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垂千古的預言家:預測美國

 
 

余創豪

 


請讀者先看看以下一段說話:「若果美國任由教育制度萎縮,任由自己成為一個高消費、低投資的社會,任由自己滾雪球般累積國際債務,那麼美國就會失去競爭力。」驟眼看來,這一番話好就是針對當前的美國問題,不是嗎?最近公布的「國際數學與科學教育成就趨勢調查」顯示出:美國學生的數學與科學水準低於亞洲學生,面對金融海嘯的威脅,高消費、低儲蓄、低投資的美國人缺乏招架之力,還有,美國國債已經累積至十一兆億美元。其實,這番苦口婆心的警告,是一九九二年麻省理工學院管理和經濟學教授萊斯特瑟羅(Lester C. Thurow)在【世紀之爭:競逐全球新霸主】(Head to Head)這本書堶探ㄔX的,十七年之後,這些問題竟然越趨嚴重。

早在【世紀之爭】這部書面世之前的一九八三年,列根政府已經發表了一份名為【一個陷於危機的國家】(A nation at risk)的報告,這報告警誡:倘若美國不馬上改革千瘡百孔的教育制度,美國的競爭力便前景堪虞。這老調子不時重提,最近一次是二零零七年全國研究協會提出一份改革中小學科學教育的建議書。改革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但學生程度卻每況愈下。

高消費、低儲蓄、低投資的問題亦是根深蒂固,在二十世紀九零年代,台灣人的儲蓄率大約是百分之三十,日本是百分之十六,美國則是百分之四。但今天美國人的平均儲蓄率已經徘徊在零與負數之間,即使外國人也看出問題之癥結,去年中國前外經貿部副部長龍永圖在亞洲學會南加分會演講時表示:美國消費者要改變傳統過度消費、超前消費的習慣,回歸理性消費,才可以解決當前的經濟問題。

美國是一個極之矛盾的國家,一方面,他表現出敢於創新的活力,無可置疑,二十世紀影響人類生活的重要發明,大部分源自美國;但另一方面,美國社會在解決社會問題方面卻極其保守,例如歐洲、日本、南韓、中國已經先後發展出高速火車,但美國人主要的交通工具,仍然是極不環保、極低能源效率的汽車。

也許,這種矛盾現象與其多元化有關,為什麼好像瑟羅這種警告不時重複,但美國人仍然冥頑不靈呢?因為與此同時,也有許多不同的聲音抵銷了反省。舉例說,一九八零年代,美國工業在日本進逼下節節敗退,其間當然出現了不少自我檢討,但著名未來學家約翰奈斯比特(John Naisbitt)在其暢銷書【大趨勢】中,卻對日本的挑戰嗤之以鼻,他認為未來社會是資訊型經濟,而不是產業型經濟,日本只是一個沒落的遊戲之新冠軍。上面提過【一個陷於危機的國家】,亦有人對此持有異議,有論者認為美國教育並不是如報告所說那麼糟糕,那無非是列根政府用來打壓民主黨的政治手段。至於佳士拿車廠倒閉,權威的【商業周刊】指出:這是由於佳士拿與平治汽車合併之後,平治的政策「徹底毀滅了佳士拿和它的經銷商二十年來與公眾建立的友好關係」。在這情況下,美國不是原地踏步,便是進兩步退一步,只要不是進一步退兩步,這已算萬幸。

若果筆者希望自己成為名垂千古的預言家,我只需要將這幾十年來的美國問題重複說幾次,相信雖不中,亦不遠矣。請聽我說,根據高深的統計學運算,筆者認為:若果在未來美國仍然債台高築、學生程度低於國際水平,美國便會失去競爭力,但這形勢在短期內難以改變 ……。或者麻省理工應該聘請我擔任經濟學教授。

2009.6.18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