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創豪

前一陣子塞爾維亞向美國自動請纓,要求派遣塞軍到伊拉克負擔起部分安全任務,最近,塞爾維亞又再毛遂自薦,說要派軍前往阿富汗,幫助美軍掃蕩塔拉班殘餘分子。如果拍板的話,塞爾維亞不但會派出常規部隊,而且還會調動最精銳的gendarmerie

如果單從戰略來考慮,塞爾維亞是理想人選,第一,塞爾維亞軍隊參加了長達八年的內戰,其作戰經驗比美國大兵更加豐富;第二,塞爾維亞人充滿高昂的戰鬥意志,因為他們十分憎恨回教徒,眾所周知,在波斯尼亞和科索沃,塞爾維亞人對回教徒展開過無數次殊死戰。有時戰鬥意志比起戰鬥經驗,更加能影響戰果。

然而,正是因著這種極度仇恨,塞爾維亞應否助拳就需要三思。在一三八九年的科索沃大戰中,塞爾維亞人被土耳其的伊斯蘭大軍打敗,之後塞爾維亞被土耳其鄂圖曼帝國統治五百年,科索沃大戰已經成為塞爾維亞人民族認同的標記,他們每一代不斷地重複著同樣的故事:在科索沃大戰之後,土耳其人殺害所有塞爾維亞男性,和強姦所有塞爾維亞婦女。在二十世紀九零年代初期的波斯尼亞戰爭中,塞爾維亞軍隊輪姦許多波斯尼亞女性,正是為了報復幾世紀前的仇恨。

我有一位同事是英國人,他旅居澳洲多年,有次他對我說:「在澳洲有一所東正教堂,壁畫是以科索沃大戰為主題,天啊!戰爭已經結束了六百年!」塞爾維亞軍隊在阿富汗會採用什麼手段對付穆斯林,實在令人擔憂。

撇開美國插手的某些衝突是否不公不義這問題,相對於塞爾維亞人,普遍美國人就顯得冷靜很多。自一九七零年代之後,無數美國人在多次恐怖攻擊下喪生,在今年許多九一一紀念活動中,參與者大都只有默默的哀悼,沒有慷慨激昂的誓師、沒有焚燒旗幟人像、沒有高喊口號、沒有摩拳擦掌。

這冷靜種態度亦見於其他較小的災難事件中,兩年前,阿利桑那州鳳凰城有一名年青律師醉酒駕車,將一名女學生輾成兩截而慘死,案件審結之後,年青律師被判入獄,記者問女學生的父親有什麼感受,他不但沒有要求判處肇事者死刑,更沒有咒詛他們全家,相反,他平靜地說:「現在有兩對受苦的父母。」他是指律師的父母親亦很難受。

言歸正傳,許多人反對「以暴易暴」,但都沒有清楚定義什麼是「以暴易暴」。基本上,我不反對採用武力對抗暴力威嚇,我已經先後寫過好幾篇文章討論這問題,不過,掛一漏萬之下,我從未討論過動機問題。出於極度仇恨動機之「以暴易暴」,當然不值得鼓勵,塞爾維亞就是明顯的例子。

在英文堶情A「報復」(retaliation)和「報仇」(revenge)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前者不帶著強烈恨意,例如八零年代美日展開貿易戰,美國以增加關稅來「報復」(retaliate)日本的保護主義,但這不是「報仇」(revenge);後者卻帶著濃烈情緒,報仇者在對方受苦之際會有極大滿足感,例如開香檳慶祝、徹夜狂歡,相反,報復者卻不會因為人家受痛苦而高興,上述車禍受害者的父親就是一個好例子,他採取法律途徑去報復,但事後仍然關心對方的父母。以上當然是十分簡化的說法,在心理測量學中,怎樣測試一個人的動機是「報復」和「報仇」並不容易;而且,心理狀態很容易轉變,即使十分冷靜的人,在鬥爭過程中亦可能不自覺地由「報復」變成「報仇」。

但無論如何,這兩個概念仍然可以幫助人們在面對衝突時自我檢討、自我克制。

2003.10.21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