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essay

我的美國朋友主要是年輕人,偶爾與一些美國老年人交往,由他們身上,我察驗到社會變遷之速,但這急遽的變化,還是照著盛衰起伏的規律循環。

某日我與一對夫婦去探望其八十高齡的母親,那老太太可說是一位「收藏家」,她家中的地窖裝滿了很多的醃製食品,而貯物室有如一間小鋪的貨倉,裡頭的罐頭食品,我猜可夠一年之用。

我的朋友對我說:「我的媽媽經歷了三十年代的經濟大衰退,曾經有兩次因為銀行倒閉,她的全部存款被一筆抹去,所以她養成了一種居安思危的習慣,她儲存了大批食物,以備不時之需。她用錢的態度亦不像我們,我們用信用卡買東西、貸款買車,她卻把錢積蓄起來,用現金去買車。」更妙的是,那老太太客廳中的月曆,是十年前的!她說:「日子和星期都是一樣,連假期也是一樣,為什麼不重新使用?」

但其他五十多歲的老人,卻是另外一種經歷與心態。在一九五七年蘇聯發射了第一顆人造衛星,美國為了趕上這場太空競賽,於是大量撥款去加強科學教育。在我學系中的巴斯教授,於年輕時得到大筆獎學金,結果完成了三個碩士和一個博士學位,那些獎學金除了足夠學費和生活費外,還有一大筆多餘的款額,巴斯教授把錢放在投資上,他說:「我沒有把錢還給政府,因為我比政府更有智慧去處理金錢,果然,我拿去投資之後,賺了不少。」

巴斯的年代,跟上述那位老太太的剛剛相反,美國由極衰變至極盛,人們對錢的態度,也由極吝嗇而變成極揮霍。巴斯說:「那個年代詹森總統提倡大社會運動(Great society),結果變為大花錢運動,但大舉花錢卻製造不出一個偉大社會。」

美國經濟在克林頓政府任期堶情A享受了持續了八年的強勁增長,可是踏入二十一世紀之際,美國經濟不但放緩,而且汽油價錢大幅上漲,有人問一位白宮官員:布殊總統會否鼓勵美國人改變現在的生活方式,例如節省能源?那位官員斬釘截鐵地回答:「不會!美國人的生活方式是備受祝福的。」說得直接一點:美國人習慣了揮霍,現在豈可以慳儉?儘管他是如斯口硬,假若燃油價格繼續高企,美國人仍會堅持「備受祝福」的生活方式嗎?在一九七三年發生燃油危機時,美國人還不是放棄美國大車已改買日本小車嗎?

我常聽人批評美國人好逸惡勞、中國人和日本人則勤奮節儉。其實,這並不完全是民族性,而是一般人性對經濟形勢的反應。當美國由極盛而滑落至小康時,人們對金錢物質普遍採取中庸之道,但不久之後美國人的心態又會隨著國力增減而改變。

初稿 1994 改寫 2001.5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