颶風艾克個人選擇

 
 

余創豪

 


前幾天颶風艾克(Ike)吹襲美國德克薩斯州,相對於總統大選、華爾街股市暴瀉,這並不算是大新聞,不過,文人的性格就是喜歡小題大做。那麼,你以為今次筆者會說甚麼呢?

在艾克登陸之前,當局已經三申五令,敦促德克薩斯州居民撤離風暴範圍,但仍然大約有二千人選擇留下,結果當局出動海陸空救援人員,逐家逐戶搜查,將這二千人救出,可惜已有四名德克薩斯居民罹難。早前不願意撤退的人事後搬出各種理由,例如某人說:「我們知道颶風會來臨,但沒有想過情況會如此糟糕。」

到底人們是否有權利選擇停留在災區呢?災難發生之前,政府有沒有權力強迫他們離開呢?發生之後,政府又有沒有義務拯救他們呢?這是倫理學家、法學家、公共健康學家爭論不休的題目。無論如何,美國的個人主義,是這些問題的產生因由。

這並不是美國西南部首次受到颶風嚴重侵襲,讀者還記得二零零五年新奧爾良的卡特里娜嗎?無論是災前防範、災後救援,都可謂一塌糊塗。【美國新聞及世界報告】雜誌曾經指出:跟新奧爾良一樣,荷蘭整個城市亦是在海平面以下,但很多年之前荷蘭已實施了一套有效的防禦系統,那作者婉轉地說:荷蘭的方法沒有轉移到新奧爾良,是因為不適合美國文化。一位法律學家在一場名為<雙城記>的演講中,比較了二零零三年加拿大多倫多市怎樣控制「沙士」瘟疫與新奧爾良對卡特里娜的應變措施,他說多倫多市十分成功,在三個月內人們自願地接受隔籬,這是社會凝聚力的結果;相反,新奧爾良則陷於分崩離拆的混亂。一位葡萄牙學者稱讚多倫多市是「聰明城市」的典範,那位學者亦有提及新奧爾良,言下之意,似乎那是「不聰明的城市」。多倫多市模式能否套用在美國呢?我恐怕這又是不適合美國文化。

美國文化極之排斥「家長主義」(parentalism),例如電單車鐵騎士不願意穿戴頭盔,理由是不喜歡政府扮演家長的角色,許多人認為一個有判斷能力的成人,可以自由選擇做任何事情,即使可能有極壞後果,只要這後果不影響他人就可以。其實,嚴格來說,世界上很少事情絕對是只有影響個人的後果,倘若有人拒絕離開風災範圍而受傷,那些人的醫療費用便需要由整體社會承擔,再假設傷者無法復原而失去工作能力,政府便要照顧他們一生。更重要的是,那些救援人員要冒險進入災區挽救他們,最近香港有兩名消防員殉職,試想像:假設有人選擇留在起火地點而迫使消防員衝入火場,那麼死者家屬又有何感想呢?

兩個月前,筆者與內子遊覽死亡谷國家公園,其中一段路沒有鋪設柏油,我們問管理員駕駛小房車能否到達目的地,她回答:「一定要使用四輪驅動車,如果你一意孤行而在堶惆困,你當然可以打手提電話向我們求救,拖車費是一千美元。」相信讀者已經猜到我說這故事的用意是什麼,那二千名被拯救出颶風區的災民已失去家園,照道理一般人不應該對他們說落井下石的話,不過,筆者不是一般人,我認為政府應該向他們每人收取一萬元拯救費。

筆者知道很多美國人都不喜歡聽我的言論,但這不打緊,這篇文章是用中文寫的,美國人當然有權選擇不學習外語,不理會外國輿論怎樣看美國。

2008.9.15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