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蘇格蘭的

民族清洗
  • 余創豪

在加拿大魁北克省,滿街所見都是法文招牌、路標,但來到東面的新斯科細亞(Nova Scotia),內子和我不但極少見到法文,而且商號、街名、地名都有濃厚的英國色彩,例如:佐治太子酒店、太子道、英皇道、公爵道、亞皆老街、愛德華王子島……。「新斯科細亞」的意思,就是「新蘇格蘭」(New Scotland),前者是後者的拉丁文寫法,無怪乎在街上不時見到穿著蘇格蘭裙的男子,所謂少見多怪,我忍不住經常盯著穿裙子的男人,內子說:「你不要這樣盯著男人,人家會以為你是同性戀。你覺得蘇格蘭裙那麼新奇,就索性買一條回家。亞利桑拿州名副其實,炎熱得好像『嗌你』焗『桑拿』(Arizona的諧音),穿蘇格蘭裙的話,你一定會感到涼快無比。」

這是新斯科細亞一個小鎮,名叫 Mahone Bay,這小屋懸掛了加拿大、英國、美國三面國旗,但並無法國旗,看來屋主十分推崇英美文化。
新斯科細亞的 Lunenburg被聯合國教科文協會(UNESCO)列為受保護之世界文化遺產。這座小屋的頂樓稱為「寡婦台」,Lunenburg是漁村,漁人太太就在寡婦台眺望海港,盼望丈夫歸來。

我們因著眼前有趣的英國文化而談笑風生,可是,曾幾何時,為了保全新斯科細亞之英國文化,法裔加拿大人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在十七世紀初期,法國移民已開始在北美洲東邊定居,他們稱這片土地為阿卡迪亞(Acadia)。後來英國和法國的殖民勢力在北美洲發生衝突,法軍逐漸敗退,在十八世紀末期,法國軍力已經完全撤出。可是,在新斯科細亞的英國人,對法裔居民極之不信任,他們害怕有一天法裔居民會聯合起來,推翻英國人的統治,於是乎,一幕小規模的「民族清洗」、「拋擲國際人球」,就此而展開。

在某個星期日,當法裔居民上天主教堂望彌撒的時候,英國人把全部教堂門口都關閉起來,然後將所有法裔居民迫上船,將他們送到維珍妮亞,維珍妮亞的英國殖民政府卻不願意收容這群法國人,於是「難民船」駛向英倫,但是,英國亦不肯讓他們登陸,跟著難民船轉往法蘭西,法蘭西是這群難民的祖國,照道理,祖國有責任照顧這群被壓迫的同胞,奇怪的是,法國政府竟然拒絕讓疲累不堪的人球回家安頓,法國當局的措施,是將他們遣送至北美洲的路易斯安娜,當時路易斯安娜是法國殖民地,法國政府說那邊需要開荒者。明白了這段歷史的前因後果,我開始諒解為什麼魁北克法裔居民對法蘭西文化如斯執著,和對英國文化如斯反感。對我們而言,蘇格蘭裙十分有趣,對法國人來說,也許這標記卻會撕開歷史的傷口。

由此我聯想起一九三九年「聖路易號」事件,當時納粹德國對猶太人進行「民族清洗」,一群猶太人乘搭輪船「聖路易號」,逃離德國而到達古巴的夏灣拿,可是,古巴政府拒絕讓難民上岸,在多次求情而不得要領之下,「聖路易號」北上美國佛羅里達州的邁亞米,猶太難民充滿希望,以為羅斯福總統會網開一面,誰知美國政府一樣鐵面無情,結果「聖路易號」折返歐洲,猶太難民極端恐懼,因為可能在德國上岸之日,就是喪命之時!幸好,英國、法國、比利時、荷蘭,都本著人道精神,收容「聖路易號」的部分難民。但是,這群逃亡者並沒有就此結束其逃亡生涯,不旋踵二次大戰爆發,法國、比利時、荷蘭,相繼被德國佔領,三個國家堶悸熊S太人再次肉隨砧板上,能夠有機會逃走的,就再度穿上草鞋。

太陽底下無新事,在二十世紀七零年代,國際人球的悲劇,又發生在越南難民身上;二十年後,民族大清洗又重演於巴爾幹半島。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看見法國人穿上蘇格蘭裙而談笑風生,這是奢望嗎?

2004.6.9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