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一體化會  
  造成單一文化嗎? 

余創豪

全球一體化,正以子彈火車的速度,在歷史軌跡中高速邁進。可是,反對全球一體化的聲音亦日益加劇。全球一體化帶來的憂慮,不單是可能令貧富懸殊的鴻溝加深,而且可能令全球伏在強勢的西方文化,特別是美國文化之下,人們不斷質疑,世界應否被一種文化模式主宰。這篇文章的主旨是從文化角度分析全球一體化,經濟問題將會另文討論。

首要問題是:古典西方文化和當今美國文化,是否一種缺乏多元性的文化呢?讓我們先看看西方文化,西方精神文化有兩大支柱,一是希臘 – 羅馬古典傳統,二是猶太 – 基督教信仰傳統。前者孕育了西方的科學精神,後者培養出倫理規範、經濟發展,而兩者之匯合,創造出民主制度。限於篇幅,我只能蜻蜓點水式地介紹這些文化的多元性和世界性。

古典西方文化

先談談希臘思想,希臘文化發源於地中海一帶。宗教學家撒姆耳遜(Norbert Samuelson)指出:「歐洲」是一個十分後期才出現的觀念,在公元前,「地中海」才是文化區域的觀念。馬其頓大將亞歷山大遠征四方,在四處都有城市紀念他而命名為亞歷山大,而埃及的亞歷山大圖書館,是當時人類文化的精華。事實上,一九七零年代之前,美國政府仍然將希臘當為中東一部分。

羅馬帝國繼承了希臘文化,羅馬是橫跨歐亞非三大洲的超級大帝國,隨著羅馬之影響力,希羅文化混合體傳播到地中海東岸、西亞洲、土耳其、北非、敘利亞的安提阿,天主教著名教父奧古斯丁對後世教會影響甚鉅,但他是非洲人,而不是歐洲人。以下一點十分重要:希臘羅馬文化並不是單向地傳播,它們在歐亞非各地攝取不同文化,而歐洲以外的許多文化,亦吸納部分希羅文化,使之成為自己一部分。

在中古時期,伊斯蘭世界將希臘古典著作逐漸翻譯成阿拉伯文。當西羅馬及東羅馬帝國相繼淪陷之後,希臘文化一度被歐洲人遺忘。在中古時期,伊斯蘭世界反過來將希臘文化再傳給西方。換言之,伊斯蘭文化亦曾經向西方取經,而西方也曾求教於伊斯蘭。伊斯蘭世界學習希臘文化時,將天文學、光學、數學、煉金術(化學之前身)發揚光大,例如希臘數學的三角學中只有Sin一項函數,其它函數如 tan、cos,都是後來由阿拉伯數學家加上去的;希臘數學只有幾何學,代數則是由阿拉伯人發展出來。在十二世紀時,西班牙人翻譯了很多阿拉伯人的著作,以補充「拉丁(羅馬)文化的貧乏」,有些西班牙人著書立說,也要加上阿拉伯文來自高身價。十二世紀時,在意大利西西里島,拉丁文、希臘文、阿拉伯文三語並用。阿拉伯文化對西方文化的影響,今天仍可隨處見到,英文中許多以Al為開首的字詞,都是源自阿拉伯文,例如代數(Algebra)、數學程式(Algorithm)、鹼性(Alkaline)……。

科學歷史家片西比(Laarence Principe)認為:拉丁文化、希臘文化、阿拉伯文化,都繼承了同一古典文化遺產。撇開阿拉伯文化,西方文化就沒有什麼意思了。哲學家卡薩(Michael Tkacz)指出:中國文化或印度文化,都沒有希羅文化有那麼豐富的種族、語言多樣化。簡單地說,希臘文化是世界性文化,而不只是歐洲文化、西方文化。

猶太教與基督教傳統

現在再說猶太教與基督教傳統,眾所周知,猶太教的發祥地是迦南(現今的巴勒斯坦),而不是歐洲,無疑,天主教和基督教神學主要是在歐洲發展,但在其發展過程中,卻揉合了多元性的希臘哲學思想。在二十世紀初之後,基督教神學已不再是白種人思想史,隨著基督教全球性的傳播,與不同文化、社會政治環境相遇,基督教思想逐漸走向高度多樣化,例如單是基督新教已有二萬個宗派,而拉丁美洲的解放神學、南韓的民眾神學、由馬丁路德金牧師、南非杜圖主教而帶出來的黑人神學,都不再以西方白人文化為皈歸。

