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卡拉普

余創豪


年少時讀屈原的「離騷」,我幻想那被逼放逐而被髮行吟的詩人,其境況 是何等孤絕,可是,比較牢獄之苦與放逐之痛,後者卻顯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明朝忠臣左光斗,在獄中失去自由,兼且受酷刑以致失明,其苦更在屈原之上。

香港,對我來說是一個監牢,自己在港考不上大學,做事又不如意,眼看 學術與事業均無發展餘地,結果走上了自我放逐的生涯,但這無非是由一個監倉 走入另一個牢獄。現在學業雖有小成,可是內心那份孤單感卻如影隨形。

荷馬史詩「奧德賽」記載主角奧德賽在遠征後的歸途中,與女神卡拉普相 戀,卡拉普給奧德賽兩個選擇:若奧德賽留在她身邊,便會長生不死,可是永遠 不能回家;若奧德賽回家與髮妻團聚,他便會如常人般老死。最後,奧得賽選擇 了回鄉。

在這塈琩S有美艷的女神,也不會長春不老。坦白說,我雖然極之孤寂, 自己也到婚娶之年,我卻十分害怕遇上卡拉普那樣「女神」--只許我隨她留下, 而不會跟我回鄉。

聖誕將臨,同學、朋友都會回鄉鎮與家人團聚,校園及屋子又會在漫天風 雪中冷冷清清,自己沒有汽車,當然無處可去。突然我想:有一個「卡拉普」又 有什麼相干?人們不是說「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嗎?在夜深讀書 時,有紅袖添香,寒意也可消減幾分,他日回鄉再找另一個翠袖黃衫也不遲。

但這念頭只是稍縱即逝,我又豈是「輕輕一揮衣袖,不曾帶走一片雲彩」 的瀟洒風流漢?江淹「別賦」有云:「黯然銷魂者,惟別而矣。」為免曰後離別 之淚,還是繼續征途吧!

(原載於澳門日報 一九九零、一、七)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