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島之旅與另一個

「九一一」
  • 余創豪

在接壤美加邊境的五大湖區,有一個地方名為「千島」,那是一堆位於聖勞倫斯河的小島嶼。在前赴加拿大渥太華市途中,我順道搭上一艘旅船,瀏覽千島之風光,初看那些密密麻麻的小島還覺有趣,一會兒之後,開始覺得沒有什麼特別。於是乎,我嘗試使用豐富的想像力,增加旅遊的情趣。我想:這堛漲a理形勢,適合用來作為一部海上戰爭小說的地點,小型戰艦可以利用小島藏身,這樣就可以神出鬼沒地攻擊敵人。

這並非全是大話西遊,曾幾何時,這的確是一處戰場。一八一二年,美國總統麥迪遜(James Madison)因為不滿英國煽動美洲土著攻擊美國人,和英國戰艦騷擾美國商船,所以向英國宣戰,美軍通過五大湖區,直闖當時是英國殖民地的加拿大,美軍攻佔了加拿大首府約克郡,焚燒了國會大廈,當年千島正是英美雙方爭雄之地。

由於我自加拿大出發,所以我幻想自己乘坐的船隻是英國戰艦,每當船隻駛近一個小島時,我就猜想會否有「美方炮艇」突然自小島後面飛撲出來。果然,不時有些快艇忽然閃電地在咫尺之間出現。不過,艇中人祇是禮貌地向我揮手,而不是向我開火。

「各位乘客,現在我們已進入美國水域,請準備旅遊証件登岸。」導遊的宣佈,將我從雲遊太虛中帶回滾滾紅塵。我心想:百多年前,英美雙方軍隊在這塈@出拉鋸戰,真是「一寸山河一寸血」,如今,我卻由美國乘坐飛機到加拿大,跟著再乘搭遊船重返美國。也許,五十年後,我可以由美國乘坐飛機直抵伊拉克,然後由伊拉克乘搭火車到達伊朗,之後轉赴以色列。此時,暮靄蒼茫,我凝望著小島群在水面迷糊的倒影,頃刻間再度由現實返回虛幻中,我出神地哼著宋詞小調:「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左邊的小島位於加拿大境內,右邊的小島位於美國境內,這是全世界最短的國際橋樑。你可以一天之內來回美加兩國幾百次而不需要任何証件。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當然,這說來很容易,但做起來卻十分困難。美國獨立革命發生於一七七六年,由一七七六年至一八一二年,中間幾乎是四十年,無奈,這四十年仍然不能沖淡英美雙方的仇恨。無論如何,不管雙方的積怨多麼深厚,麥迪遜發動一八一二的英美戰爭,也許是有點不智,首先,他沒有嘗試通往外交途徑與英國和解,第二,他攻擊加拿大,似乎有利用英方挑釁為藉口而乘機擴充領土之嫌,第三,美軍焚燒了加拿大國會大樓,招致英軍以牙還牙式的報復,一八一四年,英軍直搗華盛頓首府,燒了國會和白宮,這是美國歷史堶戚漲葉漫眾Q敵人佔領。

這結果毫不意外,在歐洲,拿破崙戰爭剛剛結束,英軍是打敗拿破崙勁旅的百戰雄師,英國成為世界第一強國,相比之下,美軍只是缺乏訓練和作戰經驗的烏合之眾,在華盛頓首府外面,英軍以摧枯拉朽之勢,突破了美軍的防線,麥迪遜總統倉皇出走。

英軍乘勝追擊,直撲華盛頓首府旁邊的大城市巴爾的摩,進攻巴爾的摩的那天,是一八一四年九月十一日!不過,此「九一一」不同彼「九一一」,二零零一年的「九一一」,是美國人永遠的傷痕,一八一四年的「九一一」,是美國人歷世歷代光榮的印記。

在「九一一」,英國戰艦集結在巴爾的摩的麥金利堡壘前面,以雷霆萬鈞之勢炮轟麥金利,當時英軍大砲的射程和火力,遠在美軍之上,美軍只有挨打的份兒,英軍很有信心可以輕而易舉地消滅麥金利堡壘,跟著取下巴爾的摩,就好像佔領華盛頓首府一樣。可是,經過十多個小時的轟炸,麥金利堡壘的軍人仍然堅守崗位。其實美軍也有點僥倖,英國戰艦曾經擊中麥金利堡壘的火藥庫,出奇的是,這卻沒有引起連鎖爆炸,不然的話,整個堡壘都會被夷為平地。經過十幾小時狂轟濫炸之後,英軍知道無法消滅美軍之後就撤退,巴爾的摩則逃過一劫。

在那一夜,本來漆黑的夜空,被砲火染得一片通紅,就好似煙花匯演一樣,一名觀戰的美國詩人奇氏(Francis Scott Key),在漫天烽火之下有感而發,撰寫了一首詩:「你看見嗎?在晨曦曙光中,我們驕傲地歡呼,薄暮微光下,星條旗仍然在激烈戰鬥中屹立不倒,在堡壘中勇敢地、鮮明地飄揚,火箭的紅色光亮和炸彈的爆炸,証明了在整個夜晚之中,我們的國旗仍在那堙K…。」後來這首詩被改編成歌曲,一九三一年正式成為美利堅國歌。

五年前,太太和我曾經到麥金利堡壘一遊,我們在黃昏抵步,剛剛趕上下旗典禮,兩名穿著百多年前美軍製服的「士兵」,莊嚴地將自旗桿上取下來的星條旗摺疊,觀禮的遊人神色凝重,但幾乎每個人雙眼都閃爍著驕傲的光采。

我用中文對太太說:「人們總是紀念光輝的一天,在麥金利之戰的前幾天,華盛頓首府的白宮和國會被夷為平地,不知道在華盛頓首府那邊每天升旗下旗,他們有沒有紀念那屈辱的一天?還有,百多年前,加拿大國會亦被焚毀,也不知道現在加拿大人升旗下旗又想到什麼?在這媃[禮的美國人會想到加拿大人嗎?」太太瞟我一眼,不耐煩地回應:「現在你來觀光,還是要作歷史研究、政治評論?」

其實,麥金利之戰並不是英美戰爭中美國最光榮的一役,在這場戰爭中,充其量雙方只是打成平手。扭轉形勢的,是新奧爾良之戰。英軍在巴爾的摩佔不到便宜之後,改而進攻路易斯安娜州的新奧爾良。可惜英軍選錯了對象,防守新奧爾良的美軍將領安德魯傑克遜(Andrew Jackson)極其憎惡英國人,因為在革命戰爭時傑克遜曾經淪為英軍的階下囚,英軍虐待他,令他臉上留下了終生不能磨滅的刀疤。傑克遜決心傾全城之力,要迎頭痛擊英軍,以洗雪當年的恥辱。在這場會戰中,美軍只是折損了十三人,但英軍竟然死傷幾千人。
 

Battle of New Orleans displayed in the Museum of Wax in New Orleans

不過,我卻有點佩服英國人的自制,在鍛羽而歸之後,英國再沒有增兵將戰事擴大,反之與美國和談。倘若當年英國自恃是天下第一軍事強國而死纏爛打,可能會泥足深陷而難以自拔。

「船已經靠岸,請各位取出旅遊証件。」我仍然在尋思之中,糊里糊塗地拿出了英國海外屬土公民護照(bnO),正當我尷尬地想收回証件之 時,美國海關人員滿面笑容地說:「歡迎!英國是美國最忠實的盟友!」

2004.9.13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