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喬姆斯基


  • 余創豪

美國語言學家喬姆斯基(Noam Chomsky),常常批評美國政府,他對於九一一事件的評論有中文譯本,華人讀者對他應該不會陌生。作為異見分子,喬姆斯基跟前蘇聯作家索忍尼辛、保加利亞作家馬哥夫(Georgi Markov)相比,就顯得幸福得多,索忍尼辛流亡海外,馬哥夫則遭受暗殺。而喬姆斯基不需要逃亡,也不需要擔心自身安全和言論自由。喬姆斯基和他的跟隨者批評美國政府和傳播媒介鉗制人民思想、打壓少眾聲音,不過,喬姆斯基已先後出版了八十本書,筆者在很多美國書店都看見他的著作,陳列在當眼的地方。

有不少人批評他誇張報道、採用未經証實的消息。不過,喬姆斯基的言論仍有參考價值,批評喬姆斯基的人,亦承認喬姆斯基有些對美國政府的指責是事實。喬姆斯基是出色的語言學家,但作政治評論時卻沒有採用嚴謹的學術研究手法,結果造成真假資料混雜,甚至前後矛盾。筆者認為,他最大的問題,是將維護自己政治立場作為目的,維護人類幸福只是手段。

九一一之後,喬姆斯基指出:美國是「頭號恐怖主義國家」,因為他直接間接殺害無數人,喬姆斯基統計受害者數字的方法,是基於「美國支持」(US-backed)的政權之行動,包括提供武器、外交承認、經濟援助。這是十分廣泛的定義,倘若根據喬姆斯基對恐怖主義的見解(提供武器、外交承認、經濟援助的國家,需要對盟友壓迫行動負責),那麼,美國還不配「頭號恐怖主義國家」這尊號。喬姆斯基極少大篇幅地討論其它政府的問題,他經常批評美國人的雙重標準,雙重標準固然不公平,但只是以一種標準量度一個國家,在全無對手之下,美國就被封為「頭號恐怖主義國家」,這也是有問題。這個問題就是:他要支持「美國是頭號恐怖主義國家」這個觀念,要這個命題成立,就要將並非是美國造成的人權問題視若無睹。

喬姆斯基當然反對美國介入越南戰爭,和在柬埔寨扶植親美的龍諾政權,他批評美軍在越南、柬埔寨屠殺無辜人民。當時主戰派的立場是:倘若北越、赤柬獲取政權,後果會更加糟糕。一九七三年美國在反戰浪潮和種種壓力下退出中南半島,西貢、金邊被「解放」之後,相繼發生了屠殺和迫害,越南人民受不住壓迫而大舉投奔怒海,柬埔寨則發生了二百萬人死難的大屠殺。

喬姆斯基的回應是:根據【經濟學人】和【遠東經濟評論】的報導,中南半島並沒有大屠殺。占士當奴(James Donald)翻查【經濟學人】和【遠東經濟評論】,發現喬姆斯基祇是吹牛,占士當奴毫不客氣寫了一篇文章批評喬姆斯基,題目是〈喬姆斯基說謊〉。投奔怒海和赤柬大屠殺,是不爭之史實。

喬姆斯基的政治理念是:美國入侵中南半島是不義之舉,假若美國撤走而中南半島從此天下太平,那就証明自己是對的。可是,發生了投奔怒海、波爾布特大屠殺,這就令他尷尬不已了。為了維護自己的政治理論,他就要對中南半島無辜死難者之呼喊聲置若罔聞。

九一一之後美國入侵阿富汗,喬姆斯基譴責美國的行動是「滅族大屠殺」,他預計在美國的狂轟濫炸下會有無數平民傷亡,這窮國亦將會有更多飢民死亡。阿富汗戰事很快就結束,比起其他戰爭,傷亡數字並不算高,在新政府之下,阿富汗人民的生活比塔拉班政權時好很多,至少女性可以上學和工作,國際救援物資亦比較順利地分配給飢民。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喬姆斯基卻指出:雖然阿富汗並沒有馬上發生大饑荒,但饑荒不一定有即時死亡的結果,飢民可以吃草根樹皮維持一段日子,結果仍然慢慢死掉;小孩子營養不良,亦可能會在一兩年之後死去,這是「隱性的滅族大屠殺」(Silent genocide)。

喬姆斯基的政治理念是:美國對阿富汗進行「滅族大屠殺」,倘若沒有明顯的大屠殺,那就會有「隱性的大屠殺」。真正的人道主義者,會希望自己對阿富汗的預測是錯,會期望阿富汗沒有滅族大屠殺、沒有大饑荒,人民有幸福的生活。可是,喬姆斯基給我印象是,他好像很希望阿富汗發生大屠殺、大饑荒,那管是顯性還是隱性,總之他希望自己是對的。

最近我在互聯網上與一些朋友討論美伊戰爭,我十分敬佩一位反戰的朋友,他恐怕美伊戰爭會造成美伊雙方重大傷亡,恐怖分子對以色列和全世界各地加劇攻擊。但最後他說:「我希望自己是錯,我希望自己預測的東西不會發生。」

喬姆斯基強烈地反對宗教,一九九四年在某次採訪中他討論美國人熱衷宗教時說:「當人們漸漸疏離和孤立的時候,他們開始發展出高度非理性和自我毀滅的態度(highly irrational and very self-destructive attitudes),他們想自己生命中有些東西……四分之三美國人相信有宗教奇蹟,同樣那麼多人相信魔鬼存在、相信有復活、相信上帝作這件事、做哪件事,這是十分令人驚訝的。」

我自己也有宗教信仰,但是我不會說無神論者是「高度非理性和自我毀滅」。喬姆斯基批評美國政府的專橫和霸權,鼓吹對話和以和平方式解決問題,可是,倘若他成為美國總統,他會以開放態度處理國際事務嗎?我這樣說並不是「人身攻擊」,而是根據其言論態度作出心理分析。

很多人都不喜歡我的「動機論」,就是以推測作者動機來作為分析其言論的條件之一,但我卻認為「動機」是十分重要的一環,喬姆斯基的動機,是以討論無辜人民為手段,來達到捍護自己政治理念的目的,無論在越南、柬埔寨、阿富汗發生甚麼事,他都要重新詮釋事實來遷就自己的政治理論。

我直接間接認識不少學者,他們都發表過反對美國政府、反對戰爭的言論,例如歷史學家顏保(Stephen Ambrose)、哲學家獲加(Margaret Walker),但我十分敬佩他們,在言談中、在字埵瘨﹛A我感覺到他們對人類幸福真誠的關懷態度,在羅列的事實和論証堶情A我看出他們參考多方面資料、客觀公允、一絲不苟的學術精神。

在自由社會中,任何人都可以發表不同議論、聆聽不同意見,我鼓勵各位除了閱讀喬姆斯基的著作外,也參考一些其他學人的見解。

2003.3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