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策者的疏忽和反應過度  

余創豪

九一一事件,是對美國情報單位的當頭棒喝,其錯誤是低估了恐怖分子的陰謀,伊拉克戰爭結束已近兩個月,但仍未搜查出大殺傷力武器的証據,這又是對美國情報組織另一次衝擊,而這次的錯誤卻是高估了薩達姆的野心和實力。

其實,疏忽和過度反應這兩種極端態度,在歷史中屢見不鮮。一九八七年兩伊戰爭仍然如火如荼,列根政府派遣戰艦在波斯灣巡邏,以保持石油運輸不受戰爭影響。是年五月一架伊拉克戰鬥機駛近美國戰艦Stark,艦長認為來者沒有敵意,下令船員毋須戒備,誰知伊拉克戰機突然開火,結果導致三十七名美軍喪生。雖然Stark沒有沉沒,但那位艦長的前途就此沉向海底。

一年之後,美國戰艦Vincennes在伊朗水域附近遊戈,艦長下令高度戒備,忽然間,雷達顯示一架飛機駛近,艦長認為那是F14戰鬥機,鑑於一年前的Stark事件,艦長不敢大意而下令開火,結果對方機毀人亡。可是,那並非F14戰機,而是一艘載有二百九十名乘客的伊朗民航機!事後所有參與攻擊的船員都要長期接受心理輔導。

一九九四年我前往聖路易市參加決策學會(Society of Decision Making)的會議,其中一位與會者是軍事專家,我對她說:「那艘民航機是歐洲空中巴士A300,其體積比F14龐大很多,雷達應該清楚顯示那不是戰鬥機,為什麼艦長和船員竟然犯下如此重大錯誤呢?」她回答:「除了雷達之外,還有其它探測儀器和電腦分析系統,其實當時分析結果並不肯定來者何人,有沒有惡意,請注意,艦長和船員只有幾十秒時間作出決定,而這決定是關係自己的生與死。」

說遠一點,第一次世界大戰時,英美盟國誇大了德國的「罪行」,一些報道指出:德軍佔領比利時的時候,強姦比利時的天主教修女,並且以酷刑對待戰俘。當時美國基督教領袖辛地(Billy Sunday)嚴厲地指責德國:「如果你將地獄反過來,你會發現地獄底部有『德國製造』這幾個字。」可是,大戰結束之後,英美卻發現德軍並沒有強姦修女,也沒有虐待戰俘。

一九三零年代歐洲開始傳出德國迫害猶太人,但有鑑於第一次大戰時之錯誤指控而帶來的尷尬,美國政府和民間團體都低調處理這事件。歷史學家比殊諾(Michael R. Beschloss)指出:在整個二次大戰過程中,羅斯福總統都沒有強調要解放猶太人,不然的話,他可以挽救更多猶太人。這可能是羅斯福的戰略考慮,但我不知道:過度審慎是不是原因之一。

二次大戰時日本偷襲珍珠港,重創美國太平洋艦隊,這是美國軍方和情報人員種種疏忽而造成的結果。但是,在大戰後期美國卻走向另一極端,就是高估敵人戰鬥力。一九三九年,由德國流亡至美國的科學家愛因斯坦,致函給羅斯福總統,在信中他指出德國和其他歐洲科學家在原子分裂研究上有重大突破,這些研究成果可用來製造毀滅整個港口的超級武器,因此他促請美國政府盡快回應。愛因斯坦只提「港口」而不提「城市」,是因為美國內陸城市受到大西洋和太平洋保護,當時還沒有長程轟炸機或者越洲飛彈,只有沿岸港口才可能受到襲擊。起初羅斯福不重視愛因斯坦的意見,一九四一年美國參戰,愛因斯坦的警告重新受到關注,美國之所以推行研製原子彈的曼哈頓計劃,是因為情報單位認為納粹德國大有可能製造出原子武器。

其實,當時在原子分裂研究上最出色的科學家,是奧地利人麗莎蜜娜(Lisa Meitner),一九三八年德國兼併奧地利,本來德國的武器研究可以如虎添翼,可是蜜娜是猶太裔人,她被迫流亡到瑞典,失去了蜜娜的貢獻,德國原子彈研究的步伐大為放緩。在一九四○年,德國科學家海森堡(Heisenberg)嘗試採用鈾二三五來製造原子彈,可是他的方程式有太多錯誤,其實一顆原子彈只需少量鈾二三五就可以引爆,但海森堡卻以為最少需要一噸鈾二三五。換言之,德國的原子彈計劃距離成功極之遙遠。

美國向日本投擲原子彈,有政治理由,但一部分原因也是高估了日本的抵抗意志,在太平洋美軍「逐島躍進」時遭遇頑強抵抗,大多數日軍情願戰死或者自殺,而自殺式神風隊,更加令美軍大吃一驚。據估計,若採用傳統戰略去進攻日本,傷亡可能高達三十萬至一百萬人,使用原子彈好像是順理成章。其實,在戰爭末期日本已經和蘇聯談判,準備向盟軍投降。到底廣島長崎十多萬平民是否無須犧牲,已成為歷史學家熱門的爭論話題。

悲劇發生之後,常常會流傳「陰謀論」,例如當年伊朗人一口咬定那不是誤射,而是美軍故意草菅人命;有人認為羅斯福總統預早知道偷襲珍珠港計劃,只是用苦肉計來獲得參戰藉口;亦有人說九一一是中央情報局幕後策劃;也有論者指出布殊總統明知伊拉克沒有大殺傷力武器,項莊舞劍,志在石油……。

我不是政治學家,在這塈琱ㄦQ分析「陰謀論」是否真實,我姑且以一齣香港電影的故事作為結束:很多年前,李修賢主演過一齣警匪片,名為【公僕】,在一次警匪槍戰中,李修賢反應過敏,開槍擊斃了一名途人,之後被停職調查。但在另一次警匪槍戰中,他的同僚過於謹慎而反應慢了,結果被歹徒打死。經過調查之後,警方宣判李修賢無罪,可以馬上復職,但是李修賢要求繼續放假,他無奈地說:「我當了那麼多年警察,現在才感覺到,這支槍給我多大壓力。」

2003.6.29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