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以為義?蝙蝠俠的投射

余創豪

饒中平先生於《時代論壇》中發表了〈《蝙蝠俠:俠影之謎》﹕重回迷思的年代〉一文(以下簡稱饒文),在當中引伸出一些關於心理、文化、政治的分析。饒文的大意是:蝙蝠俠是一名自義的自戀狂,它反映了布殊政府、甚至是美國人民的心態。先此聲明,我個人並不認同布殊政府的許多政策,例如在錯誤情報之下攻打伊拉克、限制幹細胞研究、開發阿拉斯加石油……。但至於從一齣娛樂性電影而旁敲側擊地作出政治和文化批判,我對這種進路不能苟同。

為避免斷章取義,我會轉述大段饒文的說話:「主角布魯斯(Bruce Wayne)…知道忍者集團密謀毀滅葛咸市的時候,他毫不憐憫便炸毀了整座寺廟,相比他要救葛咸市所發的慈悲,更顯得這個忍者集團的基地完全不值得同情,或者這就是《俠影》的想像。無論葛咸市如何惡盈滿貫,都是被拯救的對象。但忍者集團的基地,無論是如何與世隔絕,只要想動葛咸市市民一根汗毛,都是該死的地方。這些想像,和布殊政府的思維何其相似,無論美國是如何敗壞,甚至被咒詛,都還值得拯救,但其他城市則只好等待審判的日子好了。」

饒文亦在影評中批判資本主義︰「《俠影》亦無視資本主義的破壞面……在布魯斯的心裡,葛咸市的貧窮、落後、敗壞就是因為黑社會和貪污集團,但布魯斯可否想過,葛咸市的咒詛正正是源於榮氏集團等超大集團?…他有否想過榮氏集團的盈利是靠剝削低下階層的工人而來…布魯斯未反省自己,便要以正義之名審判他人。」

在結語中饒文指出:「蝙蝠俠亦是布殊政府的自我投射(希望不是美國大眾的集體心理投射吧!)。將自己變成恐懼的化身,才能嚇怕『壞』人,這時何等荒謬的歪理!當美國政府最懼怕恐怖份子的時候,難道美國政府便要變成恐怖份子,才能嚇怕恐佈份子嗎?《俠影》在美國極受歡迎,而美國的影評亦一致讚好,認為電影回到蝙蝠俠的原點,復活了已死的蝙蝠俠英雄形像,恐怕這些回應真的反映了美國社會的投射,認同布殊政府繼續蝙蝠俠的英雄角色。」

筆者也有機會觀賞這齣電影,以我記憶所及,布魯斯炸毀了整座寺廟,是因為他的師傅要求他處決一名犯人,而布魯斯則拒絕採用以暴易暴的手段去維護正義。倘若我想由這齣娛樂性電影借題發揮出一些政治訊息,我大可以說出與饒中平完全相反的話:「忍者集團就是當初去訓練蝙蝠俠怎樣去行俠仗義的一群人,他們自以為要拯救世界,所以要毀滅惡貫滿盈的葛咸市,但蝙蝠俠無法認同這種激烈的正義觀,最後不得不消滅自己的恩師。《俠影》的主題帶出了反對『自以為義』的訊息。蝙蝠俠制止師傅以恐怖手段維護正義,就好像美國新聞界和聯邦調查局,舉報美軍在古巴關塔那摩蓄意違反人權。」

饒文對於資本主義的批判,令我想起了《俠影》開頭的場景是社會主義的中國,電影堶悼X現了中國的執法者,如果我要藉此而大做文章,我可以說:「中國的官員和執法者完全沒有反省過,中國社會的咒詛之根源在哪堙H今年六月中共元老宋平在上海參加市委便常委組織生活會指出:上海建設了豪華的黨政大廈、上百億的賽車場、幹部俱樂部,而普通工人的平均收入只能負擔一平方米的住宅,還有八十萬下崗職工……。」

