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迺迪與奧巴馬

 
 

余創豪

 


兩年前,佳士拿汽車前總裁艾科卡出版了一部書,題目是:【領袖們都到哪裡去了?】艾科卡的矛頭是針對布殊政府、美國汽車廠和其他企業。他呼籲年青人踴躍投票,改變美國政壇的領袖質素。

但兩年之後,同樣問題仍然環繞在筆者心中。可悲者,是現今的美國再不是甘迺迪時代的美國,一九六一年甘迺迪總統的就職演說,實在字字珠璣,扣人心弦,他說:「我們將會付上任何代價、承受任何重擔、面對任何困難,去支持任何朋友、去抵抗任何敵人,為的是保証自由的生存與成功 ……,美國人民,不要問國家能為你做什麼,要問你能為國家做什麼 ……,無論你是美國公民或者是世界上其他國家的公民,請以高標準的力量與犧牲要求自己 ……。」在這演說中,甘迺迪大膽地要求人民為國家貢獻,要付上代價、要承受重擔、要犧牲。

今天的總統卻要求什麼呢?「九一一事件」之後,布殊總統並沒有振臂一呼,要求國民節約能源,減低對中東石油的依賴,相反,他竟然呼籲國民「繼續消費」。最近在一個記者招待會上,全國廣播公司(NBC)的記者問奧巴馬總統在這艱難時刻,會要求美國人作出什麼犧牲,奧巴馬總統回答:「要勤力工作,照顧自己的家庭,要肯定在這經濟困難時期繼續對社區作出貢獻。」和甘迺迪總統鏗鏘有力的演講相比,奧巴馬的說話簡直擲地無聲、黯然無色。

由美國的教育問題,亦可以看出奧巴馬缺乏甘迺迪的領導風格。「國際數學與科學趨勢研究」(Trends in International Mathematics and Science Study 簡稱 TIMSS)是一個跨國性學童水準的比較測試,不消說,在發達國家中,美國學童的數學與科學水平排名很低。奧巴馬說要改良教育,便「需要一個對挑戰誠實的總統,他並不只說出每一個人喜歡聽的說話,而是說人們需要聽的話。」奧巴馬多次強調:百分之八十高速成長的職業需要良好的數學與科學教育,美國在這方面遙遙落後,急起直追是當務之急。表面看來,奧巴馬不諱言美國的教育出問題,但觀看他提出的對應方案,似乎他還未敢太過坦白。奧巴馬認為要提高老師的水平、令更多美國人可以負擔得起大學教育、改良考試制度 ……。這些雖然都是好建議,但筆者認為仍然沒有觸及問題的核心。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英國出生的加拿大籍作家葛拉威爾(Malcolm Gladwell)曾經為美國把脈,他指出:一項研究顯示:在 TIMSS 考試堶扈d下多少條沒有回答的題目,跟在問卷堶惘釵h少空格存著正比關係,新加坡、南韓、中國大陸、日本、香港、台灣的學生,在考試與問卷中都留下最少空白的題目。問卷調查不可以跟數理考試相提並論,前者根本沒有難度可言,那些問題無非關於喜歡或者不喜歡什麼東西、同意或者不同意甚麼立場,葛拉威爾認為亞洲人有耐性,所以在填寫問卷與解決學術難題上都會堅持到底。筆者大有同感,若美國少爺、千金小姐的工作倫理沒有振頹起弊,那麼無論奧巴馬總統對教育投放多麼龐大的資源,恐怕收效甚微。

領袖們都到哪裡去了?甘迺迪精神哪裡去了?一個偉大的領袖,並不是只說出每一個人喜歡聽的說話,而是說人們需要聽的話,奧巴馬能否誠實地挑戰美國人呢?

2009.3.29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