慨歎雷根與小布殊

天淵之別
  • 余創豪

前總統雷根過世,令人惋惜不已。雷根被公認的成就有四:第一,他振興衰疲的美國經濟,其經濟政策甚至得到一個專門稱號:「雷根經濟」(Reaganomics);第二,他重振國民的奮發精神、工作倫理,故此有「永遠的樂觀者」之雅號;第三,他大舉整頓軍備,拖垮了蘇聯,加速了冷戰的結束,他的名言:「戈爾巴喬夫先生,拆毀柏林圍牆!」已成為冷戰時代西方盟國追求自由的標記;第四,他簽訂了「八一七公報」,改善了中國大陸與美國之關係,但同時跟台灣保持傳統友誼。

雷根被譽為「偉大交流者」,他的演說和談吐,時而幽默、時而尖銳,但總有一股攝人的魔力。在本年四月,現任總統小布殊召開記者招待會,單獨回答記者的問題,美國廣播公司(ABC)資深廣播員合普(Ted Keppel)說:「為什麼布殊總統要召開個人記者招待會呢?並不是每個總統都善於應對,甘迺迪、雷根十分擅長此道。」合普所言真是一針見血,雷根與小布殊之口才的確太懸殊。

除了資深記者之外,甚至政府官員亦覺得小布殊的說話方式有問題。大約半年前,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力陀(Phil Reeker)來到亞利桑納州立大學演說,一位觀眾問:「你對布殊總統所說的『邪惡軸心』有什麼看法?」力陀坦白說:「我希望他沒有這樣說!說這話只會引起更多誤解、批評。」可是,「偉大交流者」的雷根,不也是曾經指責蘇聯為「邪惡帝國」嗎?「邪惡軸心」一詞不是參考自「邪惡帝國」這說法嗎?

【基督教箴言報】指出:雷根有時雖然言論激烈,但行事謹慎、穩打穩紮,在外交政策上一面亮出鐵腕,一面尋求接觸;可是,布殊只是擴大對立和衝突,所以布殊的鷹派政策不可以被當為雷根主義的延續。我認為【基督教箴言報】的分析頗有深度,的確,雷根不但從來沒有跟蘇聯發生正面衝突,而且與戈爾巴喬夫舉行過四次高峰會議,商討裁減軍備;在黎巴嫩美軍受到折損,他索性全面撤退;他對伊朗、利比亞等國家動武,只是點到即止;相反,小布殊根據模糊情報就輕舉妄動,導致伊斯蘭反美情緒一發不可收拾。

Reagan's grave in California

前國務卿舒爾茲曾經這樣讚揚雷根:「一個懂得如此少的人,竟然可以有如此巨大成就!」雷根被公認為不是一個在知識上有深度的總統,在這一點小布殊與雷根有點相似。前任財政部長奧紐(Paul O'Neill)在其回憶錄指出:他初次跟小布殊開會之前,為每件將要討論的事件作過深入研究,開會時他作出報告之後,期待總統先生回應,但是小布殊卻默然不語,他不知道小布殊是不明白問題、還是對問題已下了決定,所以省去討論。跟著奧紐提出所有議題,小布殊都保持緘默,自尼克遜時代,奧紐已先後跟隨過多位總統,但小布殊的反應是別樹一幟。

兩位總統的知識水平都不高,但雷根卻有自知之明,他曾經自嘲:「我一天只工作幾個小時,有如此成績,已算是不錯了!」換言之,他並沒有將所有事攬上身,而是知人善任、廣開言路。相反,奧紐指出:布殊政府的內閣,則好像是一個充斥著瞎子和聾人的房間。我不禁想起司馬遷在《屈原.賈生列傳》堶探X句話:「人君無賢不肖,莫不求忠以自為,舉賢以自助,然亡國破家相隨屬……所謂忠者不忠,賢者不賢。」然而,民主自由就會帶來風險,人民可以選出雷根這「偉大交流者」,也可以選出小布殊這「瞎子」!

2004.6.9


US and Soviet diplomats held an arm-reduction negotiation on this desk in Grand Teton. If you look closely at the photo, you can see the American and Soviet flags at the center of the desk.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