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圍牆心理迷牆

余創豪


東德懷舊

撰寫本文的時間,是美國退伍軍人紀念日,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紀念日,亦即是十一月十一日,但另一個更加重要的日子卻是在兩天前: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九日,柏林圍牆倒塌,跟著東西德統一,整個東歐發生了骨牌效應,最後蘇聯解體。

然而,東德政權在年輕人心目中是一個怎樣的形象呢?最近柏林自由大學向五千二百名學童進行一項問卷調查,內容是關於東德歷史,結果卻令人震驚。大部分學童都不認為前東德領袖昂納克(Erick Honecker)是一個獨裁者。昂納克在一九七一年至一九八九年期間以高壓手段統治東德,後來因為無數項謀殺罪名而受審,但審判還未結束已病逝。此外,大部分受訪者以為前東德祕密警察「他斯」(Stasi)無非是一個情報組織。事實上,「他斯」曾經虐待了二十萬名政治犯;柏林圍牆拆毀之前,東德政府下了格殺令,任何東德人企圖越過圍牆逃向西方,格殺勿論。

還有,受訪的少年人對歷史認識有許多錯誤,三分之一東德受訪者以為冷戰期間西德總理統治東德。針對這一問題,現在主政的基督民主黨要求加強歷史教育,可是許多學校都只是將東德歷史放在學期末尾、輕輕掠過。一名東德教師說當自己向學生呈現歷史真相時,竟然受到同僚排擠。

現在柏林出現了一個現象,名叫「東德懷舊」(Ostalgia),就是對前東德時期的物品、符號、文化的懷舊之情, 如今柏林有不少東德懷舊的旅遊景點,在前柏林圍牆附近,有一間以「他斯」為主題的酒吧,牌匾上寫著:「到我這堥荍a!不然的話,我會來找你!」昔日「他斯」的受害者當然感到無比憤怒。柏林自由大學政治系教授舒列特(Klaus Schroeder)慨嘆:「看來人們以為東德是一個大玩笑,下一步是甚麼呢?是蓋世太保酒店嗎?」(蓋世太保是納粹德國的祕密警察 。)

夏蟲不可以語於冰

政治學者按照著德國情況來分析這種文化現象,不過,年青人對過去歷史創傷淡化的現象,也出現在世界上不同角落。相信大家會聯想起美國哲學家桑塔耶納(George Santayana)的一句話:「沒有從歷史中吸取教訓的人會重複歷史。」可是,為什麼人類不向歷史學習呢?筆者認為莊子有幾句話,更加能夠解釋以上的現象,那就是 【莊子外篇秋水第十七】所說的:「井蛙不可以語於海者,拘於虛也;夏蟲不可以語於冰者,篤於時也;曲士不可以語於道者,束於教也。」這幾句話雖是文言文,但不難理解,只見過井水的青蛙,又怎可能理解汪洋大海是何等波瀾壯闊呢?只在夏天活動的昆蟲,又怎會明白比起他經歷過最寒冷的東西,冰雪是更凍呢?

在敘述中國文化大革命之前的歷史時,中央黨校黨史教究部羅平漢教授說:「三分天災,七分人禍,這一時期,國民經濟和人民生活的困難程度,是沒有經歷過那段歷史的年輕人很難想像的。」此外,阿拉伯文化有「榮譽殺人」(honor killing)的傳統,被懷疑不貞潔的女子可以被父母用私刑處死,經歷過黎巴嫩內戰的加栢列(Brigitte Gabriel)指出:生活在西方文化下的人,會以為父母必定疼愛自己子女,天下無不是之父母,父母絕對沒有可能謀殺自己親生兒女。在「九一一」之後,一位香港人對我表示不相信在某些伊斯蘭文化下成長的兒童,自少已經接受狹隘的宗教教育。

上面提過,德國基督民主黨希望加強歷史教育,我不知道成效會怎麼樣,因為實在「夏蟲不可以語於冰」。坦白說,筆者亦未經歷過戰火屠城、極權統治、恐怖襲擊,但由於自己受過心理學訓練,所以我總括出心理學一個首要大原則:永遠不要假設別人跟自己有同樣的思路。

難為正邪定分界?

其實,即使是專家學者,亦會受困於自身經驗,加拿大哲學家高惠亞(Trudy Grovier)否認絕對邪惡的存在,她說:「這是令人困擾的証據,有些所謂『怪物』並不是單純的怪物, 他們對動物或者兒童十分慈祥,他們喜歡葉慈(Yeats)的詩歌、貝多芬的音樂、康德的道德哲學。在波斯尼亞犯下戰爭罪行的塞爾維亞領袖,可能是一個有憐憫心腸的精神學病家、詩歌愛好者;一個集中營指揮官,可能是一個技巧純熟的音樂家。」筆者在澳門東亞大學讀書時,一位政治學教授說:「恐怖份子並不恐怖,他們會跟你談天說地,他們只是有一些訴求,人們滿足他們的要求之後,便不會有任何事發生。」換言之,所謂「恐怖分子」,無非是一些有冤無路訴的「普通人」。

這些學者美化戰犯、集中營指揮官、恐怖分子的心態,可能與「東德懷舊」一脈相承,在某個意義上,這比起「東德懷舊」還要糟糕。人們難以相信:一個士兵會無緣無故在柏林圍牆向自己同胞開火、一個集中營指揮官會完全沒有掙扎便下令屠殺幾千人、一個恐怖分子會不問情由用炸彈殺死無辜的平民百姓, 人們會以為:這背後一定有一個解釋,他們不是跟我們一樣,也是喜歡葉慈的詩歌、貝多芬的音樂、也是喜歡跟朋友聊天嗎?人們會覺得難為正邪定分界,再極端一點,正邪甚至互相易位。筆者認為:心理學第二個大原則,就是人類的心靈就好像肉體一般,肉體會完全朽壞,心靈亦會徹底敗壞。

柏林圍牆已經崩潰了將近二十年,然而,人類的心理迷牆卻好像屹立不倒。

2008.11.11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