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人權隱私之名,阿門!

余創豪


許多年前,當我還是個學生時,我曾在一所美國大學的食堂工作,我的職務是檢查要進入食堂的學生之證件,以確保來者參加了膳食計劃。許多學生不能出示證件,信不信由你,當我拒無証者於門外時,大多數人很生氣,他們質疑為什麼一定要攜帶證件。同樣的事情每天都重複著,不管多少次他們不得進入食堂 ,他們寧願花時間跟我爭論,也不願把證件放在自己的錢包裡面。

類似的事情不時發生,我曾在另一所大學的電腦室擔任主管,當時校方設下這政策:學生沒有出示身份證便不准使用電腦,正如您所預料,許多學生都對這項政策感到不滿,一個學生甚至寫了投訴信給院長。有一次我發現了一個外人使用盜用的證件進入電腦室,我檢查了大學的紀錄,發現他並沒有在這學期註冊,我告訴他要離開,他憤怒地回答說,我檢查他的學校記錄侵犯了他的隱私。

個人自由和權利這些絕對無上的價值觀,已深深地印在美國人的基因中,但是,一些他們非常珍惜的自由和權利,在其他文化的角度下看起來,卻是千奇百怪。最近亞利桑那州一項有關打擊非法移民的嚴格法律,產生了極大爭議,亞利桑那州州長布魯爾(Jan Brewer)在本年四月簽署了一零七零條例,該法案於同年七月開始生效。根據這項新法律,如果警方有理由懷疑一個人是非法移民,他可以調查該人,從新聞你或許已經聽說過許多人抗議這法律違反人權。

二十多年前我在香港生活,為了阻截非法移民,香港警方很早已開始使用類似措施。我曾被警察在街上攔住了幾次,出示我的香港身份證後,他們便讓我走,這又有什麼大問題呢?

但現在美國的情況卻是完全不同,其中一個反對強硬打擊非法入境者的論據是:有很多人被警察騷擾,而且許多無辜的人甚至被拘留和監禁。赫克托韋洛斯(Hector Veloz)是一個典型的例子,赫克托韋洛斯是美國公民,但他被移民官員錯認為非法移民,因而被關押了十三個月,他必須找到他父親的出生證明,他自己的出生證明、他父母的結婚證書、他父親的入學、兵役、社會保障記錄,以證明自己的身份。你可能會到奇怪,為什麼需要這麼多文件?為什麼不只是顯示身份證?答案是:美國人沒有全國通用的身份證?因此,警察檢查非法移民的過程十分令人不便,而且容易出錯。

你的下一個問題可能是:為什麼不向每一個公民發出一張國家身份證?答案是:對於許多美國人來說,「被迫」攜帶國民身份證是侵犯了他們的自由、人權、隱私。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是反對國民身份證之先驅。該機構所持的一些論點是:「即使政府發行身份證,恐怖分子和犯罪分子仍能夠偽造身份證。」「若一個奉公守法的公民之身份證被偷,那怎麼辦呢?」實際上,犯罪分子也能夠偽造護照、駕駛執照和其他形式的身份證,那麼我們應否放棄使用護照呢?此外,每一天信用卡號碼也被盜用,那麼從明天起我們應否停止使用信用卡呢?

另一種說法是:「國家身份證的數據庫可能會含有很多錯誤,這會令記錄有誤者無法找到工作。」銀行的檔案也可能有錯誤,美國公民自由聯盟的人應從銀行撤回他們的錢,然後把錢放在枕頭底。美國人很自豪於自己的信息技術,特別是數據倉庫,許多領先的數據庫公司都是美國公司,如統計分析系統(SAS)和甲骨文公司(Oracle)。如果美國公司不能發展出可靠的數據庫系統,可能我們應該關閉所有數據庫服務器,並返回到用鋼筆和紙張去記帪。

盧瑟福研究所(Rutherford Institute)是另一個堅決反對國民身份證的組織,在他們看來,國家發出身份證之目的只有一個:政府要控制人民,因為國家數據庫儲存每個國民的資料,政府可以監視我們做過的任何事情。一九八一年列根總統把國民身分證比作聖經中「野獸的印記」。「野獸的印記」出自【聖經啟示錄】,根據一些基督徒的解釋,接近末日時,地球會出現一個被稱為「野獸」的大獨裁者,他的所有臣民都有一個標記。克林頓總統亦否決了國家身份證計劃,因為它讓人聯想到了「老大哥」。「老大哥」是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的小說【一九八四】裡面的一個獨裁者,在小說中「老大哥」可以監視所有人的一舉一動。這種訴諸邪惡意象(野獸和老大哥)的游說手段是煽情有餘,但理據不足。其實,許多發達國家已使用國家身份證或類似系統,例如奧地利、比利時、芬蘭、法國、意大利、荷蘭、新西蘭、挪威、葡萄牙、西班牙、瑞典。所有這些都是民主政府,而不是野獸或老大哥。

記者梅根卡彭鐵爾(Megan Carpentier)提出的論點更令我瞪目結舌,她反對使用國家身份證,因為她認為政府的用心是阻止一千一百九十萬非法移民進入就業市場。可是,保護公民的就業有什麼問題呢?讓我們再看一看開始時我提到的兩個例子,食堂當然會要求檢查證件,否則任何人都可以走進餐廳而獲得免費餐,當食堂的經營成本因為這浪費而上升,最終會使學生的膳食費用提高。同樣道理,如果街上行人可以隨便使用大電腦室的資源,這樣對支付了學費的學生是不公平的,那些真正的學生要使用電腦時,可能會發現所有電腦都被陌生人佔據。用証件去保護學生利益又有什麼問題呢?但美國人卻誓死反對目的是保護他們的身份證制度。

如果我要開車,帶駕駛執照是理所當然的(我見過許多美國司機不攜帶駕駛執照);若我想到圖書館借書,我必須出示借書證;當我去購物,我一定會攜帶信用卡。但是,為什麼攜帶國民身分證卻要鬧得天翻地覆呢?典型的回答是:這做法將會大大削弱美國人的自由、人權、隱私。是的,攜帶證件削減了享用免費午餐的自由、免費使用人家電腦的自由、非法工作去獲得收入而不納稅的自由,它侵犯了保持以上所有胡作非為的隱私。奉自由,人權及隱私之名,阿門!

2010.7.21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