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主義奧運會

 

 

余創豪

 

 

美國政論家法瑞德•薩卡里亞(Fareed Zakaria)今年出版的新書【後美國的世界】,掀起了一浪又一浪的討論熱潮,至今仍然方興未艾。許多人對此書的回應都集中在「美國逐漸失去獨大霸權、中國崛起」等論點,讀書的樂趣,在於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薩卡里亞提出的另一個觀點,卻很少受到中國人談論,他指出:他旅遊中國時跟一些當地人交流,感受到強烈的排外民族主義情緒,他覺得好像時光倒流,回到了二十世紀初的德國。

民族主義的情緒在奧運中顯而易見,首先,筆者極力強調自己並不是向奧運潑冷水,我只是希望能夠冷靜地剖析民族主義的潛在危機。另一位政論家夏偉(Orville Schell)最近在【新聞一周】指出:除非了解中國過去承受屈辱的歷史,否則無法明白中國人怎樣看奧運會。可以說,奧運會是一個一雪前恥的機會。夏偉言之有理,若果你瀏覽許多中國人撰寫關於奧運的文章,不難發現北京奧運會與民族主義緊緊地扣在一起。舉例說,徐偉剛先生在【世界日報】發表的<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中,這樣形容北京奧運會的意義:「因為今日的中國再不是滿清帝國皇朝時代積弱疲憊的睡獅,恁人魚肉、恁人擺佈,歷史的傷痛卻令所有熱血的中華民族兒女記憶猶新。八國聯軍攻打中國已留史冊,不平等條約、割地賠款、各地租界已成為牢記在中國人心坎上的恥辱,這是弱國滄桑的一面。」

平心而論,以上那些外國人對中國人造成的歷史屈辱、傷痛,都是發生在一九四五年之前,過去六十年中國都是處於和平局面,中印戰爭、中越戰爭比起八年抗戰,只算是「茶杯堛滬楫i」,而且中國在這些戰爭中都取得勝利。相反,過去數十年來中國人承受的災難都是 源自內部,例如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四清、文革、反精神污染、六四 。從這觀點來看,將奧運會來作為雪恥的機會,實在是莫名其妙 。一個成熟的人會不會在壯年獲取博士學位時說:「八歲時小學同學欺負我,現在我總算出人頭地」呢?

在二十世紀八零年代,日本經濟如日中天,日本企業買下了無數美國資產,可是,是否這樣展示實力就可以掃除廣島 、長崎的恥辱呢?直至今天,日本人仍然因為沒有自我檢討而在國際形象上蒙上陰影。其實,深切地反省自己造成的災難而勇於改過,這比起向外人展示實力,不是更能提升民族自尊嗎?

今天,中國的民族主義已經發展到對外來思想、「外國勢力」抱著敵視態度,外國人評論中國人權問題、民主發展步伐,都激起了強烈的反彈。其實,過去中國社會變遷都充滿著外來因素的衝擊,孫中山先生成立民國,得力於日本人、美國人的幫助;中共是蘇聯國際共產運動的產物,一九三一年中共在江西瑞金成立中華蘇維埃,設立銀行,當時發行的紙幣,上面印著列寧的頭像。其實,一直以來中國人對外來東西都是選擇性地吸納,但排外情緒卻往往影響了選擇的準則,長此下去,恐怕一種泱泱大國的開放精神,在短期內難以在中國實現。

有一齣以中日戰爭為背景的台灣電影【黃金稻田】,借助一名日本士兵的說話批判日本武士精神,他認為武士道其實是民族自卑感經過扭曲變形而成的民族自大狂。日本文化深受中國文化影響,據說唐朝的圓光法師融合了儒家思想與佛教精神,創立了「世俗五戒」,傳入新羅國(朝鮮半島)之後演變成「花郎魂」,再傳至日本又揉合了日本文化而成為武士道,其主張之重點是「忠君愛國」,說穿了,武士道就是一種極端的民族主義。在批判日本人之餘,這矛頭也可以倒轉過來作促使自我儆醒。

2008.8.16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