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我有


  • 余創豪

從前當中國面對「德先生」(democracy民主)和「賽先生」(science科學)的衝擊時,一些中國學人便從中國五千年文化中找出相應的東西,例如孟子不是說過「民貴君輕」嗎?宋應星不是有【天工開物】這科技巨著嗎?

其實,人性是普遍的,在「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大前提下,找出中西文化相同的地方,並不困難。

古希臘哲學家伊柏特斯(Epictetus)說過以下睿智之言:「有沒有可能世上有人一無所有,沒有家庭、沒有國家、叫化渡日,但仍然生活富足呢?看吧!神已經差派一個人來顯明這是可能的,我沒有家室、妻子、兒女,只有天地與一張被子,但我依然快樂。」這有什麼稀奇!孔子的弟子顏回生活簡樸,顏回廁身陋巷,瓢飲單食,孔子高度讚揚他:「人不堪其苦,回卻不改其樂。」

伊柏特斯又說過:「不要讓人家受自己不想承受的痛苦,如果你不想做奴隸,那麼不要奴役他人。」相信聰明的讀者,已猜到我下一句說話,不錯,就是孔子說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另一古希臘思想家馬吉斯.柯利尼(Marcus Aurelius)說過:「一般人由世界隱遁到郊外、海濱、深山中,然而,你時常有力量在自己堶掠h隱。」中國古聖先賢也不遑多讓,古語有云:「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巨隱隱於心。」莊子也這樣說:「古之所謂隱士者,非伏身而弗見也。」

古希臘哲學家安勒歌拉(Anaxagoras)的思想,似乎隱含了佛家精神:「沒有東西生成,也沒有東西消逝,每一物都只是凝聚和分解。」佛家正是主張:萬物因緣和合而成,緣至即合,緣盡即散,諸法無我,諸行無常。

以上只是遊戲之言,西方文化當然並不涵蓋儒道釋思想,反之亦然。我只想指出:「人有我有」的比較方法是十分容易,但也是自欺欺人的防衛機能。

另一種「人有我有」的防衛態度也十分普遍,這是:「我有的問題,你也有!」專制統治,東方有,西方也有,法國大革命後的斷頭台不是對法國人主張「自由、平等、博愛」一大諷刺嗎?恐怖主義,東方有,西方也有,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德國潛艇故意擊沈客輪路斯坦尼亞號(Lusitania),殺害了一百二十名美國人,這跟拉丹摧毀世貿中心有何分別?當然還有麥維克幹的奧克拉荷馬州聯邦政府大樓爆炸案;人權問題,東方有,西方也有,美國白人不正是經常踐踏黑人之民權嗎?美國不是有很多窮人因沒有保險而得不到醫療照顧嗎?思想拑制,東方有,西方也有,美國傳媒是由幾家大公司壟斷,說逆耳話的節目主持人,會落得節目被腰斬的下場;貪污腐敗,東方有,西方也有,Enron 破產案、Anderson的「寬鬆會計」,充分反映出政客與財閥互相的醜惡……。

無論是採取第一種還是第二種「人有我有」的看法,世間仿彿再無是非、曲直、黑白、高下、美醜,這真是淋漓盡致地發揮了道家「齊生死、等萬物」的精神。然而,與其著眼於「人有我有」,何不研究什麼東西是人有我無、或人無我有,若人我皆有,人家有多少?自己又有多少?

2002.5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