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港澳時服務過不少印刷傳媒,所以讀傳理系便選擇了電子傳媒,心想認識新 事物、面對新挑戰是一件好事。我從前在讀書、工作中犯過不少錯誤,我自信是 一個可以面對錯誤、肯從錯誤中吸取教訓的人,但我未曾預科到:不同性質的錯 誤,令我震恐的程度會比受慣的失敗更大。

我曾經用在快完成電腦編輯工作之際,失去了所有磁碟記錄,要重頭再做一遍; 我又曾經發覺拍照後整卷菲林只有兩三張可以使用,結果要臨急重拍,或者找其 他圖片代替。但在電視台和電台犯了錯誤,其後果卻是立竿見影,而且是無法補 救!

曾經有一次我在一間公立電台實習,我負責控制一個星期日的廣播節目,但當我 按掣由地線轉去控制盤時,所有聲音都失掉了!我連按掣幾次都是如此,我顫抖 地檢查所有按鈕,花了約兩分鍾才發覺原來有一個掣我忘了按下,雖然終於節目 恢復正常,但我想不到自己的情緒反應竟極之強烈,我大罵大咒自己,跟著抱頭、 搥檯、搥胸,剛才的錯誤,整個明尼蘇達州的觀眾都聽到了!

從前看見別人在失敗後有情緒化的表現、甚至輕生時,我感到難以理解,例如我 曾見過一個社工在公眾場所哭起來。正所謂:「是非經過方知難。」當一個人越 受得多專業訓練時,他便越難以接受自己的錯誤或失敗,再者,處身關鍵位置的 工作人員,犯錯誤後更覺難以再面對大眾。

有些工作看似不太專業,我心想自己也幹得來吧,但我現在認為:專業不單在乎 需要多少知識、技巧;也視乎那份工作帶來的壓力多大,而壓力的承受力是一種 性格上的磨練,並不可以由讀書、考試而得。

其實在傳理這一門學問中,性格條件比學識條件對傳理人更為重要。有一位老師 聲明了什麼時候要交功課後,便要照原定之日期時間收足貨,決不容情!他說: 「如果將來你在電視台或報館工作,節目要六小時播映,你六時半才把錄影帶交 出來,那已經完全是廢物!如果有一段消息要明天見報,你後天才做好,那亦沒 有用。所以我現在是十分嚴謹,對你們有如在真正的工作環境中。」於是乎,我 曾經為了交習作,幾乎要不眠不食,說真的,那些習作並非是什麼大學問,難度 不高,只是要做得好卻頗費時間。守時、有責任感、肯捱肯博*我自覺學了這 但東西,比坐在冷氣機房讀了滿腦子哲學名詞更有用。

(原載於澳門日報 一九八八、九、七)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