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飛劍」與國民生產總值的輕重

 
 

 

 

 

余創豪

 

 

中國的崛起令舉世矚目,有些評論家審慎地樂觀,例如【新聞週刊】作者法里德扎卡里亞(Fareed Zakaria),異見人仕如何清漣則抱著懷疑態度。筆者並不是政治學家、經濟學家,故此沒有能力抽絲剝繭地解讀政治符號和分析經濟數據。對我來說,審查中國進步的指標是觀察國民的衛生意識,最近,筆者發覺中國內地的廁所已經大為改善,可是,走在街上,身邊的人仍然不時「放飛劍」,每逢聽到「乞」一聲,我馬上施展凌波微步而彈開三尺,閃避隨之而來的「吐」。

其實,國民衛生意識是經濟發展、社會進步的基礎。現在海爾電器已經成為打入國際市場的中國名牌,但是,十多年前海爾執行長改革效率低落的海爾工廠時,他首先要對付的就是工人的骯髒習慣,那時候工人隨處大小便,即使張貼告示亦沒有效用,最後要組織糾察隊捉拿和懲罰「遍地開花」的工人。

柏揚批評不注重衛生是中國文化的傳統弊病,其實,文化不斷流變,往往政治領袖的作風對社會風氣起著啟導作用,由此我不禁聯想起幾件關於近代中國領導人的小事。

美國記者斯諾是毛澤東的朋友,曾經著述【西行漫記】一書,向西方人介紹懸掛在中國上空的「紅星」,他第一次跟毛澤東見面時是在陝北,那時候毛澤東一邊與斯諾談天說地,一邊解開褲頭帶,在褲腰間捉虱子,並且把吸滿了血的虱子用指頭壓碎。斯諾對毛澤東的印象是:「這個人十分瀟灑!」這段軼事為後人所津津樂道,他們認為毛澤東是不拘小節的偉人。

一九三四年,蔣介石推行「新生活運動」,但相對於宏觀的馬列主義,新生活運動的內容真是芝麻綠豆、雞皮蒜毛。例如教導人走路要挺直胸膛、推行夏令衛生運動、清除垃圾污水、滅蠅等,無怪乎馮玉祥將軍曾經批評新生活運動徒具形式。

在台灣時期,蔣介石甚至連廁所也關心,每逢他巡視軍事設施,長官便會要求士兵把衛生間打掃乾淨,而且蔣中正離開之前,任何人都不能上廁所,以免不慎留下「遺跡」。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鳳凰衛視世紀大講座講員楊奎松這樣評價蔣介石對廁所的態度:「蔣介石太注重小節,使得他事無巨細都要親自去管,這不能不影響到他的政治決斷力和軍事指揮的能力,其魄力和想像力受到明顯的局限。」

請讀者不要誤會,我並不是要將中國大陸的衛生狀況歸咎於毛澤東,亦不是要以一葉知秋的方式比較毛蔣的千秋功過。我想指出:雖然中國人不斷強調「不以成敗論英雄」,但其實暗地堣斯M逃不過「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的觀念。

一個人成為名人之後,即使不修邊幅亦會被看成優點,如果寂寂無名的筆者跟朋友交談時捉虱子、挖鼻孔、放屁、吐痰、搔癢、邊吃東西邊用手抹嘴,我相信沒有人會稱讚我是瀟灑脫俗。假設當年在國共內戰中蔣介石取得勝利、毛澤東被逼退到東北一隅,今天歷史學家可能會說:「新生活運動改變了中國人處事凌亂的作風,蔣介石十分注重個人衛生,連洗手間也要沒有味道,這種一絲不苟的精神,奠定了他日後勝利的基礎。」

筆者主張:賽前預測比賽後檢討更加重要,因著中國經濟起飛,今天仍有不少論者為中國的黑心食品、衛生問題、安全問題、質量問題辯護,但我會大膽地說:減少街道行人「放飛劍」比起提高國民生產總值更加重要。

2008.1.10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