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作家文摘有感

 
 

余創豪

我來自香港,跟國民黨、民進黨、共產黨沒有任何直接、間接的關係,這篇隨感性的評論,並不是要宣揚或者貶抑任何一個政黨的意識形態。我本身的專門興趣並不是政治或者中國近代史,而是科學哲學,這是芸芸眾門哲學中我比較喜歡的,因為往往科學哲學需要建基於科學歷史,而不是純由意識形態出發。近年來不時聽到民進黨支持者對國民黨作出種種否定,但我不知道那些評論是基於全面歷史還是意識形態。

最近筆者往中國大陸一行,採購了不少書刊,其中一本是《作家文摘》第一百零六期,這本雜誌頗具代表性,因為它輯錄了全國不同地區、不同刊物的精華文章。在這期刊堶惘酗@個小特輯,名為〈國民黨去台高官的最後「句號」〉,茲摘錄如下:

台兒莊大捷的名將湯恩伯來到台灣之後,不容於掌控台灣的權貴,只剩下一個「總統府戰略顧問」的虛銜,後來他擔任台灣駐日本軍事代表,其後不幸患上癌症,做了三次手術,一九五四年因醫療事故而死。

國共內戰期間,陳誠在東北戰場慘敗,之後出任台灣省主席、行政院長、國民黨副總裁,撤退到台灣之後,他實行裁軍裁餉的簡單政策,完成裁軍之後,又推行「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政策,促進農業生產,一九六五年因肝癌去世。

楊森原本是四川省的軍事將領,來到台灣之後,蔣介石委派他為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理事長、奧林匹克運動理事長,還撥給他一套洋房、一輛轎車、警衛、廚師、司機……。一九七二年楊森歡度九十歲大壽,蔣介石派人為他布置壽堂,五年之後他死於肺癌。

胡宗南在內戰中屢戰屢敗,來到台灣之後,許多官員認為胡宗南是喪失西北和西南的罪魁禍首,應該追究責任,一九五零年一群官員聯署彈劾胡宗南,但蔣介石出面斡旋,結果胡宗南沒有受到處分。隨後胡宗南先後出任澎湖防衛總司令、總統府戰略顧問。一九六二年胡宗南因為心臟病入院,蔣介石親臨醫院探望她,最後胡宗南在醫院病逝。

簡單地說,以上那些官員都得以善終。在同一期《作家文摘》中,也有其它文章介紹共產黨功臣、名將的最後句號,但那幅圖畫卻很不一樣,例如:

趙爾陸是中共名將,參加過二萬五千里長征,一九五五年於國務院國防工業辦公室擔任領導職務,文化大革命期間,國防工業辦公室主任羅瑞卿被打倒,趙爾陸亦成為鬥爭對象,經過長期的衝擊和精神壓抑,他健康開始惡化,最後暴斃於房中。

王良恩本是中央辦公廳副主任,一九七二年江青挑起批鬥老幹部的風波,王良恩被整肅,幾個月之後,江青在《批林(彪)整風簡報》上作出批示:「王良恩危害黨中央毛主席!」經過無數批判大會之後,王良恩感到絕望,最後在廁所自殺身亡。

左權將軍是抗戰期間八路軍高級將領,但在三十年代被王明劃為「托派嫌疑分子」,需要接受「留黨察看」的處分,一九八二年,亦即是五十二之後,中共中央有關部門才發出書面文件為他平反。

我不知道編輯先生將這兩組文章放在一起時,有沒有想過讀者會得到什麼印像。不過,我不打算將事情想得太複雜,也不想將那些編者、作者的文章作出過度的引申。北京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楊天石先生曾經撰寫《蔣氏秘檔與蔣介石真相》一書,為某些歷史事件翻案,隨後一些海外學者在書評中引述楊天石先生的著作,說蔣介石是民族英雄,楊先生隨即作出回應,指出那些書評斷章取義。 為此之故,我想強調善終與悲慘下場的對比,只是筆者閱畢那些文章之後的個人印象。

西















筆者讀過其它左、中、右派的中國近代史,所得印象與上面的頗為一致。黃仁宇先生是我所敬重的歷史學家之一,他的名著《大歷史》、《萬曆十五年》,已是家傳戶曉的經典之作。黃先生在其回憶錄《黃河青山》堶情A曾經記載過以下一段「趣事」:一九五零年代,某位台灣駐日本軍事代表被指控生了異心,於是被傳召回台灣接受聆訊,黃先生指出:當時那位高級軍官的命運並不是由蔣介石一人決定,他的案件經過了一組委員會的集體仲裁,最後雖然沒有足夠証據起訴這名軍官,但他仍然被解除職務。正當這名將領準備乘坐飛機離開時,突然接到蔣介石的命令,要延遲起飛,他大吃一驚,以為蔣介石改變主意,經過了「度秒如年」的等待之後,蔣介石終於出現,原來他是親身來感謝這名軍官多年來對國家的功勞。

來自中國大陸的作家趙無眠先生,在《百年功罪》一書堶情A對國民黨、蔣介石作出了尖銳的批判,但他同時指出:蔣氏父子在台灣執政的三十多年堶情A總共處決了二十多名政治犯;而中國大陸在反右、大躍進、文革等多次運動中,則有八千萬人死於非命。

《中日長江大戰》一書的立場明顯地傾向共產黨,將蔣介石描繪為私心很重,但這本史書亦指出:不少在抗戰期間犯了錯誤或者背上嫌疑的國軍將領,都受到寬大對待,他們不但沒有受到嚴厲處分,而且還得到將功贖罪的機會。例如張自忠將軍曾被懷疑叛國,蔣介石為他澄清之後,張自忠決心以死殉國,在最後一場戰役中,於十里長山力戰而死。

當年國民黨失掉江山是由於貪污腐敗、失去民心,這是不爭的歷史事實;二二八事件、高雄事件,也是難以抹去的歷史污點;柏楊、李敖等異見人士的遭遇亦是悲劇。然而,套用黃仁宇先生「大歷史」這個名詞,評論千秋功過是需要橫向地比較、縱向地連貫、宏觀地檢視脈胳、處境。

2005.6.26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