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羅蕾萊的歌聲

余創豪


納粹科技移交日本:電影情節與歷史雷同

最近觀看了一套幾年前面世的日本舊電影,片名是【毀滅號:伊507】,電影述說二次世界大戰接近尾聲時,納粹德國將一艘最先進的潛艇給予日本,在潛艇上面有一名改造人,名叫魔女「羅蕾萊」,這部電影描述納粹德國殘酷地拿生人做實驗,經過科學家改造之後,魔女羅蕾萊具有類似聲納的特異功能,可以準確地探測到敵人船艦的方位。美軍在廣島和長崎投下兩枚原子彈之後,準備向東京投擲第三顆原子彈,於是毀滅號駛向儲存原子彈的天靈島,突破了美國太平洋艦隊的防線,然後消滅了攜帶原子彈的B-29轟炸機。

「羅蕾萊」的名稱是源自一個日耳曼的神話故事,傳說在萊茵河畔,一個美麗的少女經常用優美的歌聲引誘航海家,無數船隻在誘人的旋律下失去控制而沉沒。在電影中魔女羅蕾萊也是很喜歡唱歌,美軍艦隻在被毀滅之前便會聽到動人的歌聲。

以上情節當然純屬虛構,但卻跟真實歷史竟然甚有雷同之處,真是實屬巧合。的而且確,二戰末期德國準備將一艘潛艇交給日本,潛艇中還有兩名隨行的日本軍官,這艘潛艇非常特別,它比德國海軍一般的 U-boat 大三倍,潛艇運送的東西包括 V2火箭、三架拆開的實驗性噴射機、一百二十五磅「鈾二三五」,那就是製造原子彈的原料。納粹德國曾經嘗試研製原子彈,但主持計劃的科學家海森堡在理論上出錯,研究一直停滯不前。納粹德國預料到自己撐不下去,於是乎將尖端科技轉移到日本,讓日本繼續作戰。但潛艇啟航之後,納粹德國已經投降,所有德軍都接到命令要向盟軍棄械。

當時潛艇中一部分德國軍官主張漠視命令,把潛艇駛往同情納粹主義的阿根廷,那兩名日本軍官當然堅持潛艇應該繼續向日本邁進,但艦長決定扯白旗,但向誰投降呢?他認為蘇聯會對戰俘異常殘酷,而英國對德國狂轟濫炸,所以他對英國人亦極之反感,例如德累斯頓在三千九百噸炸彈下被夷為平地,最後他將潛艇及攜帶的科技交給美國。自此之後,那一百二十五磅「鈾二三五」便下落不明。投下廣島的原子彈用了一百四十一磅「鈾二三五」,當中是否含有德國潛艇的鈾,那真是耐人尋味了!

假若當時那艘德國潛艇到達日本,那麼歷史會變成怎樣呢?可能有人說:這絕對不會扭轉局面,以那時候的日本科技水平,他們絕對沒有可能接手發展V2火箭、噴射機,更遑論原子彈。筆者認為這可能不盡是這樣,在二次大戰初期,日本的零式戰鬥機的戰鬥力遠遠超過英國的逆火式戰機與美國的F4F野貓戰機,縱使日本人無法使用鈾二三五,他們還有能力改良戰鬥機,如果神風特攻隊所駕駛的是噴射機,那麼美軍傷亡將會更為慘重。無論如何,我們會感到慶幸,因為最終這些毀滅性的武器沒有落在錯誤的手。

但從另一角度來看,所有人類的手都是錯誤的手,揭開自然界的奥秘,掌握著改變人類命運的力量,這是何等充滿吸引力的呼召,但這誘惑就好像魔女羅蕾萊的歌聲,直至沉下海底的一刻,聽眾還是如痴如醉。

