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河太沉重了!

余創豪


幾年前筆者在西安觀過賞一齣歌頌大唐盛世的歌劇,不消說,整套舞台劇側重了盛唐的光明面,在歌詞中有這樣一句:「千年一載強國夢。」可是,當時筆者並沒有為聲勢浩大、金碧輝煌的場面感動,也沒有隨之而發強國夢。

其實,在塑造強國的過程中,到底中國人和周邊民族付出了多少代價呢?唐朝詩人杜甫的【兵車行】為此而提出了沉痛的控訴:「爺娘妻子走相送,塵埃不見咸陽橋。牽衣頓足攔道哭,哭聲直上干雲霄 …… 邊亭流血成海水,武皇開邊意未已 …… 君不見青海頭,古來白骨無人收!新鬼煩冤舊鬼哭,天陰雨溼聲啾啾!」唐朝歷史甚為豐富,為什麼我們不能夠從不同角度欣賞唐朝文化?為什麼盛唐只會掀起千年強國夢呢?

歌頌大唐盛世的歌劇

二零零三年中國歷史博物館與中國革命博物館合併為國家博物館,工程於二零零七年開始,預計將會在明年完工,屆時建築面積將會由原本的6.5萬平方公尺大幅增至19.2萬平方公尺,這將會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館。參與合併與擴建計劃的負責人在接受中央電視台節目【探索發現】的採訪時指出:一個國家有多強大,參觀其博覽館就可以看出來,博覽館的功用就是要展示國家的軟實力。之後主持人或者被採訪的人再沒有提及博覽館的其他功能。

坦白說,聽了這番話之後,筆者心中滿不是味兒。我經常瀏覽不同的博物館或者名勝古蹟,但我並不單單欣賞「強大實力」的東西。前一陣子筆者參觀了位於美國新墨西哥州的美洲土著阿科馬(Acoma)古城,坦白說,美洲土著的古代文明當然比不上西方文明、中國文明,但其文化特色仍然使人感到趣味無窮。歷史文化有不同層面,歷史的陰暗面也可以提出來作為教訓,例如阿科馬古城堶惘釵霂Z牙式建築物,這反映出歐洲殖民主義者在古代美洲造成的悲劇,即使是撇開政治不論,正如剛剛提過,無論是強勢還是弱勢文化,不同特色的文化本身就值得觀賞,例如阿科馬古城偏佈白色梯子,蔚為奇觀。為什麼對中國人來說,歷史文化就只有展示軟實力的用途呢?

年少時,筆者十分喜歡聽關於黃河的歌曲,包括【黃河大合唱】、【黃河頌】、【黃河謠】……等等,曾幾何時,我被那些慷慨激昂的歌詞激動得熱血沸騰。例如:「黃河奔向東方,橫越萬里浩蕩,多少英雄故事,發源在你身旁……你英勇的中華子女,努力為你治療創傷。」「黃河!你是偉大堅強 …… 啊!黃河,你一瀉萬丈,浩浩蕩蕩,向南北兩岸伸出千萬條鐵的臂膀。」「黃河滔滔東流去,浮雲滄海不復記取,獨憑欄更深人未睡,問家國重任託付誰?」「黃河帶給災難與繁榮,水勢滔滔似是歡呼聲……國家安定更繁榮……流域兩岸相呼相和應。」「黃山黃河,在我心中重千斤。」

黃河,的確在我心中重千斤,坦白說,實在太沉重了!恕筆者見識淺陋,在我印象之中,沒有一首關於黃河的歌純粹是描寫自然風光,為什麼黃河一定要使人想起英雄故事、家國重任呢?

筆者很喜歡遊覽名山大川,兩個月前我進入了大峽谷底部,一睹哈瓦蘇瀑布群(Havasu falls)的風采。然而,假若有人譜寫以下一首歌曲,並且沿途高唱,我不知道自己會作何感想:「科羅拉多河橫越萬里浩蕩,氣勢非凡的大峽谷向東西伸出鐵一般的臂膀,探險家約翰鮑威爾(John Powell)以英雄氣概,飛越了科羅拉多河與大峽谷。在二百多年來,科羅拉多河見証了多少創傷,兩次大戰、經濟大蕭條、九一一 …… 問家國重任託付誰?期望國家安定更繁榮,大峽谷兩邊相呼相和應。」

我相信那時候自己必定會戴起耳筒,專心地欣賞令人心曠神怡的大自然,別讓自己太沉重了!

2009.12.30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