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美男美女」想到推銷民主

 
 

余創豪

 

最近美國剛剛度過國慶日(七月四號),大約二萬多永久居民亦在同一天入籍美國。

亞歷桑拿州立大學法律哲學教授麥格雷(Joan McGregor)曾經說:「許多土生土長的美國人為了身為美國人而感到驕傲,其實,移民更有資格驕傲,因為前者並沒有做過什麼,生下來就是美國人,但後者卻要爭取這個身分。」

我還記得在宣誓入籍那一天,有不少「新美人」走上台分享心聲,在飛揚的眉宇、高昂的聲音堶情A聽眾可以感受到他們的驕傲和自豪。其中一位年青「美男子」說:「我十年前踏足這堙A我在這堳堨艉@個家、建立起事業,就是這堙I就是這堙I」(That is it! That is it!)他最後兩句的意思是:終於找到了安身立命之地。

一位「美女」說:「我感激這偉大的國家寫下了這部偉大的憲法,讓我可以有機會成為美國人。」

  在入籍儀式中,新「美男美女」興奮地揮舞星條旗。  

 

他們的說話令我聯想起十年前筆者在工作地方的一段故事,驟眼看來,以下這段往事彷彿跟移民沒有關係,但請讀者耐心看下去。當時筆者還算年青,故此滿有雄心壯志,本來我的正式職責是資料分析,但我有心改善部門千瘡百孔的電腦系統,於是乎「狗捉老鼠」,我先後向上司提出了不少方案,但結果不是受到上司冷落,就是遭遇到電腦支援人員的「頑強抵抗」。在意興闌珊之際,一位有十多年經驗的老行尊跟我分享心得:「現在人們不覺得你所說的問題是問題,那麼你怎樣主動向人家推銷自己的主意,也只會徒勞無功,你應該任由人家幹什麼也好,直到有一天,他們主動找你來解決問題,那時候你根本就不用再費唇舌。」

我覺得很有道理,之後只專注自己份內事。由於部門的電腦沒有裝置任何偵察病毒的軟件,很多應用程式亦沒有更新,重要檔案沒有備份,久而久之,許多問題爆發出來了,例如網頁無法開啟,檔案失蹤 。突然之間,我每天都接到求救訊號,於是我便變成了「大紅人」。

故事說完了,試圖在全球推行民主的新保守主義者,應該聽取我那位舊同事的意見。在移民美國的外國人之間,有不少來自阿富汗、伊拉克、伊朗、古巴、越南、柬埔寨、索馬里 。人家主動跑過來接受民主,真的是水到渠成,你自己向別人硬銷,只會弄巧反拙。埃及作家沙龍(Ali Salem)說自己曾經領教過獨裁統治的滋味,他認為推翻薩達姆政權是正確的,但是在伊拉克戰爭開打前夕,他曾經於華盛頓一個座談會這樣問:「美國有辦法推翻薩達姆、而不會讓伊拉克人民看見美軍嗎?」他指出:伊拉克人看見外來的「硬銷」,頑強抵抗是意料中事。

其實,小布殊總統應該聘請我兼任國務卿和國家保安局局長的位置,我會建議嶄新的外交政策與內部保安政策:完全撒手不管任何國際糾紛,將所有問題推給聯合國,任由朝鮮發展核子飛彈,管他們民窮財盡,但同時準備他日經濟援助朝鮮的計劃;將全球的美軍撤退,關閉所有美軍基地,把基地改建為加州大學、密芝根大學 各名牌大學的海外校園。將學生簽証、H1 工作簽証的配額增加十倍,並且放寬旅遊簽証,特別發放大量簽証於具有濃厚反美情緒國家的人民,但不放寬移民資格和放鬆情報蒐集工作。

我相信,若小布殊起用筆者,幾年之後,本人有資格問鼎諾貝爾和平獎。

2006年7月7日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