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知與自大

余創豪

讀世界近代史時,常為中國人的無知而嘆氣。清朝在康雍乾三代時是盛世,但康熙帝在雅克薩打敗俄軍後,竟然在談判中胡里胡塗送去大塊土地;乾隆帝與俄國訂下「恰克圖互市」條約時,說「天朝物產豐盈,無所不有,原不需借商事以通有無……今乃示惠遠人。」當西方人以堅船利砲叩開中國之大門後,中國人對外面世界之認識仍是少得可憐,例如以為英女皇吃嬰,洋人腿直不能彎曲……等等。但曾幾何時,美國人卻也成了世界知識的文盲。

一九八八年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研究所邀請一位著名中國新聞工作者演講。講者指出雖然美國人的教育水準水平均來說比中國的高,可是中國人比美國人更關心自己國家和全世界的命運。他又批評美國的新聞界,把中國放於無關痛癢的位置。美國人普遍不關心自己的國家及外面的世界,這已不是新聞。但新聞學者巴斯查(Butscha)指出:在二次大戰以前,美國對亞洲很有興趣,那時美國人視中國為十分重要的。

我相信巴斯查所說的是千真萬確。二次大戰始於何年?以西方為本位的人會答是始於一九三九年德國入侵波蘭之時,很少人具有四十年代美國駐外記者杜蒙(Desmond)的見解:「日本在一九三一年攻下東三省,進而將其侵略推廣至全中國,這毫無疑問是二次大戰的起點。」

我曾翻閱一九三零年代的「基督教科學箴言報」(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之微型膠卷,發現當中之中國消息,比今天的「基督教科學箴言報」多出許多許多。

上學期因功課之需要,我作了一個「學生對中國消息之關注程度」的調查,調查樣本是五十個三、四年級、不同學系的學生。我在問卷中設了二十九條問題,其中九條是問及他們留意中國的消息之程度,結果是只有八個人曾經修讀與中國有關的課程,有十七人曾讀有關中國的書籍。

問卷中餘下的二十條問題是一些關於中國的常識、時事和歷史題,如:「中國人口有幾多?」「什麼是四個現代化?」「中國的首都在哪堙H」有很多問題是與美國有關的,如:「尼克松在哪一年訪華?」「中美在哪一年建交?」結果平均答對的題目只有六點一條。當然,不少華人也對美國所知甚少,但注意這項調查的對像是未來的社會棟樑 -- 大學三、四年級生。

無知並不是什麼過錯,無知可以是一種可愛的單純,而且在今天資訊爆炸的時代,人根本不可能博古通今。可是,無知而又自大,又要當世界的領袖,是令人難以忍受的事情。有一次一位教授在堂上跟學生討論美國在全球駐軍的問題,一位學生認為有些國家如日本、德國,已經富裕得可以自行負擔防衛。那位教授說:「但它們沒有像美國 IBM、NCR 般的跨國企業。」簡直是胡說八道!事實上日本在全球的投資已高達四百億美元。

另一位教授教「中國傳媒」這一科時說:「鄧小平在八五年再度成為中國總統,厲行四個現代化,所謂四個現代化,是社會、政治、經濟及文化方面的現代化……」我沒有在堂上更正他,以免影響自己的成績。

又如美國人常以日本的空手道來概括亞洲的武術,我常要費一番唇舌去解釋什麼是功夫、什麼是空手道、什麼是跆拳道。最近我看了一齣美國武打電影「不退不降」(No retreat, no surrender),這部片子的內容是李小龍的鬼魂教導一個美國青年習武,但李小龍竟然被稱為「空手道傳奇人物」及「Lee sensai」,「Sensai」是日文「老師」的意思,拍了反曰電影「精武門」的李小龍,若泉下有知,不知有何感想?

在教育及傳媒發達的美國,無知的理由只有是懶惰與自我中心。

(原載於澳門日報 1989.1.31)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