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經簡林壇城沙畫


余創豪

幾年前,筆者在銅鑼灣中央圖書館的展覽廳,參觀了國學大師饒宗頤教授的書畫,當中的展品包括了三十八幅「心經簡林」的照片,心經簡林是一群座落於香港大嶼山的巨型木柱,上面摹刻了饒教授書寫的佛教經典【般若心經】。本來是立體的木柱,在展覽廳中卻化成了平面的黑白照片,這更加凸顯了【般若心經】堶情u空無一物」的主題。

但無論如何,我仍然「執著」要一睹真跡,最近有機會與友人暢游大嶼山,終於了結心願。不過,我恐怕那時候看見的心經簡林,跟幾年前的很不一樣,有幾條木柱已出現明顯的裂痕,再加上當日寒風凜冽、天色灰暗,仿佛實物比黑白照片還要蒼涼、孤絕。

之前筆者做過資料搜集,所以眼前情景是意料中事。起初籌備委員會提議採用石雕,但後來考慮到中國古代書籍都是以竹簡雕刻,把饒教授的書法雕刻於木柱上,便可以模擬竹簡,這是心經簡林這名字的由來。心經簡林的工程歷時三年,耗資九百五十萬,但在工程完成後一年多,木柱已開始出現裂痕、蟲蛀、真菌,據說現在採用了最新科技將它挽救。

不少人批評有關當局和設計者缺乏周詳計畫,不過,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心經簡林在風吹雨打下逐漸剝落,這豈不是更加能夠印証了【般若心經】堶情u空」的主旨嗎?【般若心經】發揚「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道理,換句話說,一切有形之物(色)無非是空空如也,一切東西都是由因緣和合而起,緣至即合,緣盡即散,或者說,具備了種種條件,例如書法家、建築材料、建築師等等,心經簡林便豎立起來;條件散失,原有的便變成沒有,所以沒有恆常不變的本體。既是這樣,那麼又何必「執著」要永遠保存心經簡林呢?其實,心經簡林已經以另一種形式保存下來,那就是三十八幅攝錄了「心經簡林」的照片。

筆者認為:藏傳佛教的「壇城沙畫」藝術,最能夠表達出「世間並無長存之物,一切都要經過成、住、壞、空的循環」這思想。每逢有大型活動,藏傳佛教的喇嘛便用染了顏料的沙粒繪畫佛國世界,所以「壇城沙畫」又名為「彩粉之曼陀羅」。這繪製過程可能歷時數日至數月。但完成壇城沙畫之後,喇嘛便馬上把他撥亂,細沙被裝入瓶中,跟著倒進河流。

其實,即使喇嘛不馬上推亂曼陀羅,這些用沙畫都會在微風吹拂下漸漸變形。我認為:讓觀眾目睹壇城沙畫逐步分解,他們會更加強烈地感受到浮生變幻。相反,蓄意破壞曼陀羅,反而令人有一種不自然的感覺,試想像,若果有人故意用斧頭或者炸藥毀滅了「心經簡林」,然後宣告「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我相信沒有人會覺得這訊息有信服力。

故此,筆者認為:也許沒有必要修復「心經簡林」,何不索性將「心經簡林」當成是另一種「壇城沙畫」呢?不過,應該只讓它受自然耗損,而不是人為破壞,那麼遊人每隔一段時間重訪簡林,便可以深深領會到「空」的智慧。

2009.2.2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