其實,指責西方文化侵略,是值得商榷的說法。現代西方社會對外來文化都十分包容,加上現代社會移民風氣日漸提高,西方文化變成具有高度多元性,例如荷蘭鹿特丹的人口,有一半是伊斯蘭教徒,法國也有五百萬回教徒,而在美國,伊斯蘭已成為第二大宗教。穆斯林世界認為在西方國家傳教並不算是「文化侵略」,但反過來他們堅拒其他宗教的「侵略」。在第一次波斯灣戰爭時,雖然沙特阿拉伯容許美軍進駐本土,但是沙特阿拉伯不准美國人帶三種東西進來:酒精、色情刊物、聖經!

美國文化

至於美國文化,就更加具有世界性和多樣性,眾所周知,美國是移民「大熔爐」(melting pot),不錯,開國時的十三州是由英格蘭裔移民組成,但隨之而來的移民,有法國裔、德國裔、俄羅斯裔、愛爾蘭裔、波蘭裔、義大利裔,在二十世紀後期,非歐洲裔移民的數字,已經遠遠超過歐洲裔移民,而人種更囊括幾乎全世界每一個家、每一民族,這些移民逐漸地為美國文化輸入新血,例如在加州洛杉磯和德州侯斯頓,西班牙裔居民人數已經超過白人。有趣的是,有些文化社群,比自己祖國的還要龐大,例如在美國的猶太人數目,高於以色列的猶太人;在美國的愛爾蘭裔人數量,超過英倫三島的愛爾蘭人。

印第安文化和黑人文化,在美國亦有悠久歷史。中國哲學家王曉陽對文化之融和素有研究,王教授認為:文化互動的結果往往是轉型而非消亡,在香港浸會大學的一次訪問中他指出:「黑人、印第安人在美國的地位也有提高,而且文化不應只在政治層面,黑人的觀念、美學等已融入美國文化,有了新的基因。」舉例說,在我所居住的阿歷桑那州裡面,有許多公共設施都有印第安文化色彩的設計;而黑人靈歌已成為美國音樂一部分。王曉陽的觀點,跟哲學家兼歷史學家威爾杜蘭(Will Durant)的見解十分接近,杜蘭也認為:很多古文化並沒有消亡,祇是借了另一形體再現,例如羅馬繼承了希臘文化,羅馬文化則演變為後來的歐洲文化,而近代美國則移植了歐洲文化。

十多年前當和路迪士尼進軍歐洲市場時,法國人表示反感,認為這是文化侵略。一位美國報章評論員回答:和路迪士尼的童話,多數是歐洲民間傳說,例如【美女與野獸】是法國童話故事;又如很多年前,在一齣講述英國民族英雄查理歌頓(Charles Gordon)的電影堶情A飾演查理歌頓的演員是美國人,有些英國人表示不滿。這令我想起威爾杜蘭所說的美國化了的歐洲文明。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呢?

在一九八零年代美國企業面對日本的挑戰時,紛紛向日本學習管理方法和生產技術。前美國通用電氣公司總裁傑克威路斯(Jack Welch),不諱言自己一些管理方法是 NIH,意思是「並非源自本地」(Not Invented Here),其師傅就是日本人。美國企業是名副其實的跨國企業,企業控制權跨越文化,例如哥倫比亞電影公司的幕後大老闆是日本的新力公司,三大汽車廠之一的佳士拿,其「另一半」是德國的平治汽車公司,許多美國傳播媒介,都是由澳洲裔報業大王梅鐸把持。

結語

其實,文化整合是去蕪存菁的過程,並不是文化中每個部分都有必要流傳下去,強勢文化中亦有很多「失傳」的東西,例如在二十世紀初期,美國女性喜歡戴以羽毛為裝飾的帽子,於是獵人大舉捕殺飛鳥來撥拔取羽毛,後來環保意識抬頭,這種戴羽帽的風氣便成為歷史陳跡。

總括來說,以為全球一體化將會以一種文化模式取代其他文化,看來並沒有很強的根據。第一,古典西方文化是世界性文化,而不只是歐洲文化。第二,猶太基督信仰傳統是世界性宗教,而不是「洋教」;第三,由美國的「大熔爐」經驗來看,即使存在著強勢文化,這並不表示其他文化就會完全湮沒。只要是優良文化,如日本管理技術、德國哲學思想、法國視覺藝術、義大利歌劇……,即使隔著太平洋和大西洋,也可以乘風而至。

2003.6.28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