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的

意外

驚喜!

余創豪

最近觀賞了兩齣一中一西、半新不舊的電影,發現了一些十分有趣的幕後花絮。

美國大導演史提芬史匹堡的歷史奇情大製作【慕尼黑】,描述一九七二年慕尼黑奧運村以色列運動員被「黑色九月」成員屠殺之後,以色列情報人員追殺涉案的巴勒斯坦人,但同時巴人亦暗殺以色列情報員,其中一幕一名以色列情報員被殺之後,屍體被遺棄在大橋下的長椅,他的同僚在晨曦之際趕到現場,那一刻大橋上的燈全部熄掉。中國諺語有云:「人死如燈滅。」這是何等巧妙的象徵!

其實,史匹堡並沒有刻意作出這種安排,製作人員取外景,剛巧那個城市的規矩是:天亮時所有街燈都要關掉。當然,採用電腦動畫科技製造這個效果並不困難,但事前並沒有人想到這一點,無怪乎史匹堡特別強調:那是真情實境,並不是電腦效果。

中國大導演張藝謀的【千里走單騎】講述一名日本老人(高倉健飾演)為了完成病危兒子的心願,遠赴中國雲南麗江,目的是錄影最擅長【千里走單騎】那位藝人的演唱,可惜那藝人因犯了官非而身陷鐵窗之內,高倉健拍攝了一輯錄影片向中國官員求情,希望可以進入監牢攝製【千里走單騎】。在錄影片中高倉健說話之後,舉起一面寫著「謝」字的錦旗。

張藝謀的原意是:他不要以眼淚表達悲痛,最深刻的悲傷是沒有眼淚的。高倉健飾演的日本老人,一開始就是一副沉著、冷靜的面孔,但是,在這組鏡頭堶情A也許是太入戲的關係,高倉健到最後竟然情不自禁地在錦旗後面哭泣。一個堅強的老人,在錦旗遮掩下隱約地流露出真感情,這也算是神來之筆,於是乎張藝謀決定將錯就錯。

 

 
 

拍攝千里走單騎的麗江古城

 

在時間藝術的創作過程堶情A這種無求而得的例子俯拾即是,不嚴格來說,自由體操亦算是一種時間藝術,因為它結合了體操和舞蹈。年青人可能不知道歌曼尼姿是何許人也,她是幾十年前羅馬尼亞的體操皇后,自由體操除了講究高難度動作之外,也要求姿態與音樂配合,在奧運比賽堶情A歌曼尼姿的演出至今還令老一輩的人津津樂道,當音樂好像完全停止的時候,歌曼尼姿定了下來,彷如一尊石像,但原來配樂還有一個音符,突然之間響起了最後一個琴鍵聲,歌曼尼姿已經完成了全部動作,這種失調有可能令她前功盡廢,但本來高舉五指的歌曼尼姿,也隨著「叮」的一聲,手指化作隨風擺柳,這優美的結束令全場掌聲不絕。

空間藝術,例如攝影,也有許多無心插柳柳成蔭的佳話。幾年前我計劃拍攝美國猶他州布萊斯峽谷(Bryce Canyon)的日落點(Sunset point),布萊斯峽谷的岩石是橙紅色的,在日出日落時分的一片金光下,就更格外顯得耀目。抵步之後我馬上向國家公園的工作人員查問什麼時候太陽下山,工作人員回答:「6時18分。」於是內子和我到其他景點遊玩,大約6時15分才回到日落點,誰料到那時候太陽幾乎已經完全隱沒,我才意識到她所說的6時18分,並不 是指太陽「開始」西沈的時間,而是「已經」西沈。正當感到無望之際,我看見在遠處一個山峰還殘存一道餘輝,就這樣,我意外地捕捉了一片灰暗中凸顯一點亮麗的高反差美景。

若果做人也是一種藝術的話,我們也應該隨時預期著意外驚喜。也許,最後一個琴鍵聲、最後一道餘輝,是最扣人心弦的驚艷。

 

Bryce Canyon

 

6.28.2006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