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創豪

眾所周知,華人在東南亞國家中只佔少數,但他們控制了那些國家的大部份財富,筆者到泰國旅行時,那位華裔導遊直截了當地說:「東南亞當地人都患了針對華人的眼紅症,可是他們從不反省為什麼自己缺乏競爭力,只是一味找藉口怪責中國人。」一位曾經到南美洲各國宣教的牧師對我說:「南美洲匪徒很喜歡向富裕的中國人下手,他們認為自己不是搶劫,那些財富本來是屬於南美洲人的,他們祇是取回原本屬於自己的東西。」

眼紅症當然並非只針對華人。在二次大戰前夕,德國日耳曼人極之仇恨猶太人,因為猶太人在經濟、文化各個領域中非常出色,例如許多諾貝爾科學獎得主都是猶太人,在德國大學中猶太裔教授多至不成比例。難怪當希特拉對猶太人進行滅族大屠殺時,日耳曼人熱心響應。直到今天,猶太人仍然是「眼紅」對象,【西窗小語】的作者沈實先生指出:以色列和埃及同樣接受大量美國援助,但前者在政治、經濟、科技各方面都比後者優勝,沈實先生以「恨鐵不成鋼」來形容阿拉伯人的心態。

本來,眼紅症是人之常情,並不值得大驚小怪。但是,筆者有點擔心,在經過精心學術包裝下,眼紅症彷彿被合理化,在這塈睋|出兩個例子。

耶魯大學法律學教授蔡美眉(Amy Chua)說:她有一位親戚是菲律賓華僑,她不幸地遭到當地人劫殺,警方在檔案上填寫「復仇」兩個字。這是眼紅症的典型例子,但是,蔡教授筆鋒一轉,將東南亞排華情緒歸咎於西方資本主義和全球一體化,她指出:印尼社會採納了市場自由化政策之後,得益者祇是少數中國人,結果造成受壓抑的印尼人數度暴動排華。同樣問題亦發生在俄羅斯、非洲、中東,西方式的民主和市場經濟造成貧者愈貧,富者愈富,令種族矛盾火上加油。

我不是法學專家、經濟學家,但對於蔡教授的分析,我實在有點懷疑。到底貧富懸殊、種族矛盾,是否真的由不公平政策所引致呢?馬來西亞幾十年來一直施行優待馬拉人的政策,例如大量大學學位留給成績普通的馬拉人,而成績優越的華人卻被拒諸大學門外,可是馬拉人在各領域的表現仍不及華人。

伊斯蘭世界對西方世界亦有眼紅症。中國學者許紀霖教授與吳冠軍先生指出:伊斯蘭信徒面對來自西方世界的全球化衝擊,感到尊嚴喪失。而西方現代化「卻始終無法回答這樣一個重要問題:『人生的意義在哪堙H』……大家吃的都是麥當勞,穿的是同一名牌,看的是同一齣好萊塢電影,享受著同一種生活方式。然而,這些東西並不能解決人的心靈深處的終極意義問題。」坦白說,讀到這一段文字時,我有點錯愕不已。不錯,麥當勞、好萊塢並不能給予我人生意義,但是,我也不相信,吃中東大餐,穿阿拉伯衣服,看敘利亞電影,就可以有豐富的人生意義。與其說這是人生意義的問題,倒不如說:為什麼麥當勞、好萊塢的勢力遍布全球,而自己的東西卻屈居一隅,說穿了,這是眼紅症。

許多政治哲學家、經濟學家、法律學家,如 Rawls、Dworkin、Sen、Scanlon、Arneson …… 等,為了怎樣建構公平社會而爭論得喋喋不休,難題之一是:任何政策都會有不公平的地方,任何制度之下都會有失敗者。要醫治眼紅症,需要從心理學著手,就是要鼓勵人接受責任、承認弱點,我恐怕有些複雜的學術分析,只會為不負責任者製造藉口。

2003.3.1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