變蠅人魔與居里夫婦

提起原子彈與大殺傷力武器,便不得不談及皮埃爾居里先生與居里夫人,居里先生是第一個發現核子能量的科學家,他確定了「鐳」能夠持續地排放出的能量,而且居里夫人則發明了「放射性」(radioactivity)這個詞語。一九零三年他們榮獲諾貝爾獎,但在兩年之後居里先生才到瑞典皇家學院發表得獎演說,為什麼呢?因為居里先生在實驗中不斷地接觸放射性元素,導致身體健康嚴重受損,他的朋友說居里先生的手指變得紅腫,所以延誤了其演說。一九零六年居里先生在車禍中不幸喪生,其實即使沒有發生車禍,居里先生亦不會久於人世。居里夫人繼承其亡夫遺志,繼續研究放射性元素。一九三四年居里夫人在巴黎死於輻射中毒,可以說她被自己的實驗殺害。筆者年少時在學校中接受關於居里夫婦的資訊,都是充滿英雄主義的色彩,例如居里夫婦為科學犧牲,X-射線造福全人類。

但另一方面,現在筆者認為居里夫婦的理念也隱含著悲劇性。我聯想起一齣名叫【變蠅人魔】(The fly)的科幻電影,在這部電影堶情A一名科學家希望發展出一種機器,可以將任何東西拆解成粒子,然後輸送到另一個地方重新組合,那位科學家將自己當作實驗品,但是在輸送過程中卻錯誤地將自己的細胞組織和一隻蒼蠅混和,結果變成了半人半蒼蠅的怪物。

以上所說是科幻電影,但在現實中居里夫婦受到的身體折磨又豈會比變蠅人魔少呢?到底是什麼力量,令居里夫婦情願擁抱死神也要研究放射性物質呢?也許是魔女羅蕾萊的歌聲。揭開宇宙神祕的面紗,掌管著人類前途的鑰匙,這是科學家夢寐以求的心願,一九零五年居里先生已經病入膏肓,但他的演講卻仍然表達出盼望,他認為:「如果鐳落入犯罪分子手中,那可能非常危險,問題是:我們怎可以知道,明白了大自然的秘密之後,人類會從中獲益,這種知識不會構成危害。我相信 ……新發現對人類利大於弊。」

曲終人散

居里先生以為「鐳落入犯罪分子手中便可能非常危險」。其實,具有毀滅能力的科技,未必一定在錯誤的手才變得危險,許多科幻電影都沿用這橋段:一個充滿理想的大魔頭計劃採用核子彈或者其他大殺傷力武器,去消滅大部分人類,讓地球有一個新開始,【鐵金剛勇破海底城】、【鐵金剛勇破太空城】的劇情就是這樣。【毀滅號:伊507】亦有類似情節,在片中一些日本軍官跟美軍合作,他們覺得原子彈毀滅東京未嘗不是好事,這樣日本可以切斷過去而再出發。羅蕾萊的歌聲是何等動聽!

以上這種心態並不全然是天方夜譚,上世紀七零年代美蘇冷戰達到高峰,整個地球有可能在核子大戰下變成廢墟,美國基督徒作家何凌西(Hal Lindsey)與卡爾森(Carole Carlson)合撰了【曲終人散】(The Late, Great Planet Earth)一書,他們解釋聖經預言,認為世界很快在末日戰爭下徹底毀滅,之後耶穌基督重新降臨地上建立新秩序。那時候不少接受【曲終人散】論點的基督徒,每逢從新聞中聽到災難、戰爭、國際形勢趨向緊張的消息,都會興奮雀躍不已。

以下這情景並非絕對沒有可能發生:一位宅心仁厚的基督徒電腦專家認為全人類罪惡滔天,已經無可救藥,於是乎入侵幾個擁有核武國家的國防部電腦系統,令各國的核子彈互相對射。畢竟,解救全人類、完成上帝的萬世計劃,這理想何等偉大,羅蕾萊的歌聲是何等動聽!

不瞞你說,在七零年代筆者也相信【曲終人散】對世界局勢的分析,但最後我塞著耳朵,沒有繼續癡迷於羅蕾萊的歌聲。

 

 

2009.8.13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