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主義

中國主義

  • 余創豪

幾年前當美國電影【星際終結者】(Independent Day 又譯【天煞 -- 地球反擊戰】)上畫時,一位香港影評人這樣說:這齣電影描述美國人領導全球,抵抗外星侵略者,這種大美國主義令人吃不消。年少時,自己在香港看過不少日本科幻片,片中英雄當然是日本的鐵甲萬能俠、三一萬能俠、電光科學人、幪面超人,當時自己並沒有想過那是否「大日本主義」。在倪匡的科幻小說中,奇俠全是中國人,例如衛斯里、原振俠、亞洲之鷹羅開;在衛斯里電影【藍血人】堶情A美國軍事情報人員全是酒囊飯袋,只消兩名外星人,就把美國星戰總部剷平,最後衛斯里與藍血人聯手,才把外星惡魔消滅。看衛斯里小說電影的時候,我也沒有想過這是否「大中國主義」。

「大美國主義」這種批評,亦見於不少針對美國戰爭電影的評論。例如台灣文學家龍應台博士曾經撰文批評【搶救雷恩大兵】 (Saying Private Ryan又譯【雷霆救兵】),說這齣電影純粹站在美國觀點。每逢美國戰爭電影上映,我都會偶爾碰到這種近乎公式化的評論。可是,中國人拍攝的【台兒莊大捷】、【八百壯士】、【筧橋英烈傳】、【梅花】、【甲午戰爭】,這些電影又何嘗不是站在中國人立場,歌頌中國軍人和醜化敵人呢?

其實,任何人都會以自己本位為出發點去看世界,中國文學家、史學家亦然。中國盛唐邊塞詩為人津津樂道,以藝術成就而言,盛唐邊塞詩可謂匠心獨運、鏗鏘有聲,例如:「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願將腰下劍,直為斬樓蘭。」很多人對於盛唐邊塞詩的評價十分正面,例如田南池先生說:「一提起盛唐邊塞詩派,總能讓人想到那大漠風塵中的熱血男兒、無奇不有的絕域景色,以及邊關將士旁若無人的大無畏氣概和迴腸盪氣的兒女柔情。」中國文學史專家游國恩亦十分讚賞邊塞詩人:「高適…是一個『喜言王霸大略、慕功名、尚節義』的詩人…他更豪邁地說:『萬里不惜死,一朝得成功』…(他的詩)歌頌了士卒們在戰鬥中的英勇精神:『胡騎雖憑陵,漢兵不顧身。』…他熱情地歌頌了戰士們們英勇愛國的精神,描寫了戰鬥的激烈和艱苦。」

或者有人會這樣反駁:「盛唐邊塞詩只是美化了戰爭,詩人純粹宣揚大漢主義,漢人全被描繪成正義之師,但有誰會為樓蘭這些少數民族主持公道呢?漢兵有濃厚的愛國主義,胡兵不也是為了其民族自主而戰嗎?」然而,田南池、游國恩先生的評論是無可厚非的,藝術就是藝術,又何苦要加上「政治正確性」呢?漢人寫詩論詩,自然是從漢人觀點出發。

盛唐邊塞詩也許是比較遙遠的例子,就談談第二次世界大戰這比較近一點的歷史吧!趙無眠先生在【百年功罪】中如此批評蔣中正先生:在抗戰勝利之後,蔣介石容許外蒙古獨立。大戰結束之前,美國總統羅斯福先後兩次告訴蔣介石,戰後中國可以接收越南,但是蔣介石斷然拒絕。趙無眠認為:若中國擁有外蒙古和中南半島,不但版圖擴大,而且影響力亦加倍。也許有人會這樣回應:「趙無眠的心態是大中國主義、大漢主義,沒有考慮蒙古人、越南人的想法。」這有幾分道理,但我們要知道:趙先生是漢人,而不是蒙古人、越南人,他當然不曉得蒙古人、越南人的觀點。

若果看美國電影就批評「大美國主義」,看邊塞詩就批評「大漢主義」,讀余創豪的文章就批評「大余創豪主義」,人類互相之間的猜忌、仇恨就會繼續漫不經意地在影評、散文下滋長。在這干戈不息、紛爭不已的世界,就讓我們在小說、詩歌、電影、雜文中享受暫且的鬆弛吧!

2003.2.11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