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重標準

余創豪

除了「為了自己利益」之外,「雙重標準」這句批評的說話,也常見於政治討論。不過,比起「為了自己利益」,「雙重標準」這批評則較為真實而具體。事實上,很多政府、個體都採用雙重標準。

美國語言學家喬姆斯基對美國政府的雙重標準,批評得體無完膚。有些批評未免是偏激誇張,但有些卻是事實。喬姆斯基指出:前總統卡達高唱人權外交,可是,在卡達任職總統期間,美國對拉丁美洲的援助,大部分都湧進極權政府的口袋堙A而這些援助並不限於經濟方面,而且還包括軍事援助;一九七八年印尼對東帝汶展開滅族大屠殺,但是卡達政府竟然銷售武器給印尼這位盟友。

從前南非實行種族分離政策,美國眾議院商討一項法案制裁南非,就是當國際貨幣基金會貸款予南非時,要求附帶南非改善人權條件,可是卡達政府上台後卻企圖否決這法案。喬姆斯基作出這結論:所謂人權問題,只是美國用來批評與自己不友善國家的武器,對於美國盟友的人權紀錄,美國則不聞不問。

雙重標準這問題,不但見與政府,也發生在個人身上。卡達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但似乎其個人生活與國事政策,卻有兩套不同的規範與價值。為什麼個人信仰之表現與國家政策之執行,會發生如此重大的矛盾呢?假若由葛培里牧師擔任總統,結果會否仍然一樣呢?美國宗教學者尼布爾說,即使是道德的個人,走在一起也會構成一個不道德的社會。然而,這悲劇可以避免嗎?

人們採取雙重標準,是因為除道德因素外,還有很多其他因素影響人們的決定。有些人批評北約制止南斯拉夫壓逼少數民族,可是俄羅斯以殘酷手段鎮壓車臣,北約卻沒有轟炸莫斯科,所以這是雙重標準。無他,俄羅斯的國力雖然已大不如前,但畢竟仍然是軍事巨人。

比方說,有一天我在街上目擊一樁搶劫案,搶匪身高五呎一吋,手持一把生蚺M,於是我一個箭步衝前,以迷蹤羅漢拳將他制服。幾天之後,我又目睹另一樁搶劫案,不過,這名歹徒身高六呎五吋,而且手持一枝麥林四十五手槍,那麼我頂多報警求助和隔街喝罵。我對兩件事的不同態度,是基於道德加上實際情況之考慮。但是,我沒有對後者動武,並不表示我對前者用武是不對。

跟人權問題一樣,許多時候所謂雙重標準,是人們用來批評與自己政治立場不同者之武器,往往批評人家採用雙重標準的人,自己也抱著雙重標準。有人曾經在互聯網上批評美國採用雙重標準而選擇性地用兵,在很多場戰爭中令無辜者傷亡,例如韓戰、越戰。唉!為什麼自己輸出革命就是仁義之舉,無辜者為革命犧牲是理所當然,而對方排拒革命,就是霸權主義、干預主義呢?

雙重標準不但見於國際政治,也可見於內政問題。美國由克林頓當政時,支持共和黨的政論家經常批評克林頓政府,一九九五年極右分子麥維克(McVeigh)炸毀奧克拉荷馬州聯邦政府大樓,一些反共和黨人士指責那些經常批評政府的人,間接助長反政府的暴力行為。資深記者班能.高柏(Bernard Goldberg)質問:在越戰期間,左派人士舉行反戰示威,同樣亦散播反政府言論,當時也有反政府的恐怖事件,為什麼左派所言所行是「言論自由」,而右派卻是「助長恐怖主義」呢?

撫心自問,自己不也是經常採取雙重標準嗎?例如從前自己學生的功課差勁,我會拍案大罵,但對自己的子姪晚輩,我只會婉轉批評。在餐廳用膳,味道稍為欠佳,我就拉長臉孔,朋友宴客、太太燒菜,不管水準怎樣,我都讚不絕口。無他,只因為親疏有別。 

2001.12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