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國際天文年說到

中文科學名詞

余創豪


一六零九年,天文學家伽利略初次採用望遠鏡觀測天文,開創了天文學新紀元,今年是此項創舉四百周年,故此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二零零九年定為「國際天文年」,為了紀念國際天文年,中國大陸中央電視台資訊性節目【探索發現】拍攝了一輯介紹天文望遠鏡演化過程的紀錄片,論趣味性與資料豐富,這紀錄片無疑是首屈一指,但旁白提到哈普望遠鏡是「空間望遠鏡」時,筆者不禁感到莫名其妙。

哈普望遠鏡是美國在一九九零年放置在外太空的天文望遠鏡,它以天文學家愛雲哈普(Edwin Hubble)命名。地面望遠鏡接收的影像受到大氣層阻隔,但哈普望遠鏡在地球的大氣層之上,因此影像的清晰度大大提高,這是人類第一個 space telescope,亦即是「太空望遠鏡」。可是,space telescope 經過直譯之後,便變成了「空間望遠鏡」,單看字面,這是令人費解的,因為在地面的望遠鏡也會佔據「空間」。

請讀者不要以為筆者吹毛求疵,我認為中文科學名詞的精確性,對科普教育與科技人才訓練都十分重要,不能掉以輕心。過去,不少反對母語教育的朋友所持的論點之一,是中文並不是一個有效去學習科學的媒介,許多時候中文容易造成混淆,那麼乾脆讀英文就更加容易明白。其實,這並不是中文本身的問題,而是翻譯或者創造詞彙時不謹慎而造成的問題。

平心而論,有些習以為常的中文天文學名詞實在太不清晰,舉例說,地球處身於太陽系,而太陽系屬於銀河系,兩者都稱作「系」,但此「系」卻不同彼「系」。銀河系是由二千億至四千億恆星(太陽)組成的龐大星系(galaxy),其直徑寬達十萬光年,而太陽系只是一個由八顆行星組成的小型系統(system)。

提起「恆星」與「行星」,這又是另一個令人混亂的地方,兩者的粵語發音完全相同,但意思卻相反,老師授課時一會兒說「恆星」,一會兒說「行星」,學生不會一頭霧水才怪。恆星是明亮的電漿體球,太陽就是一顆恆星,「星」是由「日」、「坐」兩個字組成,星是生光的物體,但行星卻不會發光。英文堶 star (恆星)和 planet (行星)的分野便十分清楚。

不過,話又要說回來,在某些方面,中文科學詞語的含意深度卻超越西方,英文中宇宙是 cosmos或者 universe,這個字源自希臘文,意思是一個有秩序、和諧的優美系統,化妝的英文是 cosmetics,「宇宙」與「化妝」同出一源,同樣含有和諧、優美的意思,這個字幾經演變,傳至俄羅斯時,cosmos無非指「空間」。對中國人來說,「宇宙」的含意卻比較深刻,戰國末期的尸子說:「四方上下曰宇,古往今來曰宙。」換言之,宇宙包含了時間和空間。東漢時代張衡說:「宇之表無極,宙之端無窮。」宇宙亦蘊藏著無限的意義。

經過了百多年的挑戰與回應,中華文明已經跟現代文明接軌,但中文需要不斷地在文化互動之中接受洗練,那麼採用母語便不會被視為不利於科學教育。

 

2009.7.23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