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煞人

余創豪


筆者曾經在<春花秋葉何時了>一文中,提及秋天的艷麗,秋季,是筆者引頸長盼的日子,但從前我對秋天卻沒有絲毫正面的印象,更遑論期待,這是因為自己受到中國文化的影響。

鑒湖女俠秋瑾在慷慨就義之前遺下這名句:「秋風秋雨愁煞人。」李煜在【相見歡】這樣寫:「無言獨上西樓,月如勾,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秋風秋雨當然常見,筆者生長在南方,從未見過梧桐樹,但因為李煜的詞,從前對秋天的植物沒有好感。

馬致遠<天淨沙—秋思>的意境更加淒涼:「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秋天的思索,就是斷腸人的愁緒。漢武帝【秋風辭】亦有異曲同工之妙:「秋風起兮白雲飛,草木黃落兮雁南歸。」

秋天也代表了衰落、遲暮。【淮南子】有云:「秋士悲,而知物化矣。」「秋士」是悲嘆年華老去的人,「物化」指人物的消亡。李白在【秋蒲歌】慨嘆:「不知明鏡堙A何處得秋霜。」「秋霜」即是白髮。還有「秋娘」一詞,是用來形容美人遲暮。

在中國文學堶惆禱D沒有對秋色的正面描寫,例如王勃的<滕王閣序>便有以下膾炙人口的名句:「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但總體來說,秋天是蕭條、肅殺的象徵。

可是,在西方人眼中,秋天所帶來的的感覺卻十分積極。英國維多利亞時代的小說家埃文斯(Mary Anne Evans,筆名艾略特George Eliot)曾經說:「美哉秋天!我的靈魂真的要擁抱它,如果我是一隻鳥,我會環繞地球飛行,尋找不斷的秋天。」英國浪漫主義詩人雪萊(Percy Bysshe Shelley)寫道:「有一種和諧,見於秋季天空的色澤。」著名的美國作家博蘭(Hal Borland)說:「秋天是成熟的顏色和成熟的時刻。」金斯利(Rose G. Kingsley)也以生花妙筆去頌贊秋天:「秋天是至高無上的榮耀,為我們帶來成果,帶來幾個月的深思熟慮、謹慎和血汗。」斯坦利霍羅威茨(Stanley Horowitz)則來一個「詩中有畫」:「冬天是蝕刻畫、春天是水彩畫、夏天是油畫、而秋天是把它們共冶一爐的馬賽克(Mosaic)。」

Lockett Aspen, Flagstaff, Arizona

但最令筆者嘖嘖稱奇的是存在主義作家卡繆(Albert Camus)對秋天的觀感,卡繆的小說充滿著荒謬與悲觀的情緒,但提起秋天時,他卻筆鋒一轉:「秋天是第二個春天,每片葉子都是一朵花。」

筆者對秋季的態度會傾向於那一類呢?不消說,讀者已經猜到是第二類。這並不是因為我崇洋媚外,在這塈琱j膽地向讀者提出一個挑戰:若果你願意由九月至十一月期間,駕駛汽車訪尋各個名山大川,然後細心地欣賞亮麗奪目的紅葉、橙葉、黃葉,我相信你對秋天的感覺會接近埃文斯、雪萊、博蘭 ……,而不是李煜、馬致遠、李白 ……

你下一個問題可能是:到那堣~可以觀賞秋天變色的樹葉呢?如果你用搜索引擎尋找全美十大秋葉名勝,你會見到許多份不同的排行榜,但有些地方會被重複地提及,例如緬因州的阿卡迪亞(Acadia)國家公園、北卡羅來納州的大煙山(Great Smoky Mountains)國家公園、肯德基州的猛獁洞(Mammoth Cave)國家公園、新罕布什爾州的白山(White Mountain),威斯康辛州、弗吉尼亞州,馬里蘭州、田納西州也榜上有名。讀到這堙A或許有些讀者會感到洩氣,那全部是美國東岸的地方,住在西南部的人,豈不是要認同李煜、馬致遠、李白?

我當然還有後着,猶他州錫安山(Zion)國家公園的秋色也很迷人,至於阿歷桑那州,也有大約五十處山野之地,在秋天時遍佈阿斯彭(aspen)、橡木、楓木的彩葉。著明登山家蜜絲(Christine Maxa)撰寫了專書介紹那些秋色山徑,筆者就是這樣按圖索驥。這些地方沒有名列十大,自然比東岸稍遜一籌,而且東岸的秋葉幾乎隨處可見,筆者曾經在田納西州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在公路旁邊飽覽秋色,但是在阿歷桑那州,你卻需要在深山中尋幽探祕。但無論如何,搜尋也是一種樂趣。

令筆者費解的是,五彩繽紛的秋色並不是西方或者美國專有,但為什麼大多數古代中國文人卻感慨秋天的蕭殺、凋零、冷峻呢?造物者繪製出「共冶一爐的馬賽克」,目的又豈會是令蒼生落寞呢?

Zion National Park, Utah

 

2009.10.19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