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創豪

正當北韓咆哮恐嚇之際,南韓的反美情緒同時高漲。一位南韓朋友對我說:「九一一事件發生時,很多南韓人幸災樂禍。在二次大戰之後,韓國成為美蘇搶奪地盤的犧牲品。倘若沒有美國阻撓,南北韓就會統一。」她的見解代表了很多年輕南韓人的想法,對年輕一輩的南韓人而言,美國不是保護者,而是壓迫者。我不知道,他們所憧憬的統一,是否好像西德接收東德般,但有誰知道,若美軍撤走,會不會是北韓接收南韓呢?也許,對年青人來說,北越接收南越時的「投奔怒海」是太遙遠了。

平心而論,有些對美國壓迫南韓的指控,未免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例如有些南韓人說美國需要為光州事件負責。一九八零年五月,南韓前總統全斗煥派出軍隊鎮壓在光州的示威群眾,造成一百九十三人死亡。批評者認為:美國當時沒有制止南韓軍隊,所以難辭其咎。很多批評美國是霸權主義的人,指責美國干涉主權國家的內政。假設當時美國干預南韓內政,批評者又會說什麼呢?

不過,事實上美國亦曾經干預南韓內政,南韓前總統金大中在獨裁統治時是政治犯,執政者曾經考慮處決他,在美國向南韓政府施壓下,金大中才倖免於難。

比較年長的南韓人對美國卻有不同看法,一位已經退休的工程師對現今的反美浪潮感到忿怒,在韓戰中他的兄弟和雙親都被北韓軍隊殺死,最近他帶著九歲的孫女來到漢城的韓戰紀念館,告訴她三萬三千名美軍曾經為了保護南韓而犧牲性命。

話又說回來,南韓和世界各地的反美情緒,其來有自。眾所周知,最近南韓的反美浪潮與兩名女孩被美國軍車輾斃有關,而美國軍隊向來縱情聲色、驕橫跋扈,亦在全球駐有美軍的國家製造反宣傳。那位南韓朋友指出:駐南韓美軍往往持著特權而橫行無忌,甚至多次強姦南韓女性。

她對美軍的描述,與我的印象相符合。筆者童年時居住在香港灣仔駱克道,由於經常有美軍上岸消費,於是在那一帶遍佈色情場所。我所看見的美國大兵,盡是喝得醉醺醺和左擁右抱的狂人。

幾年前,曾經有幾名美軍非禮一名香港女子,她的男朋友保護她時被美軍推到,一隊便衣探員上前干涉,那些美軍立即返回戰艦,探員亦無可奈何;另一次發生類似事件,肇事美軍甚至誇口說:「我的政府會保護我。」

美軍的膽大妄為,其根源可以追溯到美國本土,二零零三年三月美國廣播公司播出一套名為「怪責受害者」(blaming the victims)的特輯,這特輯披露了在美國空軍學院中,幾十年來不斷發生女學員被非禮、強姦的案件,但肇事者仍我行我素。一九七六年空軍學院已傳出這種醜聞,一九九三年據報有二百名女學員受到性侵犯,佔了全部女學生人數百分之四十,直至今天同樣事件不斷發生,很多受害者提出控訴之後,反而要被迫退學,那些色魔因著「証據不足」而逍遙法外,所以該特輯名為「怪責受害者」。在國內軍校之中習慣了做山頭大王的人,在海外可能也照辦煮碗。

在二零零三年六月美國廣播公司再度揭發出美國空軍學生的胡作非為,和當局草草了事的態度。在二零零零年一名十三歲女孩參加一個運動營,營地就在空軍學校堶情A怎料到那名女孩被一名空軍學生性侵犯。那名空軍學生願意認罪,因而無須開庭審訊,結果他只需被監禁六十天!

英國學者 Nigel Young 對反美情緒頗有研究,他形容美軍有三大特徵:over play、over sex、over there,中文翻譯是:玩樂太多、性愛太多、他們就在這堙I最後一點(over there)是關鍵,在家鄉中無論如何沉迷聲色犬馬,那是自家事,不少香港人和台灣人都「包二奶」,但這不會造成海外排華情緒。可是,穿著代表國家尊嚴的軍服之美國大兵,就在你這堶J天胡帝,如是者豈有不令人反感之理?

雖然不是所有美軍都這樣,但幾滴墨水就可以污染整件白衣,倘若美國人再不正視軍紀問題,任憑智囊團怎樣精心策劃外交政策,我恐怕美國的國際形象只會江河日下。

2003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