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微觀欣賞的  

石頭藝術  

 

余創豪

當我將手上的石頭放下時,才覺得手指已經酸軟。這幾塊石頭只有幾磅重,可是,拿著他們在高高低低的山路步行幾哩,這真不容易,我非常後悔在這次遠足中沒有攜帶相機或者背囊。

相對於大峽谷、紀念谷(Monument Valley)、飛峽谷(Canyon de Chelly),位於鳳凰城東邊的布殊高速公路(Bush Highway)山徑,可算是不見經傳。故此,當遠足會召集會員參加這次爬山時,我只當它是一項健身活動,完全沒有想過預備照相機去獵影、或者預備背囊收集樣本。

隊伍進入步道之後不久,我開始發現沿途有許多細小零碎的白色石頭,其表面光澤明亮,而且紋理亂中有序,於是我拾起其中幾塊,放進口袋堶情C逐漸深入山中時,白色石頭越來越多,而且越來越大。領隊指著一個山洞口說:「從前這堿O礦洞,你剛才檢獲的是大理石。」

布殊高速公路山徑的大理石

讀者可能會說:「大理石有什麼稀奇?許多建築物都採用大理石作為材料。」筆者認為:自然之美在於錯落有致,我喜歡看大理石未經雕琢的原始狀態。唐代詩人李白曾經以「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這兩句話形容自然美,除了花朵,這也可以形容石頭。古人又以「巧奪天工」來描述藝術上乘之作,可見造物主的天工是美的根源。

在那埵釣リj理石甚至巨大到可以用來裝飾前後花園,領隊指著一塊大石,跟我開玩笑地說:「我想放這塊石頭在自己花園,你幫我搬運,好嗎?」我凝神地欣賞那塊大白石,巴不得當時手上有一部攝影機,我當然沒有搬起幾十磅的大理石,但仍然撿走了幾塊合共三至五磅的石頭,我心想:將石頭帶走,回到家中才慢慢地製作「石頭藝術」也不遲。我所說的「石頭藝術」,當然不是蘇州園林的假山假石,也不是也不是寧夏賀蘭山的岩畫,而是拍攝石頭紋理的大特寫照片。

石頭藝術並不是新發明,許多攝影師都嘗試過這進路,曾經為蘋果麥金塔電腦研製 MacPaintHyperCard等經典軟件的電腦工程師安特金生(Bill Atkinson),亦活躍於攝影界,他其中一本作品名叫【在石頭堶情G大自然的抽象石頭藝術】(Within the Stone: Nature's Abstract Rock Art);添馬文(Wes Timmerman)是另一位著名的石頭藝術家,他的石頭大特寫被譽為「繪畫與雕塑結構的大師之作」。小弟不才,我當然比不上安特金生、添馬文,但拍攝石頭藝術以自娛,仍有無比滿足感。

必斯比的豬肉石

不論你是否喜歡攝影,若果在登山時能夠慢下腳步去觀賞天然的石頭紋理,這實在其樂無窮。亞歷桑那州的奇岩怪石真是比比皆是。幾年前筆者曾經到烏魯木齊旅遊,導遊花了四小時車程,帶領旅行團參觀一塊大白石,但在布殊高速公路山徑,滿山都是白石。筆者又曾經在台北故宮博物館觀賞鎮館寶物之一的「豬肉石」,豬肉石是一塊紋理好像豬肉的寶石,但在亞歷桑那州的必斯比(Bisbee),也可以看到類似的豬肉石。

人類天性傾向於喜歡偉大的東西,採取「宏觀」去欣賞大峽谷、紀念谷、飛峽谷等崇山峻嶺,自然會帶來震撼的感覺。但換上「微觀」去欣賞石頭藝術,一個普通的山也可以變得不普通,推而廣之,許多貌不驚人的東西,可能需要嶄新的角度,才可以發掘出其質樸之美。

2009.6.14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