因為標準仍是在美國人手上!我不禁要問:為什麼他們有權去定下評選的標 準?為什麼我們不可以去出版自己的世界攝影史,評選我們認為是全世界最佳的 照片呢?

幾十年前,美國公司和德國公司控制了攝影器材的市場,今天日本公司卻後來居 上,在科技方面,日本攝影界已爭取了主動權,要攻下美術領域指日可待。 要改變花果飄零的局面,我們不應把種籽栽在異土、仰人雨露,要花開燦爛,只 有植根於故土,要把標準握在自己手堙I

(原載於澳門日報 一九九零、三、二十三)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