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 腥 場 面  

余創豪

現代娛樂媒介充滿殘忍、血腥的畫面,這是公認的事實。以美國為例,根據保守估計,一個小孩子在十八歲之前,從電視中總共看了二十萬次暴力鏡頭,包括了一萬六千次謀殺。不少心理學家認為,青少年在耳濡目染之下難免會傾向暴力,對人家受苦漸漸麻木不仁。

事實上,耳濡目染殘忍血腥的場面,並不是有了現代傳播媒介才發生的問題。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問題在古代甚至比現代更嚴重。現代人只在螢光幕或者銀幕上觀看模擬暴力,古代人卻「觀賞」活生生、血淋淋的真人受刑、受死。

古羅馬人喜歡在鬥獸場中觀看鬥士被野獸活剝生吞,而且將犯人釘上十字架示眾,眾所周知,耶穌基督就是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羅馬帝國土崩瓦解之後,歐洲人仍然沒有停止使用酷刑,異端裁判所正是一例,異端裁判所由教宗格列高利九世於十三世紀時設立,審訊異端份子是在秘密中進行,但定罪後的死刑則是公開執行,當時的死刑是焚燒,著名的法國英雄聖女貞德,就是被判為異端而灰飛煙滅。異端裁判所在十九世紀才正式終止。

在中世紀,歐洲各地政府十分擔心巫術的危害,一旦有人被認為是巫師巫婆,也會被公開燒死,而測試嫌犯是否巫師巫婆,很多時候亦在公開進行,例如疑犯手腳被綁,跟著被拋下河中或湖中,如果她沉入水底就是無辜,在水面懸浮就是巫婆。那麼,無辜者又怎樣由水底返上來呢?

十五、十六世紀的英國,殘酷場面亦是司空見慣,當時英國法庭對犯下輕微罪行的犯人公開進行烙刑,重犯則在千千萬萬人圍觀下上吊,死囚的屍體被分解,頭臚掛在倫敦大橋上,肢體則掛在倫敦市各出入口,以儆效尤。一位歷史學家指出:當時英國的死刑「表演」,就好像今天的運動比賽,現在有些球迷絕不會放過任何一場精采賽事,而從前也有一些「死刑迷」,從不錯失任何一場死刑「表演」。

那時,英國一般平民百姓只配吊死,只有皇族的死囚才可以「享有」斬首的「特權」,據說那是因為斬首比絞刑「舒服」,不知道法官是否問過死者而得出這結論。十八世紀法國大革命之後,法國人發明了斷頭台,使用斷頭台的原因之一,是要取消貴族的特權,以符合法國革命的精神,好讓平民百姓亦可以斬首。不消說,斷頭台的死刑,亦是在眾目睽睽下執行。在革命狂熱之下,群眾看見人頭掉下籃中,無不歡聲雷動。

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人重拾古希臘人的科學精神,在幾個世紀堶情A意大利在醫學研究上獨佔鰲頭。醫學研究的方法之一,是解剖死屍。在十七世紀,意大利有一種戲院,專門「表演」解剖,在好奇心驅使下,人們都樂意買戲票去探求人體的奧祕,這是真正的「寫真集」。當時有幾個歐洲國家都效法意大利的做法。

我寫這篇文章,並不是為了標奇立異、嘩眾取寵。也許有些讀者看了這些文字之後會感到不快,但是,如果祇看文字描述已經要側目,那麼,當日歐洲人親歷其境又會怎樣呢?我想指出:相對於古代,現代人並不見得耳濡目染更多或者更加強烈的血腥場面,我駕車進入三藩市,不會看見有人頭掛在金門大橋;我到安大略湖泛舟,不會見到被綁著手腳的人沉入湖底;我到優美勝地燒烤牛扒,旁邊不會同時燒人肉。無論如何,人類文明總有進步,然而,喜歡觀賞殘酷鏡頭,卻好像是普遍人性,古今亦然。

2003.7.2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