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中國不高興不高興

家祭毋須告乃翁

余創豪


最近翻看宋曉軍、王小東、宋強等多位作者合著的【中國不高興】(以下簡稱為【中】書),坦白說,這本書令作者內心瀰漫著悲愴的情緒。這本書副題是:【大時代、大目標及我們的內憂外患】。單看題目,讀者可能會以為內憂和外患的分析會平均分布,但三聚青胺、黑心食品、豆腐渣工程、官員貪污腐敗、賣血者沾染愛滋病毒、農民失地而變成流民 …… 等等這些內部問題,在書中不是輕輕略過,就是隻字不提,其實,【中】書主要焦點是放在外患方面。

西方國家壓迫中國?

明顯地,【中】書對西方國家充滿敵意,特別是美國。作者們認為:西方人自以為是,是比中國人慣出來的,美國是「綁架了全世界」的「黑社會」,西方國家企圖粉碎一些工業國家的成果,美國的方式就是利用金融衍生工具和產業轉移。西方國家令中國成為世界工廠,是一項戰略性陰謀,他們讓中國生產低端的東西,然後在中東和中亞控制石油,中國變成世界工廠而依賴進口能源時,他們便會粉碎中國自主工業的部分。

這些言論令人有點時光倒流的感覺,說這是義和團心態,或許過於言重,但這不是五十年代「美帝亡我之心不死」的翻版嗎?【中】書所理解的經濟史又是否屬實呢?二次大戰之前,西方保護主義加速了經濟大蕭條,二戰之後,美國主導「一般關稅及貿易協定」(GATT),鼓吹自由貿易,日本,南韓、東南亞國家與地區,都是開放市場與產業轉移之下的受益者。中國成為世界工廠,每年賺取龐大貿易順差,反之,西方國家大量工廠關門、大批工人失業,流失的職位轉移到中國大陸,為什麼中國竟然是國際陰謀的受害者呢?此外,美國是否利用金融衍生工具圖謀粉碎別國工業呢?其實,美國本土經濟也受害於金融衍生工具的泡沫爆破。

「你有種過來打?」反軍事強權之矛盾

【中】書認為奧巴馬總統把美國兵力集中到阿富汗、巴基斯坦一帶,目的是加強對中國和俄羅斯的圍堵。面對美國和西方國家的軍事強權,【中】書口誅筆伐,但說到西藏問題則採取另一角度,作者認為:關於西藏主權問題,毋須跟西方人玩弄歷史考據,中共在一九五九年拿下西藏又怎樣?「你有種過來打,你廢什麼話?….. 要是你們從澳洲、南北美洲、非洲、亞洲全捲了鋪蓋,我們就從西藏捲鋪蓋。」

筆者無意在這堸Q論西藏主權問題,我只是想指出:【中】書表現出來的極端民族主義已經有點危險。再一次,【中】書顯示出自己對歷史的認識貧乏,在二次大戰之後,西方國家經歷了非殖民化(decolonization)過程,曾幾何時,國際共產運動亦支持亞非拉反帝國主義、反殖民主義的民族自決運動。二戰之後,有些國家通過戰爭而取得獨立,例如越南、阿爾及利亞驅逐了法國人、印尼趕走了荷蘭人,有些國家則通過人民抗爭,例如聖雄甘地逼使英國人自印度撤退,有些則通過談判,例如法國放棄西非、美國放棄菲律賓。二十世紀初期,地球上大約有一百二十個國家(計算方法會因國家的定義不同而有所出入),現在全世界國家的數目已經增加到一百九十二,部分原因正是西方國家「捲了鋪蓋」。還有,假設中國人對日的八年抗戰失敗,日本人說:「我們一九三七年拿下了中國又怎樣?你有種跟我打,你廢什麼話?」不知道那些作者會作何感想。有趣的是,一九九零年伊拉克奪取科威特而面對聯合國譴責時,亦是採用同樣邏輯,薩達姆宣稱:「要是以色列從巴勒斯坦捲了鋪蓋,我們就從科威特捲鋪蓋。」

中國成為世界領導者是天命所歸?

