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的

兩代人
  • 余創豪

內子和我參加了一個由紐約出發、前往加拿大的遊輪旅行,遊輪安排每個晚上都有宴會,每晚我們都與一位老太太和她的兒子共進晚餐,他們來自新澤西州,那年青人的英語很流利,是地道美國口音,但老太太卻明顯有外國腔調。內子問她的故鄉在那堙A她回答:「俄羅斯。」

我隨口問:「是什麼驅使妳離開俄羅斯?」內子隨即用手跟撞我一下,我馬上意會到這不是一個適切於晚宴的話題。誰知話題一開,老太太就滔滔不絕,她神色黯然地說:「這並非三言兩語就可以交代清楚,甚至也不是在俄羅斯居留一兩年就可以明白,你必須長時間生活在那環境中,才可深刻體會到前因後果。從前,我辛勤地工作,但好幾年也沒有薪水。」

內子驚奇地問:「既然沒有薪水,為什麼還要繼續上班?」老太太回答:「人們希望明天會更好。」跟著她轉過頭來,望一望旁邊年青的兒子,老太太水汪汪的眼睛,在華燈下顯得格外晶瑩。她繼續說:「在那裡人們努力儲,但一次又一次所有積蓄都化為烏有。因為每次政府改變貨幣制度,盧布就會劇烈貶值,人們手上拿著的,幾乎是一堆廢紙。」

我開玩笑地說:「既然自己的貨幣無法保值,為什麼人們不索性用外幣存款呢?」內子在檯底下踢我一腳,跟著對我說:「你可能喝茶太多,喝醉了!」。老太太說:「在蘇聯時代,擁有外國貨幣被當為嚴重罪行!不過,現在當然寬鬆了。」

經過幾次問答之後,老太太反客為主,她問:「在香港有沒有麥當勞?」內子回答:「有,而且十分流行,不過,我們不喜歡快餐,所以很少去麥當勞。」老太太說:「大約十五年前,第一間麥當勞開設在莫斯科,人們排隊繞了好幾個圈子,為的是上餐廳。」內子說:「俄羅斯人一定覺得麥當勞很新奇。」老太太解釋:「在未有麥當勞之前,一般老百姓都不能上餐館,因為餐館是極之高級的地方,一般人根本無法負擔得起。假若你到餐廳只是要一杯咖啡、一件蛋糕,侍應生會嫌你寒酸而要求你離開。麥當勞令人有機會一嘗餐廳的滋味,故此人們蜂擁而至,如果在早上訂下位置,那麼你才有機會吃晚餐。」我低聲說:「到麥當勞吃東西要訂位,真是千古奇聞!」

這時,那位年青人也來湊熱鬧,不過,他卻改變了話題:「美國人版本的歷史,都有自己的特定立場。例如美國歷史書對諾曼第登陸大書特書,認為那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轉捩點,其實即使沒有諾曼第登陸,遲早盟軍亦會勝利,真正扭轉二次大戰形勢的是蘇聯,在東線戰場上,蘇聯打了幾次漂亮的勝仗,殲滅了大批納粹軍隊。還有,美國說自己幫助中國抵抗日本,其實,雖然蘇聯在大戰結束前夕才正式對日本宣戰,但是在大戰前期,蘇聯駐守在西伯利亞的軍隊,比駐在歐洲的軍隊還要多,蘇聯曾經跟日本展開過幾場會戰,換言之,蘇聯一直非正式地幫助中國抗戰。此外,美國人認為甘迺迪總統在古巴飛彈危機中居功至偉,事實上,危機得以化解,是因為蘇聯主席赫魯曉夫願意讓步。」

我沒有跟他辯論,俄羅斯版本的歷史,又何嘗不是沒有自己特殊的觀點?六四之後學生運動領袖張伯笠逃亡到蘇聯,被蘇聯軍隊扣留,當俄兵知道張伯笠是中國人時,便馬上破口大罵中國經常侵略俄羅斯。以我所知,一直以來都是俄羅斯侵佔中國利益,「中國經常侵略俄羅斯」,真真假假,真是不知從何說起?

無論如何,由這位年青的俄裔美國人,我想到王粲《登樓賦》其中兩句:「人情同於懷土兮,豈窮達而異心?」縱然他在美國的生活是何等舒適富裕,俄羅斯是如何貧窮落後,但他仍會為祖國光榮的歷史而驕傲。

2004.6.5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