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創豪

中國大陸的資訊流通比從前開放,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實。最近到中國搜羅影音書刊,竟然得到了一點意外收穫。在美國境內,一直以來我都想找尋一套全面介紹美蘇冷戰歷史的影音課程,可惜遍尋不獲,想不到在中國書店卻見到由北京五嶽文化、貴州文化出版社製作的光碟:【冷戰全程實錄】(以下簡稱【冷戰】)。此外,前美國總統尼克遜和前以色列總理拉賓都是頗具爭議性的政治人物,在同一書店我驚喜地見到介紹他們生平的光碟,那是由新華音像中心出版的【和平鬥士系列】(以下簡稱【和平】)。

我說這是意外收穫,因為這些影音材料展現了自己在美國國內比較少見的觀點,但我想強調,在這塈琱雯迣o些影音資源,目的不是要借用「中立者」的說話,去推銷某些政治意識形態或者歷史詮釋,即使冷戰歷史、尼克遜生平的評述是出自「第三者」之口,也並不保証這就是真實、客觀。那麼,筆者到底想表達什麼訊息呢?請讀者耐性地看下去。

美國總統制止戰爭的勇氣

【冷戰】詳細地敘述了由二次大戰結束之後美蘇決裂,至一九九一年蘇聯崩潰的歷史。【冷戰】對美國軍政領導人有許多或明或暗的稱許,在大戰期間美蘇出現裂痕時,【冷戰】指出美國總統羅斯福多次向蘇聯領導人史太林表示友好,但無奈這「良好意願」仍然無法制止美蘇決裂。美蘇同意在德國易北河會師,以當時美軍的行軍速度,美軍大可以推進到易北河以東,然後佔領柏林,但盟軍統帥、美國五星上將艾森豪遵守承諾,下令部隊自制。二戰結束之後,杜魯門總統看見歐洲哀鴻遍野,於是發起馬竭爾計劃重建西歐;蘇聯封鎖柏林之後,美國要出動飛機空降補給品予被圍困的柏林居民,但空降行動所費甚鉅,軍方提議採用陸軍護送貨車,杜魯門否決,表示不想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戰。

一九五六年發生蘇伊士運河危機,英國、法國、以色列聯合出兵攻打埃及,【冷戰】說:「美國向來有反殖民主義的傳統,艾森豪總統反對英國、法國的殖民主義行徑,而且他說得出、做得到。」艾森豪與蘇聯主席赫魯曉夫立場一致,美蘇向英法以施加壓力,令他們自埃及撤軍。

【冷戰】對甘迺迪總統的描寫也很正面,在柏林圍牆事件上,甘迺迪宣稱自己與柏林居民休戚與共;在古巴飛彈危機事件上,美國軍方力促先發制人,要馬上幹掉古巴,當時古巴已經裝置了三十八枚蘇聯飛彈,可以攻擊美國百多個城市,但甘迺迪「一個人將所有人頂下去」,最後美蘇達成協議,蘇聯撤走飛彈,美國承諾不會攻擊古巴,「而往後美國一直沒有動古巴分毫。」

神學家的歷史詮釋

其實【冷戰】以上所描述的並不是甚麼祕密,出奇的是,美國國內很多一流學者卻有意無意之間跳過那些史實。舉例說,儘管杜魯門、甘迺迪怎樣竭力制止戰爭,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神學倫理教授遐思和(Stanley Hauerwas)並不相信美國政府有和平的意願;儘管馬竭爾計劃重建西歐、艾森豪幫助埃及,在遐思和眼中,美國在冷戰的所作所為,祇是選擇哪個國家去搗亂。遐思和的說法十分典型,事實上,【冷戰】亦提到美國國內批評者質疑冷戰期間美國支持一些獨裁政權的做法,但【冷戰】只提了不到三句,並沒有概括這就是整個冷戰時期美國的一貫和全部的政策。

其實,在同一時期,甘迺迪總統要求沙特阿拉伯取消奴隸制度,他並且成立「和平部隊」(Peace Corp),幫助發展中國家建設;卡達總統則提倡人權外交,向種族主義的南非政府和多個專制政權施加壓力;印尼開始鎮壓東帝汶的時候,起初美國沒有反對,但後來終止了與印尼的軍事合作關係 。遐思和是神學倫理教授,這就是為什麼筆者一直都擔心神學家以權威口吻評論歷史和政治。

