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到「不能學什麼」

余創豪


有些科學家以為科學的成就是人已知什麼,但科學哲學家卡爾波普(Karl Popper) 卻認為:科學知識的真確性,是視乎那理論有多少被推翻的可能性 (Probability of falsification) 。我想:也許在求學、研究的過程中,去証明什麼是重要,去反証 不是什麼也是同等重要。

我在這兩年大學生活中,主要不是學了什麼,而是我學到了我「不能學些什麼」。

我的興趣是在文、史、哲和社會科學方面,但在大學中我沒有讀這些,反而選了 一些對我是陌生的科目。我曾修讀過電腦,結果臨考試前我報銷了這科,電腦程 式不同寫文章,程式不能運算出結果便是失敗,我的腦筋實在接不上那些程序的 線路,但不又能「作」!* 我又讀過一些外文,外文無所謂明不明白,只有記不 記得,我的記性實在大不如前了,而且舌根也不太靈活 ……

我問自己是否浪費了光陰呢?但嘗試過自己辦不到的事,和學到自己不能學什 麼,其實很有價值。羅斯福夫人(Eleanor Roosevelt) 說得好:「你一定要去做 不能做的事。」(You must do the thing you cannot do) 若我只選自己拿手的科目, 學習過程一直是順水推舟的話,那麼將來工作時的危險性還大,因為我可能會過 於自信,不了解自己的弱點、限制在哪堙F再者,在工作中有時我會沒有選擇, 即使是不熟識的差使也要照辦。

有人取笑癌症治理研究者說:「目前的成果,是知道有三千種藥不能醫治癌病。」 起初我也聞之大笑,但細想之下,發覺這實含道理,沒有那些研究,以後的醫生 不是要走更多冤枉路嗎?不過,在現實中也有類似的真實故事:美國發明家愛迪 生在研究電力儲藏時,先後用了一萬種方法也不能達到預期的效果,他的朋友勸 慰他不要為失敗而灰心,他說:「我沒有失敗,我已經知道有一萬種方法是行不 通的。」

我以前太年少氣傲了,花兩年時間去自我了解,對我長遠的成長是有益的。

(原載於澳門日報 一九八六)


* 一時的挫敗,並不是永遠的挫敗。那時筆者以為自己從此不會再碰電腦,但 我在過去七年來的工作,都是與電腦有關,例如我曾經擔任電腦中心主管,現在 我是電腦統計研究員,我更考取了Certified Novell Engineer (CNE) 的資格,並且 將會是Microsoft Certified System Engineer (MCSE)。也許,即使我們學到了「不 能 學什麼」之後,仍要把那扇門留下一道空隙,而不是把它全然關掉。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