【中】書又指出:「中國還要往前走 …… 面前只有兩條路:或壓垮這個世界,或再造這個世界 ……如果把世界資本主義體系比作一個拳壇的話,我們近期中期目標就是要打倒拳王,終極目標是打碎拳壇。」【中】書作者之一王小東曾經撰寫了一本主題與風格都近似【中】書的著作,書名是:【天命所歸是大國】,副題是【中國:要做英雄國家和世界領導者】,顧名思義,這本書鼓吹中國要成為世界領袖,王小東說:「以世界領導者的身份對人類做出較大的貢獻,則是我們民族的天命 …… 從人類文明的尺度看,多少世界文明的中心灰飛煙滅了:巴比倫、埃及、亞述、波斯、希臘化的馬其頓、羅馬 …… 今天在他們的土地尚存活的,既不是原來的國度,也不是原來的人民,惟獨中國歷經數千年而仍然屹立。我想:上蒼的這種安排一定是有它的用意的。所以我說,中國成為大國之中的大國,成為世界領導者,一定是天命所歸。」

坦白說,這番說話令筆者感到毛骨聳然,十九世紀美國人約翰歐蘇利文(John L. O'Sullivan)提出天定命運(Manifest Destiny),呼籲美國將德克薩斯共和國併入聯邦,後來「天定命運」引申為美國在整個北美洲甚至海外擴展的理據;二十世紀初,蘇聯自認掌握了歷史發展的必然規律,成立共產國際,向全世界輸出革命;日本也認為自己是一個特殊的國家,維持了萬世一系的皇朝,秉承了領導亞洲的大使命,一九三八年首相近衛文麿主張「大東亞共榮圈」,目的是建設以東亞的新秩序。自以為「天命所歸」,所帶來的可能是悲劇。其實,印度文化亦連綿不絕幾千年,文化不斷與天命所歸,根本沒有邏輯上的必然關係。說穿了,提倡反霸權主義,不是因為霸權主義不對,而是當今霸權並不是自己,若有一天自己成為霸權,一切都變成理所當然、天命所歸。

中國內憂的根源是什麼?

【中】書提到中國的內憂問題,主要是中國某些知識分子太不長進,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作者認為中國大陸的學術圈子一塌糊塗,是因為大陸走香港的道路,對西方盲目崇拜,搞「管家學術」,亦即是將西方的東西左抄右抄,東拼西湊,所謂學者,無非是西方的代理人、管家。說到底,內憂仍然是「外患」所導致。

然而,當今中國大陸有幾多嚴重問題是由於外國人壓迫呢?舉例說,中國政府強調要改善農村生活,但經濟發展卻導致更多農地被強行徵收,農民被迫流離失所,即使到中央上訪也於事無補,在七億農民之中,估計有六千萬至八千萬人變成了流竄於各大城市的流民。還有,中國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的統計顯示,過去十年內,外逃的中國貪官污吏高達一萬多人,攜帶的逃款超過人民幣六千五百億元,這是內部缺乏監察管制的結果、還是西方國家陰謀所致呢?此外,開放改革之前的政治運動,如肅清反革命、反右、大躍進、四清、文革 ……,是否需要為中國人民的人性扭曲、失去自信負上責任呢?抑或歸根究底崇洋媚外是罪魁禍首呢?

平心而論,美國的確問題叢生,無怪乎美國人撰寫了許多自我批判的書籍文章,筆者亦不時批評美國,特別是布殊政府。可是,試想像,若果在分析之時左一句「歐盟設下陰謀要以歐羅取代美元地位」,右一句「赫魯曉夫精神不死:俄羅斯仍然企圖埋葬美國」,跟著一句「通用汽車倒閉拜日本豐田汽車所賜」,然後再來一句「中國利用伊朗、北韓掣肘美國」……,我恐怕生活在這種四面受敵的陰影之下,人民一定會極之不高興。

何必皇帝不急太監急?

我不知道宋曉軍、王小東、宋強等人的想法有幾多代表性,不久之前,筆者通過 youtube 和【鏗鏘集】,觀看了香港大學學生會舉辦的【六四論壇】,錄影節目顯示出香港學生與內地學生的意見分殊,也許,【中】書對中國政府的肯定和對歷史的詮釋,代表了不少年青一代中國大陸人的心聲。觀看【六四論壇】時,筆者心中的反應是:「何必皇帝不急太監急呢」?香港與海外華人都不是徵收農地、貪官污吏和中國大陸種種內憂的直接受害者,如果他們不在乎內地互聯網的搜索引擎被設下限制、不介意沒有獨立監管機制、滿足於經濟突飛猛進、期望天朝大國崛起是天命所歸、認為一切中國問題無非是外國勢力壓迫,那麼,海外華人唱出掃興的反調,便只會被扣上「不愛國」、「崇洋媚外」、「為西方作管家」等帽子。

相信許多讀者對南宋愛國詩人陸游的【示兒】不會陌生:「死去原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毋忘告乃翁。」歷史充滿諷刺,陸游身故之後,蒙古帝國吞金滅宋,家祭時傳遞的壞消息,只會令泉下有知的陸游更加痛心。曾幾何時,我希望自己百年之後,中國變成民主、自由、開放、重視人權法制的社會之時,子孫一定要「家祭毋忘告乃翁」。但寫罷這篇文章之後,筆者滿腦子籠罩著悲情,我不想好像陸游般失望,後世子孫最好家祭毋須告乃翁。

 

2009.6.8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