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創豪

倪匡曾經撰寫一部以南京大屠殺為題材的小說,題目是【鬼子】,他說原本構思在小說中加入日本鬼子殘害中國人的細節,但最後「不忍心」下筆。寫這篇文章時,我亦有類似感受,但無論如何,最後我仍然克服了思想掙扎,「忍心」下筆,寫這篇關於異端裁判所的文章。未滿十八歲的讀者,請不要閱讀本文。

最近加州聖地亞哥市布波亞公園(Balboa Park)舉辦了一個關於異端裁判所的展覽。歐洲的異端裁判所(inquisition)源於十三世紀,目的是對付威脅天主教的異端,以組織而言,異端裁判所有兩個中心,一在西班牙,一在羅馬。但異端裁判所並不單指一個地方組織,而是指一種司法程序。十三世紀末期,歐洲仍然政教合一,在西班牙和羅馬以外許多歐洲國家,都有方濟各修會和道明修會的教士,專門協助各地君主裁判異端。有些君主甚至索性奉天主之名,自己對人民施行各種酷刑。

布波亞的展覽確是令人觸目驚心,我無法想像,為什麼有人可以設計出那麼殘酷的刑具。其中一種刑具是尖椅,犯人被鎖在上面,雙腳懸著沉重的金屬或者石頭,在地心吸力拉扯下,犯人漸漸裂肛而死。


本文插圖攝於亞歷桑拿州文藝復興節,而不是布波亞公園。在模型中,犯人被鎖在尖椅上面,雙腳懸著沉重的石頭,在地心吸力拉扯下,犯人漸漸裂肛而死


有一種刑罰是將犯人倒吊起來,跟著由兩腿之間開始,將犯人鋸成兩邊,多數犯人在受刑時仍然清醒,即使鋸到心胸部位仍有知覺。有一種刑罰是將犯人綁在大車輪上,在車輪下面燒起烈火,或者放了尖刀,車輪轉動時,犯人被慢慢地烤熟,或者慢慢地被削肉。有些犯人被困鎖在一個動彈不得的牢籠堙A行刑者將熱油滴下犯人頭上,往往犯人因此而神經失常。有一種懲罰是將犯人綁在椅子上,跟著以尖錐鑽入他的後腦,二十世紀中期至末期,西班牙佛朗哥政權仍然採用這種酷刑,一九七 五年之後西班牙步向民主化後才取消它。可是,一九七五至七九年,波爾布特在柬埔寨再引進這「西方文明」。


有一種刑罰是將犯人倒吊起來,跟著由兩腿之間開始,將犯人鋸成兩邊,多數犯人在受刑時仍然清醒



有一種刑罰是將犯人綁在大車輪上,在車輪下面燒起烈火,或者放了尖刀,車輪轉動時,犯人被慢慢地烤熟,或者慢慢地被削肉。



有一種懲罰是將犯人綁在椅子上,跟著以尖錐鑽入他的後腦,二十世紀中期至末期,西班牙佛朗哥政權仍然採用這種酷刑


有些刑罰不但痛楚,而且具有侮辱性,例如有些特製的鉗子,用來將女犯人的乳房拔掉,有些工具用來插入女性陰部,跟著在媄隡絮},令她爆陰而死。有些刑罰是活剝皮、四馬分屍,總括一句,是極盡殘酷、侮辱之能事。

令我不解的是,行刑者都是天主教教士、或者是天主教徒。孟子說:「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宰雞殺鴨我也下不了手,為什麼宣揚「神愛世人」的教士,竟然可以對人如此殘酷無情?「人都受時代局限」,這是老掉牙的話,然而,難道一句「時代局限」,就可以將血淋淋的惡行「解釋」嗎?若果人真的只是時代文化的產物,那麼幾千年以後人們應該仍然重覆同樣行為,但是,時代不斷進步,人可以反省、可以醒覺、可以「今是而昨非」。


這種刑具名叫 rack,是一種巨型的爪,曾經在英國使用,受刑者皮開肉裂,一五八年 Thomas Wyatt 被判為異端而受此刑罰。


看完展覽之後,我問自己:「如果我生在中世紀,如果我看見那麼可怕的酷刑,我會相信上帝嗎?」隨後我知道,這問題其實不是問題,因為在中世紀我並沒有選擇,若我不是「信仰純正」的基督徒,我就是異端,我就是被綁在尖椅、大車輪上的犯人。

幾年前,一位朋友看了一輯南京大屠殺的照片後,她說:「怎麼可能沒有地獄?」她的意思是:很多日本軍人在今生逃之夭夭,沒有地獄就太不公平了。離開展覽場後,我也輕聲說:「怎麼可能沒有地獄?」

2003.9.6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