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戰爭 說起   

余創豪

年少時曾經讀過臧廣恩的大作【日本近百年史綱】,當中提到北洋水師提督丁汝昌於一八九一年率領軍艦「定遠」、「鎮遠」、「濟遠」、「致遠」號到日本作親善訪問,以噸位而言,當時大清北洋艦隊在全球海軍中排名第七, 最大排水量的戰艦為七千四百噸,在當時是罕有的巨艦。臧廣恩指出:那時候日本僅有千噸左右的戰艦,陣容鼎盛的中國水師,令日本人羨慕不已,日本人受此刺激,決定急起直追。四年之後,中日爆發甲午戰爭,日本大獲全勝,北洋艦隊全軍覆沒,四年前在日本威風凜凜的丁汝昌,因兵敗而自殺殉國。

最近讀趙無眠的【百年功罪】,趙無眠對這一段歷史卻有不同的描寫。他指出:北洋水師訪問日本時,「日本人登艦參觀,見中國水兵懶懶散散,家屬也住在艦上,到處晾晒衣物,詫異之餘心中竊喜:打這樣的軍隊不成問題!」

我無意在這堸Q論什麼「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或者什麼「歷史是相對」。當時日本人對來訪的大清海軍作何反應呢?是羨慕而發奮圖強?是鄙視而啟侵略野心?還是兩者兼有?這有待歷史學家考証。


十九世紀末期滿清政府陸軍的軍服。



圖中顯示滿清政府創立福建船政之後,自行製造的第一艘鐵甲船。


觸發起我撰寫這篇文章的因素,是一個中國文化問題。十九世紀末期中國艦隊排水量全球第七是事實,也許,中國水兵態度懶散也是事實。過去百多年的歷史教訓我們,中國人在追求現代化的過程中,只注重外表、形式、物質,而忽略了內在、實質、心靈。裝備優良的戰艦,還需要態度嚴謹的精兵去操作哩!

過去讀中國近代史時,我見到歷史學家解釋中國為何幾乎每戰必敗,大多歸咎於統治者。例如上述的的甲午戰爭,有些論者認為原因是慈禧太后挪用水師軍費興建頤和園;中共史家評論八年抗戰,都將中國節節敗退歸咎於國民黨。然而,整體中國人的質素是更加嚴峻的問題。即使北洋艦隊的軍費加倍,抗戰時中國有多黨聯合政府,大有可能中國仍不是日本的對手。

大約二十多年前,香港經濟學者張五常舉出中國大陸一個怪現象,名叫「香山飯店症」,香山飯店由著名的美籍華裔建築師貝聿銘設計,當然具有國際一流水準。可是,中國人接手管理飯店之後,飯店卻變得破破爛爛,最要命的是,管理人員認為沒有問題:「東西用舊了當然會破爛。」現代化的酒店,還需要現代化的管理人才!

二十多年後,中國人同樣的病症只是以不同形式出現。去年我和太太到北京旅行,一個晚上,我們逛著名的王府井大街,游目四顧美輪美奐的建築物,我倆不禁為大陸快速的發展而感到驕傲。那時我們瀏覽一間有幾層樓高的書店,只見堶掘阰袘巡堙A書種繁多,令人目不暇給。但是,後來我們分別進入男女洗手間之後,還不到五秒就退出來,我們決定暫時忍耐,回到酒店再說。至於箇中細節,在此不便描述。唉!現代化的城市,還需要有現代化的市民!

由十九世紀至二十世紀,再進入廿一世紀,中國人彷彿仍舊被千年奇疾纏繞著。從前,跟不少歷史學家、哲學家一樣,我以為很多中國人的病徵是政治問題,而不是文化問題。以前香港的文化沙漠,是港英殖民地政府的短線政策造成;大陸的天翻地覆,是極左路線所致;台灣的「肢體語言」,是過去一黨獨大而導致的激烈反彈……。

然而,當同樣行為出現於北美洲華僑時,政治問題已不成理由。在紐約、三藩市等地的唐人街,都是又髒又亂;而日本城卻是井井有條,整齊美觀。我想像:當日本人參觀唐人街時,他們有什麼感想呢?他們的反應,是否有如一八九一年參觀北洋艦隊時一樣呢?

源遠流長的文化,是沈重擔子,還是豐盛遺產?是咒詛,還是祝福?是醬缸,還是寶藏?

2002.9.17

 

關於大清海軍是否在甲板上涼晒衣服,2007年1月2日黃軍先生在【澳門日報】發表了一篇題目是<為北洋水師平反>的文章,他提供了考証,推翻了北洋水師軍紀廢池的說法,以下是該文的節錄:


中日甲午海戰已一百一十二年,但國人至今未能客觀公正面對戰敗,甚至寧願接受野史和日本歪曲史實宣傳而不認眞考證,諉過於浴血中土的北洋水師,代代相傳至今,從本版過去十個月四次出現這種言論可見其流毒之深。

甲午戰前水師提督丁汝昌曾兩次率領當時震懾日本的東亞第一巨艦定遠、鎭遠號訪問長崎,對兩艦旣恐又羨的日本其後開始惡意中傷宣傳。傳聞後來大敗俄軍的日軍司令東鄕平八郞參觀後指定遠不可怕,因清兵把衣物晾曬在甲板和炮管上,炮管內積滿灰塵,證明士氣低落、軍紀敗壞、管理無方雲雲,但這些從未見於東鄕本人留下的任何文字。這一傳說最早見於一九三○年代抗戰前日本雜誌,且以第三人稱轉述杜撰又沒有佐證,目的乃打擊備戰中的中國士氣。

查十九世紀含日本在內的全球海軍都習慣在軍艦甲板和桅桿晾曬衣物,因當時艦上未有乾衣機,為防水汽腐蝕機器,軍中明令必須在甲板晾曬衣物。目前中國海軍不需緊急出動的後勤艦隻及小型戰艇仍有這一環保傳統,可是不明眞相的指責"軍紀廢弛",日人的攻心術可見一斑。

定遠艦主炮高出甲板幾米,副炮陽光難及,冒險爬上炮管曬衣物,在甲板能看到炮管積塵,皆是沒有軍艦常識的外行日本人的謊言而已,多看歷史資料便知眞偽。清軍軍紀確實一般,但不至敗壞,從倖存者、觀戰及參戰洋人記述可知恰與謠言相反,清軍專業水平、、士氣、訓練、炮彈命中率都高於日軍,無愧於英國敎官琅威理的培養,難道這是無鬥志、無軍紀的海軍所為?戰敗因素有多方面,決不能只靠日方謠言便全面抹殺廣大盡忠報國將士的功勳。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