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型社會下的完美主義者

 
 

余創豪

 

 

 

 

 

最近筆者翻看日本未來學家大前研一的暢銷名著【M型社會】,不禁會心微笑。這部書的主題是關於貧富階層距離逐漸拉遠、中產階級逐漸消失的現象。

由一九九零年代初至今天,日本經濟一蹶不振,台灣歷史學家許倬雲甚至說日本已經淪落到難以挽回的地步。不難想像,大前研一對日本民族性的作繭自縛有許多反省和批判。

舉例說,大前研一批評日本消費者是完美主義者,但他們要求高品質的程度已經近乎神經質,例如日本人不接受一籃子草莓大小不一、不接受太過彎曲的黃瓜。許多貨品都要經過一層又一層的精美包裝,可是這些包裝轉瞬間就被扔入垃圾箱,完全不合符環保意識。

筆者感到這十分有趣,因為大前研一所批評的日本文化缺點,曾幾何時卻被稱揚為日本人成功之道。幾十年前,美國工業並不要求產品沒有瑕疵,日本企業便異軍突起,出現了「零點瑕疵」的概念,一九八零年代日本汽車和家庭電器產品橫掃全世界,美國汽車業、電腦晶片業遭受重創,家電製造商甚至全軍盡墨。除了性能,在產品設計和包裝方面,日本人亦稍勝一籌。一九九三年有一齣由辛康納利主演、名叫做【旭日東昇】的電影,便以美日貿易磨擦為故事背景,電影情節有一段是關於偽造光碟影像,戲中人說:「偽造的影像有漏洞,因為這是給美國人看的,若果在日本,這將會是完美。」這概括地反映了當時人們對美日文化的定型(stereotype)。

當時日本產品在美國市場大行其道,反過來說,美國貨難以打入日本市場,例如日本人不肯買美國製造的滑雪用具,理由是美國滑雪用具並不適合日本的雪。美國人當然極為光火,他們認為這無非是保護主義的藉口。可是,若果參照大前研一所說,「美國用具不適合日本雪」之類的話,可能不是藉口,而是完美主義者的吹毛求疵,在美國人眼中無關痛癢的細節,日本人卻認為是大不了的事情,例如他們可能說白色的滑雪用具並不是百分之一百雪白,無法和雪地配對顏色。

現在已經時移勢易,正如大前研一所說,中產階級的消費力已逐漸走下坡,固執地擁抱完美主義的日本生產商、消費者,在全球化競爭下自然失去優勢。美國紐約時報記者弗利民在也是暢銷書【世界是平的】中探討全球化,他傲然地宣稱:今後全球經濟趨勢將會是鼓吹高效率、價廉物美的美國模式佔上風,日本的精緻文化只能靠邊站。

以上所說只不過是美日文化的概括,美國是多元社會,追求完美的消費者、企業家當然大不乏人,例如蘋果公司執行長史提夫約伯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完美主義者,舉例說,他曾經要求工程師將電腦堶悸漸D機板(motherboard)設計得十分悅目,工程師說:「根本沒有人會見到電腦堶悸漯F西。」約伯回答:「我看見」。不過,眾所週知,設計精美的蘋果產品在電腦市場一直處於邊緣地位,相反,產品千瘡百孔的微軟公司卻是電腦界龍頭。

坦白說,筆者並不是完美主義者,基於大勢所趨是M型社會,我可以為自己「得過且過」的生活態度辯護,而且,我更加有大條道理去說服太太不要購買精緻產品。

2008.2.4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