有趣的是,筆者在一篇署名Walter Chaw 的影評(http://www.filmfreakcentral.net/screenreviews/batmanbegins.htm)堶情A也看到類似的心理、政治、文化分析:「這齣電影可以說是一篇時事評論,它所針對的不但是奧沙瑪賓拉旦對西方發動聖戰,也針對小布殊對中東的聖戰,這全是關於恐懼和憎厭……社會學家可以從電影中對很多事件作出嚴肅的反思:經濟衰退、大企業的違法行為、魯莽的軍事行動、「九一一」之後公義和復仇之間的矛盾。」以上只有寥寥幾筆,但這已足夠顯示出:任何人都可以從這齣電影分析出不同的意義,這套戲可以被說成是影射賓拉旦和小布殊都是自以為義者;葛咸市官、商、警、匪勾結,這是對資本主義社會的批判……。

在同期上畫的暑期猛片,還有《史密斯夫婦》(Mr. And Mrs Smith),在片中史密斯先生和太太是兩名對「壞人」就地正法的特務,恐怕有天我會看到這種影評:「這兩名特務對自己政府多行不義完全沒有反省,只是盡忠職守地去殺人,該電影將他們包裝得神通廣大、英姿煥發,《史密斯夫婦》得到好評如潮,這反映了美國人認同了中央情報局無所不用其極的反恐手段。」

《神奇四俠》(Fantastic Four)是另一齣荷里活的暑期鉅獻,電影描述四名科學家受輻射影響,基因發生突變,因而變成具有特異功能的超人,也許有人可以憑著豐富想像而這樣寫:「這齣電影標榜蓋世英雄的特異功能,完全沒有提及基因突變的危險性。歐洲國家已經限制美國的基因改造食物(genetaically modified food),《神奇四俠》卻美化基因改造,這電影受到美國人熱烈歡迎,反映了美國人對基因科技的盲目崇拜。」

回頭再說饒文,他指出蝙蝠俠英雄形像是美國社會的投射,反映了美國人認同布殊政府擔當起蝙蝠俠的英雄角色。在其他《時代論壇》的文章堶情A我亦不時看到一些作者指責美國基督徒盲目地支持布殊政府。然而,以下是一些在美國順手拈來的消息:

今年五月,布殊總統被邀請前往加爾文學院畢業典禮上發表演說,一百多名加爾文學院的教授聯署一封公開信,批評布殊對伊拉克發動不義戰爭,同一時間,八百多名學生、校友亦發表聲明,指出反對布殊政策並不等同反基督教。六月份《基督徒世紀》(Christain Century)堶悸漱@篇評論指出:布殊總統以尊重生命為理由而反對動用聯邦經費支持幹細胞研究,但這立場與容許人工受孕(IVF)前後矛盾,因為人工受孕亦會毀滅許多胚胎。我個人比較欣賞以上這種據理力爭的正面攻擊(frontal assault),而不是天馬行空式的旁敲側擊。

由饒中平的影評,我想起了Costa-Gavras政治性電影其中一個角色的說話:「經常指責美國人,那麼即使你是錯,也會變成對。」無論《蝙蝠俠:俠影之謎》編劇的真正意圖是什麼,無論這電影賣座的原因是什麼,只要在評論中加插批判布殊政府、批判資本主義的說話,看起來就會言之有理。美國是否如饒中平所形容,敗壞得甚至被咒詛呢?在前幾天是七月四號美國國慶日,無數外國人選擇在這一天入籍美國,去年有三千四百萬外國人居住在美國,在二零零三年有七十萬移民取得居留權,四十六萬人入籍成為公民,非法移民更不計其數,綠卡抽籤更吸引了全世界幾千萬人參加。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許多人湧向這問題叢生的資本主義社會。不錯,布殊政府、資本主義都有很多值得批判的地方,黃國棟醫生指出:美國有四千五百萬人沒有任何醫療保險,這僅是美國社會病態冰山之一角,但是,一些論者處身的社會、國家,也許存在著更多不公義、更加敗壞的事情,但無論如何,對外批判就令自己站在道德高點,我恐怕,到頭來這就變成了另一種自以為義。

 

2005.7.10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