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心於事實、

無意於政論

余創豪

雖然筆者撰寫了許多政論,其實我並不特別關心政治,我的興趣是歷史學和社會科學,但有時候閱讀了一些違反歷史、社會科學事實的文章,我便忍不住要插上幾句。

今天我又要找兩個人來開刀了,首先談論美國右派作家安寇特(Ann Coulter),安寇特的文章充滿霸氣,她誓要和自由派針鋒相對,在其新作品《不要上帝:自由主義教》堶情A她痛斥自由派人士、無神論者千方百計要把美國這個本來是基督教的國家,變為排斥上帝的世俗化社會,她說自由派分子口口聲聲擁抱科學,例如以進化論反對創造論,但骨子堳o反科學,她舉例說,一九九四年兩位學者發表一篇名為【鐘型曲線】的研究報告,指出黑人的平均智商顯著地低於白人,當中牽涉了遺傳基因的因素。安寇特說自由派只重視政治正確性,在完全沒有科學証據之下,便指控這報告是種族歧視、是不合科學,一年之後美國心理學會成立了一個研究小組,審查【鐘型曲線】的發現,結果証實了它是正確的。

我不否認自由派有時候對於宗教的排斥有點過分,我也同意「政治正確性」影響了美國的科學研究,但事實上,美國心理學會的研究小組,並沒有完全同意【鐘型曲線】的結論,那篇報告的題目是<智能:已經知道和未知道的>,不錯,這報告証明了黑人的平均智商低於白人,但同時它指出:沒有証據顯示這個差異是源於遺傳基因。

另一件我有異議的作品,是尤金傑里克(Eugene Jarecki)的記錄片【為什麼我們要戰鬥?】,這齣電影榮獲「太陽舞蹈」(Sundance)的記錄片大獎,其內容類此【華氏九一一】,它批判布殊政府發動伊拉克戰爭,並且追溯美國軍事主義的源頭,記錄片開首播放了艾森豪總統的離職演說,他警告美國人要小心「軍事工業複合體」(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國防工業為了保証訂單源源不絕,就會盡力影響政府政策,令美國不時介入戰爭。不消說,電影中的英雄是艾森豪,他反對上任總統杜魯門採用原子彈對付日本,上任之後以政治談判結束朝鮮戰爭,彷彿艾森豪是一位和平主義者。

其實,傑里克只是說出了歷史的其中一面,艾森豪確實不喜歡大規模軍事衝突,但他認為顛覆他國政府,比起正面會戰會更有效地對付蘇聯,杜魯門不贊成干涉伊朗內政,但艾森豪上任之後卻改變杜魯門的政策,一九五三年他下令中央情報局與英國的軍情六處合作,在伊朗策動政變,推翻懷疑是親蘇聯的伊朗首相。一九五九年古巴卡斯特羅推翻了貪腐的獨裁政權,卡斯特羅隨即前後兩次訪問美國,但是艾森豪卻拒絕接見卡斯特羅。一九六一年中央情報局支持古巴流亡分子發動「豬灣行動」,企圖打跨卡斯特羅,但以失敗告終。豬灣行動在艾森豪任內已開始部署,一九六一年新上任的甘迺迪只是繼承了這個計劃,但甘迺迪對艾森豪的顛覆政策有所保留,所以在行動中取消出動美國空軍。艾森豪的決定,令伊朗和古巴仇美至今,其危險性並不下於他所批評的「軍事工業複合體」。在艾森豪威爾執政期間,美國中央情報局在七十個國家進行了一百四十八次秘密行動,當中包括了類似在伊朗的顛覆政府活動。

安寇特是親共和黨的主戰派,傑里克是反戰派,既然筆者兩邊都批評,那麼我是左派還是右派呢?其實,我完全無心反保守派或者反自由派,我只是在這媥Q陳心理學、歷史學的事實,政治這玩意,非我輩所能參透。

 

2006.9.25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