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節的微型波浪


余創豪

這一年的感恩節特別值得感恩,因為筆者通過一次旅程,產生了對人生、藝術的特殊感悟。

先由往事說起,筆者喜歡攝影,幾年前自己曾經將部分作品向表姐展示,她坦白地批評:「你的領域很狹窄,我認識另一位到非洲獵影的中國攝影師,他真的將自己豁出去,當大象群向他的吉普車衝過來時,他仍然奮不顧身地繼續拍攝,他的作品甚至得到江澤民的賞識。」

這真是當頭棒喝,攝影跟文學、音樂、繪畫等其他藝術形式不同之處,就是需要「豁出去」,作家、鋼琴家可以安坐家中寫作或者彈琴,畫家即使在戶外寫生,也很少會上天、入地、下海,但攝影家的名字就是冒險家,這就是令到攝影作品得到「額外分數」的原因。

跟著再說近一點,幾年前,內子與筆者有機會到夏威夷火山國家公園旅遊,夏威夷由幾個島嶼組成,夏威夷火山的奇景之一,是火山熔岩流向海洋,在晚上這景象更加艷麗。入夜之後,我們駕駛汽車前往那個景點,突然之間,公路在意想不到之處消失了,面前是一大片凝固了的黑色熔岩,原來不久之前,公路的其中一截已經被熔岩覆蓋,下車之後我遠遠望見一條紅色的火龍,但距離太過遙遠,即使是採用長鏡頭亦不能拍攝到清晰的照片,我打算徒步穿過凝固了的熔岩,從而走近火龍,內子便對我覆述了一個護林員告訴她的故事:「火山岩漿剛剛流入海洋的時候,高熱與低溫相遇,表面的岩漿便變成一層薄膜,但薄膜之下仍然是幾千度高熱的岩漿,曾經有不知情者走在薄膜上面,跟著薄膜破裂,一秒之內那人便灰飛煙滅。」無論是真是假,我明白這故事的含義,那時候,表姐與太太在我心中交戰,到底我要豁出去、還是放棄這一生人只有一次捕捉火龍的機會呢?經過幾番掙扎之後,我依依不捨地離去。

夏威夷火山國家公園

在這個感恩節,筆者計劃再次向難度挑戰,我與家人和友人相約登山,目的地是亞歷桑那州若美里銀懸崖國家紀念地(Vermilion Cliffs National Monument),若美里銀滿佈風化而成的波浪紋奇石,故此又名「波浪」(The wave),若美里銀分開南北兩個入口,兩年前筆者曾經遊覽過這區域的南面,但北面比南面更加秀麗,故此一直以來希望找機會一睹其北面的風采。

由於那堛漸衈Y由脆弱的沙石(sandstone)構成,故此土地管理局想盡辦法保護它不受破壞,那一帶全是未開發之地,沒有柏油路、沒有路牌、沒有任何設施。在出發之前,筆者已經預備了手提衛星導航系統、覆蓋範圍遠達二十七哩的無線電對講機,並且租借了四輪驅動車,搜集情報固然不在話下。

情報顯示:在下雨之後,通往若美里銀的爛泥路會變得十分難走,即使是四輪驅動車也可能無法通過。筆者十分明白這是什麼意思,上一次遊覽南面時陽光普照,但汽車簸動得十分厲害,下車之後,走每一步路的時候,腳板底都會陷入泥土,要使勁拔出來才可以走另一步,不難想像,濕潤之後汽車輪子可能會被卡著。這一次,出發之前幾天都下雨,雖然天氣報告顯示:我們將會攀山的日子會晴朗,但那邊的冬天氣溫只有華氏四十度至五十度,看來沒有是足夠時間令泥土乾透。土地管理局只容許一天之內二十個人登山,倘若中途被困,那真會叫天不應、叫地不聞。

那時候筆者實在感到為難,若果自己孤身犯險的話,家人當然會放心不下;倘若將家人與朋友「拖下水」的話,出事之後便更加過意不去。與太太反覆討論之後,我決定改變行程,但今次與由夏威夷火山撤退那一次很不一樣,筆者欣然同意,為什麼呢?

若美里銀南面的波浪

話說七年前筆者開始修讀科學歷史的課程,其中一科是「探險史」,當時接觸到英國探險家歐尼斯特.沙克爾頓(Ernest Shackleton)的「堅忍號」(Endurance)事件時,不禁為之興奮動容。二十世紀初,歐美強國陸續探險南北極,沙克爾頓計劃了一個由海路穿過南極的壯舉,一九一四年他的破冰船堅忍號節節推進,好像一切順利,但航行了五個月之後,堅忍號被冰雪包圍,沙克爾頓終於要放棄堅忍號,他們花了五個月時間,以小船駛至象島,沙克爾頓留下大部份船員,率領一小隊人划著一艘小船,經過驚濤駭浪的八百哩,抵達阿根廷附近的南喬治亞,上岸之後,他們還需要徒步翻山越嶺二十二哩,才到達捕鯨場求救。一九一七年,沙克爾頓返回象島,救援船靠近岸邊時,他緊張地點人頭,奇蹟地所有船員都生還。「堅忍號事件」成為了英雄史詩,沙克爾頓亦被歌頌為不畏九死一生的真漢子。

在今年八月,筆者有機會瀏覽科羅拉多州丹佛市的科學展覽館,科展館的 IMAX 電影院播放關於「堅忍號事件」的紀錄片,表達手法亦是英雄史詩的形式。不過,七年之後,筆者的觀感卻很不一樣,我追問:「首先,是沙克爾頓的雄心壯志,令幾十名船員身陷險境,為什麼所有科學史書籍、紀錄片都沒有檢討是否值得冒險?」

感恩節的目的地,由充滿艱難險阻的若美里銀,改為接近小鎮的山徑,那是若美里銀附近的皮爾(Page)小鎮之湖邊景步道(Rimview trail)。這是一條平平無奇的步道,完全沒有難度可言,走到一半路的時候,朋友指著一片地貌說:「這是微型波浪!」我仔細觀察,發覺有些雨水殘留在山石摺紋之間,深淺色形成了有趣的波浪紋路,我貪婪地舉起相機連環快拍。朋友漫不經意地說:「其實,你不說出來的話,有誰知道這些照片是在那堜蝒漫O?」我佇立良久,出神地細味這兩句十分簡單,卻蘊藏著豐富美學、哲理的說話。在我心中,真個是一石激起千重浪。

湖邊景步道的微型波浪

2008.12.2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