蘇聯「躍入泥潭」

 現在回頭說【冷戰】,這部紀錄片不但沒有片言隻字讚賞蘇聯領導人,而且批評之情流露於色,例如提及二次大戰結束之後,很多在蘇軍佔領區的德國士兵,情願山長水遠地跑到英美佔領區;史太林封鎖柏林、赫魯曉夫築起柏林圍牆,可是大量東德人選擇走到西德,當時離開家園的東德人,佔了人口的六分之一,【冷戰】旁述員說了幾句可圈可點的說話:「那兒生活好,人民就跑到那兒。」不過,【冷戰】也將話說回來,旁述員指出:東德人走到西德,與共產主義沒有關係,很多東德人在西德有親屬,他們只想一家團聚。不過,觀眾自然會問:為什麼西德人不會過去東德跟親人團聚?

【冷戰】又說赫魯曉夫要拉攏印度和第三世界加入蘇聯陣營是「自作多情」;在論及蘇聯入侵阿富汗時,蘇聯主席布里之列夫辯護自己是幫助阿富汗協調內政,【冷戰】形容他是「狡猾」。

當然,【冷戰】也有揭露美國的錯誤,例如美國軍方以活生生的士兵作為實驗,要他們走向剛剛引爆原子彈的中心地帶,從而觀察輻射作用;艾森豪時代美國軍事介入黎巴嫩、支持英國軍事干預約旦,【冷戰】說這是「蠢事」;至於越南戰爭就更不在話下,但有趣的是,【冷戰】只是用了不到三分鐘時間提及越爭,但卻花了整整一集半小時評述蘇聯入侵阿富汗,這一集的題目是:【躍入泥潭】,在【躍入泥潭】的結尾,【冷戰】指出阿富汗伊斯蘭民兵打退蘇軍,美國對阿富汗沒有任何援助。

但事實上,美國中央情報局的確提供武器予阿富汗民兵,德克薩斯州眾議員查里斯威爾遜(Charles Wilson)在這過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所以美國援助阿富汗抗蘇這行動,史稱「查里斯威爾遜的戰爭」。眾所周知,賓拉登發動九一一恐怖襲擊之後,一些論者認為美國活該受襲,因為在蘇阿戰爭時美國支持賓拉登。蘇阿戰爭是冷戰的轉折點,【冷戰】指出:「侵越戰爭之後,美國很快就復原過來;阿富汗戰爭之後,蘇聯一蹶不振。」【冷戰】說美國沒有援助阿富汗,也許是希望淡化美國打贏了冷戰。

沒有和平?沒有榮譽?

越南戰爭和以色列阿拉伯衝突也是美蘇爭霸戰的兩個戰場,因此可以說,【和平鬥士系列:尼克遜與拉賓】的內容也是冷戰歷史的一部分,出版社宣傳標語是:「再現美以領導人悍衛和平的印跡。」簡介中有這些字句:「尼克遜擔任總統時期,美國在對外領域方面取得了出色的成就:結束越戰、進行訪華破冰之旅、成功與蘇聯達成限制戰略武器的協議,但正是這一位受人愛戴的總統後來卻因水門醜聞而被彈劾下台 拉賓用他的生命演繹了一首感人的和平之歌,從戰功顯赫的將軍到勞苦功高的駐美大使,拉賓一生都在為實現以色列和中東的和平而勇敢戰鬥。」不過,我想將討論焦點集中在美國歷史,拉賓那部分暫且擱下不論。

【和平】詳細地描述尼克遜一生功過,【和平】出自社會主義中國的出版社,但是編者敘述在四、五十年代尼克遜活躍於反共產主義的「非美活動委員會」,卻沒有刻意醜化他,相反,【和平】說一九四七年尼克遜訪問歐洲,「戰爭給歐洲留下的滿目瘡痍的景象,深深地震動了尼克遜,回國後,尼克遜成了馬竭爾計劃最有力的支持者,這也是他處理外交事務的開始。」

