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創豪

眾所周知,不少白人都抱著優越感,其實,即使在白人之間,亦存著互相歧視的心態。

在過去幾百年,英國曾經成為「無日落帝國」,跟著美利堅躍升為超級強國,英語和盎格魯.薩克遜(Anglo-Saxon)文化自然如日中天。可是,曾幾何時,英語和薩克遜文化卻飽受歧視。過去,英文被視為粗俗語言,法文才算是高貴語言,一些歷史學家指出,英文地位之逐漸提高,始於十五世紀英國君王亨利五世,亨利五世向法國皇帝查理六世宣戰,佔領了諾曼第等多個地方,由於軍事上的勝利,英國人開始對自己文化語言增加信心。不過,直至十九世紀,歐洲的外交語言仍是法文。

法國人瞧不起英國人和其他歐洲人的心態,可於科學見其一斑。十九世紀時,一些法國科學家認為智慧跟頭腦大小成正比,頭腦越大,智慧越高,普遍法國人頭大,所以十分聰明。令法國人遺憾的是,後來的研究發現:平均德國人的腦袋,比起平均法國人大出一百克!

二十世紀初期,著名法國科學家杜咸(Duhem)指出:法國人善於抽象思維,英國人則重視經驗主義。言下之意,是善於抽象思考的法國人,更有能力鑽研科學理論。可惜,以理論數學來推演出萬有引力的科學家,是英國人牛頓,以抽象方程式去解釋電磁力的科學家,也是英國人麥維(Maxwell)。

在二十世紀初,當美國逐漸趨向富強時,美國人開始瞧不起一些歐洲人。當時,愛爾蘭人和東歐人在本土生活艱難,於是不少人決定到美國另闖新天地,以英國移民後代為主的美國人,看見一浪又一浪貧窮、骯髒、體弱、沒有知識的愛爾蘭人和東歐人湧過來,不禁擔心這些新移民會將國民質素拉低。

這塈睄且按下愛爾蘭人不談。在東歐人之間,波蘭人成為笑柄之代表,「波蘭笑話」(Polish joke)成為一個專有名詞,波蘭笑話的內容,都是嘲笑波蘭人很笨。直至今天,美國社會仍流傳著不少波蘭笑話,以下是其中兩個例子:

有一天,一個波蘭人進入一間商店買東西,他對店員說:「我想買波蘭香腸。」話口未完,店員已經笑得前翻後仰,波蘭人當然大為光火:「我已經受夠了波蘭笑話!波蘭香腸有甚麼可笑?意大利人吃薄餅,德國人吃鹹豬手,你會取笑他們嗎?」店員收起笑聲回答:「不會。」波蘭人悻悻然地質問:「那麼你在笑什麼?」店員說:「這堿O五金工具店。」

前美國總統克林頓曾經訪問波蘭,一個不喜歡克林頓的美國人說:「波蘭電台將要播放美國笑話。」他的意思是:波蘭笑話還不夠搞笑,波蘭電台要以更可笑的克林頓為笑柄。表面上這笑話是針對克林頓,但亦間接顯出了波蘭笑話深入美國民心這事實。

像法國人般利用嚴肅學術來貶低人家,或者是如美國人般利用詼諧笑話去侮辱他人,固然不是好事。可是,想深一層,這又何妨呢?比起希特拉對猶太人的滅族大屠殺、土耳其人對希臘人的民族大清洗,以上那些所謂岐視根本就是茶杯堛犖宋活C任由法國人說什麼,仍無礙英國學者為人類科學建樹;管美國人說什麼,在美國境內的波蘭裔人仍然可以自由地發展,而現任天主教教宗正是波蘭人。

2002.6.24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