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虎不及地頭蟲:

 

 

芬蘭冬戰與史太林格勒巷戰
  • 余創豪

現在美軍於伊拉克陷入膠著狀態,幾年前數十萬伊拉克正規軍在幾星期內便土崩瓦解,可是,面對著神出鬼沒的民兵,美軍在幾年來卻一籌莫展。有論者將伊拉克比擬為越南,古語有云:「猛虎不及地頭蟲。」其實,劣勢武裝力量利用地利牽制強大敵人,在歷史中屢見不鮮。一九三九年蘇聯入侵芬蘭而引發的「冬戰」、一九四二年納粹德國和蘇聯打的「史太林格勒巷戰」,正是兩個好例子。

蘇聯入侵芬蘭的「冬戰」

二次大戰前夕,納粹德國與蘇聯簽訂互不侵犯條約,在德國的潛在威脅消除之後,史太林決意入侵芬蘭,一九三九年十一月,在不宣而戰的情況下,蘇聯紅軍由東南面進入芬蘭,蘇聯動員了二十一個師,這 相當於其後盟軍登陸諾曼底兵力的三倍。芬蘭軍力在質與量方面都遠遜於蘇聯,例如芬蘭空軍的老爺飛機時速只有一百八十七公里,蘇聯軍機時速則高達三百六十二公里。美國羅斯福總統口頭上譴責蘇聯,卻沒有給予芬蘭實質幫助。

史太林認為芬蘭是垂手可得,出乎意料之外,蘇軍竟然受到重創。當時是冬天,故此這場戰爭史稱為「冬戰」,雖然芬蘭沒有機動部隊,但芬蘭士兵以滑雪方式行軍,可以來去自如,而且,芬蘭士兵穿著白色制服,與雪地融為一體,蘇軍則穿綠色軍服,在雪地上成為明顯的射擊目標。

蘇軍以坦克車開路,聰明的芬蘭士兵以簡單便宜的方法,就可以摧毀蘇聯坦克,他們走到坦克車後面投擲燃燒彈,坦克車油缸起火之後,整輛坦克車就會爆炸,所謂燃燒彈,其實是一個裝滿汽油的玻璃瓶,瓶口塞上布來引火。

蘇軍在東南線失利之後,於是派出後援由東北面切入芬蘭,芬蘭派遣神出鬼沒的狙擊手對付紅軍,當時芬蘭的氣溫低至攝氏零下五十至六十度,紅軍受到突襲而死亡之後,血液馬上凝結,全身立即僵硬,所以很多蘇軍無聲無息地站著死,同僚根本不知道敵人就在附近。結果在東北戰場上蘇軍一樣損兵折將。

史太林老羞成怒,調集了四十五師狂攻芬蘭,芬蘭軍隊依然採用基於熟悉地形的戰略,當紅軍經過結冰的湖面時,芬蘭軍隊以砲火打碎冰層,令紅軍沉入湖中。「冬戰」維持了四個半月,芬蘭知道久守必失,最後與蘇聯簽訂協議,割讓了百分之十二的領土予蘇聯。不過,有論者認為芬蘭並沒有失敗,因為史太林無法吞併整個芬蘭。史太林吹捧自己戰功彪炳,直至赫魯曉夫時代,蘇聯才公布在「冬戰」中紅軍的死亡人數高達一百萬!