【和平】稱揚尼克遜結束越戰的努力和苦心,一方面他和北越政府進行談判,保障美軍能夠安全撤離;另一方面,他大大地加強了對南越政府的援助,使她能夠負起自衛的責任。面對國內反戰壓力,尼克遜站出來向群眾解釋他的政策。一九七0年,為了迫使北越在談判桌上讓步,美國擴大戰事,結果反戰情緒一發不可收拾。【和平】說:「儘管頂著巨大壓力,尼克遜結束越戰的努力仍然在有條不紊地進行著,一批一批的美軍開始接連撤出越南。至一九七二年一月,尼克遜已經把包括地面部隊在內的四十萬名美國士兵撤出了越南 一九七三年一月二十七日,在尼克遜第二次宣誓就職的七天後,美國和越南正式簽署了巴黎和平協定。」

【和平】對於尼克遜的功過,與美國國內許多學者都大有出入。舉例說,加州大學華盛頓中心的比曼(Larry Berman)教授,便完全否定尼克遜的和平事業,尼克遜在一九七三年簽定巴黎約之後,說這協議是「帶著榮譽的和平」(Peace with honor),為了諷刺尼克遜,比曼寫了一本書,題目是:【沒有和平、沒有榮譽】,他指出:尼克遜根本就沒有意思要把美軍撤出越南,在巴黎和會他故意開出北越政府沒有可能履行承諾的條件,他期望北越毀約進攻南越,他就可以有藉口重新派遣轟炸機攻擊北越,後來尼克遜因為水門事件黯然下台,美國才沒有轟炸北越。

尼克遜的越南政策不但飽受非議,眾所周知,水門事件令他聲名狼藉,過去幾十年歷屆美國總統在卸任之後都有由政府撥款興建的總統圖書館,唯獨尼克遜沒有,在加州的尼克遜圖書館是由私人基金會支持。尼克遜在【和平】中受到高度推崇,若他泉下有知,那麼應該感到欣慰吧!

結語

筆者並不相信歷史是「公有公理、婆有婆理」,到底尼克遜是否真心要撤離越南?答案不可能同時是「是」又是「否」,我並無足夠資料,更加沒有可能親自問尼克遜(也許四十年後可以),我只能夠說:「不知道。」或者頂多說:「哪個版本可能性較大」;筆者也不相信政治學家、神學家、哲學家 有權閉門造車,可以任意地在歷史堶捫嚝雂銕蠾菑v預設立場的所謂「証據」、或者改寫歷史,甚至完全撇開事實,建立純粹理念性的學說。

筆者更加無法接受「以人廢言」的作法,例如說源自美國的右派言論就必定充滿偏見,出自中國的就不值一哂。坦白說,如果我將【冷戰】這套光碟的旁白翻成英文,然後在美國播放的話,人們可能以為這是美國右派的作品,請留意這些解釋:「美國向來有反殖民主義的傳統」、「那兒生活好,人民就跑到那兒」,這豈不像大美國主義、資本主義往自己臉上貼金的說話嗎?至於花了半小時講論蘇聯入侵阿富汗、三分鐘略略帶過越南戰爭,人們可能會以為這是親布殊政府的宣傳片。如果你認為【冷戰】過於向美國右派傾斜的話,那麼【和平】就更加是令人瞪目咋舌,在美國我從來沒有聽過人對尼克遜冠上「和平鬥士」這個雅號。整體而言,【冷戰】的歷史陳述大致上中肯,他不會因為當前布殊政府的政策,而否定了杜魯門、甘迺迪等歷代美國政府的政策;【和平】也沒有因為尼克遜在麥卡錫主義期間參與非美活動委員會、和後來的水門事件,而將尼克遜全盤否定,這種實事求是的精神,許多香港、台灣、美國的作者也辦不到。

【冷戰】與【和平】當然不能代表中國的官方立場,也不能代表主流意見,事實上,根據筆者的粗略印象,中國影音書刊對美國負面評述仍佔大多數。遐思和與比曼的觀點亦只能代表他們自己,因為美國不同觀點之間的差異幅度更加大。無論如何,筆者希望通過【冷戰】與【和平】,刺激起讀者去思考我提出的以上三點。

2006.1.16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