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切娜明天會更好

 
 

余創豪

卡切娜(Katrina)颱風吹襲美國路易斯安娜州所造成的嚴重破壞,相信讀者已經從傳播媒介中獲悉詳細的報道,然而,比起物質破壞和人命損失,有些傷害卻可能會帶來更長遠的後遺症。首先,美國的國際形象已經再三受挫,一份法國報章指出:新奧爾良多數受害者是黑人,政府救災緩慢,這顯示了美國是一個種族歧視的國家。有線新聞網絡(CNN)黑人評論員華生(Carlos Watson)認為:卡切娜將會深遠地改變了美國政治的趨向,對於美國黑人來說,卡切娜就有如一九九二年的金恩(Rodney King)事件和一九五五年的兆爾(Emmett Till)事件。金恩因為醉酒駕車而被幾名白人警員毆打,但那幾名警員被判無罪釋放,此事件令洛杉磯的黑人社區民怨沸騰,結果爆發了幾天大規模暴動;兆爾是一名十四歲少年,他曾經向一位白人女子吹口哨,結果被那名女子的丈夫毆打致死。卡切娜再次提醒了黑人:在政府眼中,他們並不具有跟其他人一樣的人權。

黑人民權領袖杰克遜(Jesse Jackson)牧師亦發表了類似以上的言論,譴責政府因為種族歧視而不理黑人的死活;歷史學家威金斯(Roger Wilkins)指出:非洲裔災民在這次風災的遭遇,就好像百多年前淪為奴隸的慘痛經歷。曾經角逐總統候選人的議員候活甸(Howard Dean),說種族和膚色決定了誰會在水災中生存。

當然,不少重量級的白人新聞評論員對以上言論提出反駁,不過,在這塈皕Q引述一位不見經傳的學生,他在亞歷桑那大學的學生報發表了一篇題目為〈消除種族神話〉的評論,主張不能利用卡切娜在種族問題上大做文章、加深仇恨。他分析了新奧爾良市黑人社區貧窮的原因,例如缺乏上進心、自信心,故此發生災難時他們缺乏應變能力,他說真正的問題並不是美國並沒有向黑人表達善意,而是黑人從來沒有以表現進步去回報善意。他這樣寫:「美國可能有很多缺點,但相對世界上其他國家來說,美國給予每一個人最多機會去爭取成功,無論你是什麼種族…美國充滿無限的樂觀主義,如果今天事情不如意,明天會更好…少數民族,特別是黑人,應該注目於明天的應許,而不是昨天的痛苦。」

這篇文章特別之處不在乎其內容,而是在於作者。該文的作者名叫 Nishant Bhajaria,他是一名印度裔電腦系學生。

我不知道其他少數民族會怎樣看Nishant Bhajaria 這位「局外人」、「第三者」的評語,也許,那些國會議員、歷史學教授、有線新聞網絡評論員並不會將一篇學生報刊的文章放在眼內。

由這篇評論,我不期然地聯想起另一位印度人 Dinesh D’Souza,他是史丹福大學研究員,在某個公開論壇,他曾經跟上述那位民權領袖杰克遜辯論美國是否一個種族主義的國家,杰克遜當然認為是,Dinesh D’Souza 反駁:自己和杰克遜已經是反証,若果美國是種族主義國家,那麼他們自己又怎麼可能攀升到今天的地位。在其名著《種族主義的終結》堶情AD’Souza 細心地剖析:一些看上去似乎是種族歧視的行為,其背後動機未必是關於種族和膚色,例如在某些罪案率偏高的城市堶情A很多夜更的士司機看見黑人截車都只會飛馳而過。事實上這是違法行為,法令規定的士司機不能夠因為客人的膚色而拒載。有趣的是,很多拒絕停車的司機都是黑人,他們說自己情願被罰款,也不願意冒上令太太成為寡婦、子女變成孤兒的危險。D’Souza 指出:的確,的士司機有極高傷亡率,而往往劫匪都是黑人。如果你認為D’Souza 以上言論是煽風點火的話,那麼他另一本名著《為什麼美利堅偉大?》就更加充滿爆炸性,在這本書中D’Souza 強調:比起其他國家,美國更能夠「給予人機會去譜寫自己的人生樂章」(write their script of their own lives),那些批判者無非尋找藉口,掩飾自己的失敗。

Bhajaria D’Souza 都身在美國,但另一位印度裔人士 Kishore Mahbubani 則算是名副其實的局外人、旁觀者,Mahbubani 是前新加坡駐聯合國大使,雖然他對美國的對外政策有很多批評,但他稱讚:「比起所有其他社會,美國對全世界有更多貢獻…美國與全球億萬人分享的最佳禮物就是希望,美國告訴全世界人民自己命運並不是由出生一刻注定…美國向全世界顯示出任何人都可以成功。」

在這篇文章連續徵引三位印度人的言論,並不是筆者對印度人情有獨鍾,也不是要借印度人宣揚大美國主義,而是他們三位所說的話,引發起筆者連番沈思。論膚色,印度人並不比黑人、巴基斯坦人白淨;提起歷史,印度曾經長時間受英國帝國主義、殖民主義的迫害,其歷史傷痕並不下於黑人和其他第三世界國家的人民。然而,筆者所接觸的印度人卻極少背負著「種族主義情意結」、「受迫害情意結」,相反,他們傾向於接受樂觀主義、「明天會更好」、「譜寫自己人生樂章」等生命態度。

若卡切娜風災與金恩事件、兆爾事件畫上等號,我恐怕卡切娜所摧毀的不單是房屋、土地、財產,而是消滅了明天的盼望、雨後的彩虹、航行者的穩舵、耕耘者的種子。

2005.9.21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