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英國的前軍官

余創豪

米高是由英國來的新同事,雖然他在英國出生,但卻在澳洲居留了很長時間,最近才移民至美國。由於他在三個不同的英語國家居住過,很多同事都喜歡聽他比較三地的文化。

米高指出:澳洲跟美國的文化比較接近,但英國是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在英國,階級觀念仍然十分濃厚,例如某某人是貴族,人人都會對他肅然起敬,連正眼也不敢望他。在澳洲,如果你說自己是某某貴族,沒有人會因此而尊敬你,他們不會理會你是誰,而只會關注你做了什麼。往往澳洲人因著這種「一視同仁」的態度,得罪了喜歡擺架子的英國人。

米高曾經在英國軍隊擔任軍官,他舉出了一些戰爭的例子:一八九九年至一九零二年大英帝國在南非發動波耳戰爭(Boer War),波耳人是荷蘭殖民的後裔,英國希望壟斷南非的資源,於是攻擊波耳人。當時澳洲是英國殖民地,英國要求澳洲派軍增援,可是,英國軍官不喜歡一些澳洲士兵的態度,曾經有三名澳洲兵被英國軍官設計陷害,英國軍官下令三名澳洲兵殺死所有波耳戰俘,澳洲兵奉命行事之後,英國軍官反而指控他們濫殺,他們因此受軍事法庭審訊。

還有,四月二十五日是澳洲一個重大節日,一九一五年四月二十五日,澳洲紐西蘭聯軍奉宗主國之呼召,前赴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場,當日澳紐聯軍在Gallopili登陸,對抗德國的盟友土耳其,在那場會戰中,一萬多澳紐聯軍陣亡,土耳其軍則損失了十五萬人。澳洲人一直都為此而自豪,沒有澳洲人會尊敬一個紙上談兵的將軍,他們認為以勇氣和生命來換取的尊嚴,才是可敬可佩。可是,對英國人來說,澳洲軍隊可謂「大逆不道」,他們見到英國軍官時不會見禮。

聽見曾經在英國擔任軍官的米高,毫不客氣地暴露英國人的沙文主義,我覺得十分有趣,我追問他:「如此看來,澳洲是一個平等主義的社會,我相信基於這個原因,你離開英國而跑到澳洲,那麼你現在又什麼要移民到美國呢?」

米高慨嘆:「澳洲的平等主義,是一種『剷平主義』,在澳洲有一句流行的諺語:『斬掉高大罌粟花的頭(cut the head of a tall poppy)。』這種現象稱之為『高大罌粟花綜合症』(Tall poppy syndrome ),這個典故出自羅馬帝國在古羅馬軍隊堶情A高大罌粟花是指那些高大的士兵,他們容易成為敵人攻擊的對象。在現代洲社會,任何人若鋒芒太露,就會被認為是麻煩製造者。美國卻比較自由,比較多機會自我發展 ,美國人只會羨慕甚至崇拜成功人仕。」

我回應:「不錯,美國文化容許自由發展,但同時要求人自己承擔風險。例如美國的入息稅,相對加拿大和歐洲就算是很低,但相對那些國家,福利和醫療保險卻差很多,基本上,你要自求多福。美國的鄰居加拿大,亦奉行某種形式的『剷平主義』,事業有成就的人需要將入息的一半交予政府,政府用那些錢照顧貧弱。我有些朋友是加拿大人,在美國做生意賺錢,但仍然保持加拿大籍,為的是享用加拿大良好的醫療照顧。」我笑了幾聲,跟著一臉嚴肅地向他立正敬禮,接著說:「報告長官,我建議你下一站的移民目標是加拿大,現在於美國賺多點錢,將來在加拿大安享晚年。」

2004.1.28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