這段紛爭還有下文,二次大戰爆發之後,芬蘭與德國結盟,希望借助德國的力量收復失地。最後德國戰敗,芬蘭的失地至今仍然在俄羅斯手上。

史太林格勒巷戰

蘇聯攻擊芬蘭,明顯是恃強凌弱,但報應很快就臨到頭上,一年多之後,希特拉單方面撕毀德蘇互不侵犯條約,亦是在不宣而戰的情況之下,展開「巴巴路沙行動」(Operation Barbarossa),全面入侵蘇聯。相對於芬蘭,蘇聯擁有優勢兵力,但相對於德國,蘇聯卻處於劣勢,不消說,紅軍兵敗如山倒。

一九四二年德軍推進到史太林格勒,希特拉以為幾個星期就可以佔領全市,穿過史太林格勒,便可以奪取蘇聯的石油。紅軍卻利用史太林格勒的頹亘敗瓦作為掩護,跟德軍進行巷戰。德軍精良的坦克車在空曠地方可以衝鋒陷陣,在城市堶惚o沒有多大作用,坦克車的設計適用於平面作戰,可是,紅軍在廢墟高處由上而下攻擊德軍,坦克車卻無法向上開火。還有,廢墟滋生老鼠,老鼠吃掉坦克車的電綫,於是坦克車頻頻死火。

跟芬蘭一樣,蘇聯派出狙擊手在巷戰中偷襲德軍,電影【敵對邊緣】(Enemies at the gate)就是描述蘇聯神槍手對抗德軍的故事。蘇聯神槍手的瞄準器經過改良,比從前的更加小巧,而且提高了命中率。

踏入冬天之後,形勢對蘇軍更有利,在嚴寒之下,雖然德軍用機油去潤滑槍械,槍械仍然頻頻失靈。相反,蘇軍將機油混和汽油來作為潤滑劑,結果槍械操作沒有問題。

此外,蘇軍比德軍更懂得保暖,德軍頭戴鋼盔,但金屬散熱很快,而且不能保護耳朵,耳朵的肌肉比較單薄,是很容易凍傷的部位。另一方面,蘇軍頭戴包著耳朵的毛帽,在最寒冷的時候,兩 軍的體溫相差攝氏五度,而五度已經可以造成生死之別。

史太林格勒的德軍漸漸陷於癱瘓,於是蘇軍轉守為攻,最後德軍全面潰敗。這是自二次大戰開打以來,德軍初次的重大挫敗。

歷史教訓我們什麼?

歷史教訓我們什麼?這個題目我寫了不下十幾次,今次我又會說什麼呢?

冬戰和史太林格勒巷戰好像証明了「猛虎不及地頭蟲」這個道理,但這當然並不是放諸四海而皆準,二次大戰之後,蘇軍鯨吞東歐,卻沒有遇上芬蘭那般的頑強抵抗。其實,若「猛虎不及地頭蟲」真的是千古不易的道理,那麼美國又怎會不接受歷史教訓,在一九六五年代介入越南內戰、蘇聯又怎會在一九七九年出兵阿富汗?戰爭的迷人之處,就是 往往戰果難以預料,然而,在大多數情況之下,優勢兵力的一方都會佔上風。

歷史因果關係,亦是令人感到迷惑,有些歷史學家說:蘇聯入侵芬蘭,引發了後來德國攻擊蘇聯,因為冬戰暴露了紅軍的脆弱,蘇聯幾乎傾全國之力,也無法征服一個小國,希特拉看透了蘇聯是紙老虎,故此,冬戰為蘇聯帶來災難。但亦有歷史學家說:蘇聯在芬蘭吸收了冬天作戰的經驗,如果沒有冬戰,史太林格勒守不了,因此,冬戰拯救了蘇聯。

冬戰和史太林格勒巷戰教訓我們:人世間的恩怨情仇、是非黑白,難分難解得令人唏噓嘆息,如果只是翻閱二次大戰的歷史,那麼我們會以為:跟納粹德國朋比為奸的芬蘭是壓迫者,站在中英美法一面的蘇聯是法西斯的受害者,但是,二次大戰爆發之際,芬蘭聯德抗蘇以圖光復山河,卻又好像是合情合理的抉擇。蘇聯這「受害者」,曾幾何時不但入侵芬蘭,而且聯同納粹德國瓜分波蘭。我不禁想起歷史學家米勒(Paul Miller)所說:「我們都是受害者,但也是壓迫者。」

 

2006.2.12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