昇華的法國文化優越感                                               

余創豪

加拿大魁北克市,享有「美洲之歐陸」的美譽,其所謂歐陸情調,主要是法國文化,置身魁北克市,內子和我彷彿由廿一世紀退回十八世紀,自北美洲跳入法蘭西。沿途所有房子都是色彩繽紛、精雕細琢,有些甚至在整幅牆壁繪上幾可亂真的圖畫,例如與真人同樣大小的肖像。從前修讀美術史時,風聞「愚弄眼睛」(Fool the eyes)的藝術,真是百聞不如一見!

我們到達魁北克市一所歷史博物館,帶著濃厚法國口音的導遊,興致勃勃地介紹魁北克的歷史。他以開玩笑的口吻說:「法國人來到的時候,我會說一套話,英國人、美國人則是另一套。」簡略來說,三百年前北美洲聖勞倫斯河一帶都是法國殖民地,但英國則跟法國爭取地盤。魁北克三面環水,利於防守,成為法軍的天然堡壘,一七五九年英軍以奇招攻克了魁北克市,法國人以為英國是海軍霸王,會從水路出擊,誰知英軍卻由海岸的懸崖攀上平原,從後邊陸路進攻,英軍排列了陣勢之後,十分鐘內就將法軍打敗。魁北克失陷之後,滿地可、底特律等其他法國殖民地亦相繼落入英國人手上。

導遊播放一套模型與影音結合的短片,詳細地描述了整個爭鬥的過程。最後旁述在雄壯的音樂下作出如下總結:「雖然法國人在軍事上失敗了,但是,法國人的精神沒有被打敗,直至今天,法蘭西文化仍然開花結果。」

我細聲地對太太說:「這是阿Q精神。」太太有所異議:「這沒有說錯,魁北克的法國文化不是保存得很好嗎?」細想之下,這甚有道理。在十六世紀時,佛羅里達州是歐洲兩大強國--法蘭西和西班牙爭雄之地,法國和西班牙同時派出艦隊支援自己的殖民地,可是法國艦隊遇上颶風,生還的法國人在岸上完全沒有武器和食物,結果眼白白被西班牙人屠殺,而法國殖民地亦被西班牙軍隊一舉殲滅,西班牙人將那地方改名為聖奧古斯丁(St Augustine)。兩年前遊覽聖奧古斯丁市,目下全是西班牙式的建築。我們也去過路易士安娜州的新奧爾良(New Orleans),新奧爾良有一個「法蘭西社區」(French quarter),不過,堶悸澈媬v物大部分是西班牙式的。

到過法國和加拿大魁北克省的遊客,都有點受不住法國人和法蘭西裔加拿大人的文化優越感。具有法國血統的美國學者哥琳(Jannah Gorin)曾經對我說:「法國人不單止不喜歡說英語的人,他們不喜歡所有人!」

回顧過去法國幾百年的歷史,法蘭西人這種文化情意結就不難理解。如上所述,法國人在美洲一敗塗地,在南面西班牙人驅逐了所有法國勢力,在北面所有土地則斷送給英國人。在歐洲,拿破崙的「滑鐵盧」,成為了慘敗的代名詞,這典故沿用至今;一八七一年普法之戰爆發,法軍竟然在擁有優勢武器之下被打敗,割掉了亞息思、勞林兩個省;二次大戰甫一爆發,馬奇諾防線完全失效,法國在六個星期之內淪陷。在亞洲,二次大戰之後法軍被越南在奠邊府一役中打敗;在非洲,法軍受到阿爾及利亞民族主義者頑強抵抗,當戴高樂總統宣布要放棄這個殖民地時,無數法國人認為法蘭西不應該再承受凌辱,難怪不少人視戴高樂為叛國者,激進分子甚至企圖暗殺他。

我不禁想起博覽館短片的結語:「雖然法國人在軍事上失敗了,但是,法國人的精神沒有被打敗,直至今天,法蘭西文化仍然開花結果。」心理學家常常說:「自卑的盡頭就是自大。」或者,把軍事上失敗的恥辱,昇華為文化優越感,就是心理分析所說的「防衛機能」(Defense mechanism)。不過,我這樣說並不是存心侮辱法國人,其實,將武力侵略傾向轉化為文化優越感並不是壞事。故此,現在我也不太介懷於法蘭西人的文化排他性。

2005.4.22

西













西


調





法國文化兼容並蓄與不斷創新

  • 徐允傑

余創豪君在「昇華的法國文化優越感」一文的結論中,指出加拿大魁北克省的法裔人存有文化排他性,因為他們在加拿大歷史中戰敗給英國人,而「把軍事上失敗的恥辱,昇華為文化優越感,」這反映出一種「自卑的盡頭就是自大」的「防衛機能」(Defense mechanism)。

基本上我是認同這種看法,任何國家在戰爭、政治、或經濟上的成敗中,或甚至是個人在成敗得失中,都會容易產生這種自卑或自大的反應,問題是我們能否昇華出一種更有意義的力量去面對將來。

我想從一個更積極的眼光去評價魁北克文化。當年法國人的確在英法戰役中落敗,以致加拿大以大英北美洲條約 (British North America Act, 1867) 為立國基礎,自此法裔人就生活在英國人的統治之下。在文化上來說,英國及法國各有自己獨特的文化,他們要擴張自己的國土而來到北美洲的土地,要爭做首領就必要有成敗,法裔人就成了失敗者,他們一直受英裔人統冶,唯一心願就是要保留著自己的文化,所以在加拿大百多年的歷史中,魁北克省的法國人都極力抗拒受英國人同化。這樣看起來就是一種化失敗為力量的「防衛機能」。

我在魁北克省滿地可城居住了接近十年,作為一個中國人我並沒有感受到法國人的排他性,反而感到法裔人士對中國文化有親切感。一到週末很多法裔人士都跑到唐人街去逛,在很多餐館中,他們佔了過半數的座位。另外在滿地可的植物公園有一個我認為是全北美最美的中國公園。我認識的很多法裔人士對中國藝術、書法、或中醫針炙等都有濃厚的興趣。

所以誰說:法國人不單止不喜歡說英語的人,他們不喜歡所有人!」英法文化的相互的排他性可能是一個事實,在魁北克省的法裔人士一直爭取他們的文化社會獨特性,這是一個順理成張的必然後果,特別在加拿大這個鼓吹多元文化的國家,尋求保存自己文化是必然的事。

最後,魁北克省的法國人經歷了英法之戰的失敗,並沒有看成為一種「失敗的恥辱」,反而他們能安然接受,將失敗經歷處之泰然。法國人很會在輕鬆幽默的心境去處理一些不如意的經歷,這堨i以從法國電影中(如 Truffaut 杜老福)看到那種苦中作樂的心態,我個人對這種自我昇華,但又沒有侵略牲的文化性格十分欣賞,他們不單只停留在舊有的歷史文化中,他們不斷創作新文化,「後現代文化」不是由法國人主力推動的嗎?

2005.4.24.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